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《攻敵必救》攝影緊抓對白節奏,美術、服裝呈現華盛頓政治文化

DCFS編輯部

2019/06/27

政治驚悚電影《攻敵必救》講述在華盛頓政治體系內,由 Jessica Chastain 主演一名手段高明、為了勝利不惜一切的政治遊說客,在她試圖推動更嚴格的槍枝管制法案時,卻遭遇強大反對勢力,她該如何扳倒對手,贏得勝利呢?

攻敵必救》除了有法律背景的編劇 Jonathan Perera,透過結合在亞洲的觀察與美國時事,締造了讓人意想不到的故事之外,導演也藉由貼近美國政治背景,建立鮮明的角色形象,並與攝影、美術、服裝等各職位合作,共同塑造真實的政治場域。

取材真實新聞——奠基華盛頓政治背景

 

「娛樂也可以在智力上引人入勝,同樣能夠激發辯論,

但這不是唯一目標,我們的目標是讓觀眾跟著非凡的女英雄一起,

如乘坐雲霄飛車般,沈浸在戲劇高潮中。」

——《攻敵必救》編劇 Jonathan Perera

編劇Jonathan Perera曾在 BBC 新聞上,聽到一名政治遊說客Jack Abramoff,因非法行為而入獄的消息,儘管他對政治遊說團體沒有全盤了解,但他認為,這可以作為一部電影的發展基礎:「我認為華盛頓的幕後政經影響力,並沒有在大眾面前明朗曝光。」

「在沒有堅實的背景事實上,我和Perera都不想以猜臆創造的方式建構時空背景。」導演John Madden表示,藉由實際詢問政治遊說集團公司Glover Park Group,他們獲得在華盛頓從政經歷豐富人員的建議。「他們幫助我們看到自己一些過時的想法,因為遊說行為也因應道德規範而不得不改變。」

演員們為了解遊說團體的政治手段與成長經歷,也深入與數名遊說客討論,Jessica Chastain 解釋:「我想知道他們的處境,以及如何在這個環境中求勝。我和他們談家庭和人生觀,並討論讓法案通過實際所需求的事物是什麼,及因應於此他們會採取的各種方法。我吸收理解草根人民與領導階層的想法,及遊說時運用的各種策略。」

►延伸閱讀:《攻敵必救》新手編劇Jonathan Perera,三大秘訣進軍好萊塢

緊湊對白節奏——攝影流暢運鏡與人物情緒捕捉

「角色們自然的對話,充滿諷刺與間接性,這使影片定調更加聰明、有趣及意想不到。」

——《攻敵必救》導演 John Madden

本片的大量對白,是拍攝上的一大挑戰,攝影指導Sebastian Blenkov為讓影像更具動態與即時性, 多以自由流動的手持攝影, 和精簡照明設備拍攝,導演 John Madden盛讚:「他能以極其準確的感受捕捉故事波動。」

對剪輯師Alexander Berner而言,如此拍攝能使他擁有更大的剪輯空間,並能關注於每場戲傳達的重點意義與角色暗藏的情感波動,讓其思想更加外放。此外,Berner大膽運用空間與時間的錯置,重新並置與排列因果關係,也讓劇情更加意想不到。

 ►延伸閱讀:《幸福綠皮書》詼諧描繪種族議題,細膩剪輯牽動人心

仿真城市景觀——打造華盛頓國會參議院

John Madden 看到政治遊說集團的兩面,一面是樂觀主義者試圖真正做出有效改變,

另一面則是美國政治陰謀的特徵——閉門談判。」

——《攻敵必救》藝術總監 Matthew Davies

事實上,《攻敵必救》其中一項考驗,就是在拍攝地多倫多,如實打造華盛頓場景,尤其呈現具指標性的建築——美國國會參議院,藝術總監Matthew Davies和他的團隊共赴國會大廈兩次,並細緻捕捉城市與國會樣貌,以在多倫多呈現城市真實性。

Davies與美術團隊特別選在多倫多大學,重現國會參議院立法聽證會,他解釋:「這間大學視聽室擁有相似的木板與燈源,連建造時間都一樣。」然而,為了配合該大學行程,他們更需壓縮打造聽證會的時間。

美術指導Mark Steel說明:「我們有三週的時間預先完成聽證會內的桌子、講桌與院外的大型建築牆。」此外,有些大型物件需做成可拆解零件,以符合視聽室門寬大小,再送進室內組裝,而他們也被禁止以直接鑿壁方式在牆壁或天花板固定,所以改採用小型鷹架與吊桿,以搭起佈景,利用僅不到一週的時間安裝佈景。

傳統與年輕——對比鮮明的會議室

片中有兩棟政治立場不同的公司,其中會議室的設計,就讓Matthew Davies在空間、建材與室內設計上,必須做出細膩的差異。

相對老派的大公司,因坐落在著名景點附近,使辦公室窗外的景緻,反而才是重點所在,Davies強調:「從你窗戶外看到的景象,比你辦公室的平方英尺更加重要。」因此,團隊選在多倫多的銀行大樓內,打造華盛頓菁英企業形象。

另外,其會議室空間相對較大,呈現沈穩、傳統的環境,Davies表示:「它雖看似低調,但其中精緻的細節與奢華材料組合在一起後,能予外人強勢與自信的印象。」此外,由於陳設時間有限,所以事前的準備很重要,Mark Steel提及:「我們提前兩週,對所有位置進行測量,以繪製3D模型空間,然後盡可能地預先完成。」

年輕小公司的會議室,則在一個現代化的辦公室傢俱展示間,以自由政治風氣作為設計方向,Mark Steel說明:「我們製作許多風格化壁畫,描繪標誌性的華盛頓地標,並用公司 Logo 與配色加強兩間公司差異,以凸顯其風格與設計。」Matthew Davies亦補充:「相比之下,它的環境更加平易近人及放鬆,設計重心放在合作精神的環境氛圍上。」

 ►延伸閱讀:透過電影色調及場景設計,重回《午夜巴黎》的黃金時代

服裝細緻考究——展現政治遊說客的氣場

「她(Elizabeth Sloane)的服裝不是關乎美麗或美感,

而是穿上一套盔甲面向世界。」

——《攻敵必救》服裝設計師 Georgina Yarhi

服裝設計師Georgina Yarhi 為替每位演員量身打造高度個性化的服飾,決定深入調查頂級遊說客的性格,並發現:「她們對時尚沒興趣;她們只關心如何呈現自己。」於是,Yarhi即以相對強烈的顏色,如洋紅色、酒瓶綠、紫紅色等,凸顯主角Elizabeth Sloane 的力量與聲望,而非性感誘惑。

過程中,Yarhi與多倫多百貨公司的高檔知名女裝部造型師合作,打造ElizabethSloane 月入百萬的頂級遊說客形象,她表示:「Jessica Chastain很清楚她所扮演的角色形象,所以我們一起選擇許多高檔品牌服飾配件,像是 Piaget 手錶、Victoria Beckham西裝及其他獨家品牌的連身裙與鞋子。」

此外,Yarhi也研究華盛頓特區上流人士的服裝,她提到:「在大公司中,所有人都穿著保守、昂貴的服裝,像是嚴肅的西裝搭白襯衫,襯衫可能有細微的條紋。在小公司裡,氣氛則較為放鬆,但人們不至於隨便打扮。」使這些年輕的遊說客的服裝,主要以稍微不那麼正式的西裝(Blazers),與剪裁漂亮的牛仔褲為主。

 ►延伸閱讀:《真寵》打破宮廷劇傳統,魚眼鏡頭捕捉現代感場景、服裝

Elizabeth Sloane 很少停下來休息,她執迷於勝利,近乎偏執,

是相當有趣的人設呈現。」

——《攻敵必救》導演 John Madden

其實,在編劇Jonathan Perera 最初的版本裡,故事較著重於描繪政治遊說客賄賂、威脅、竊聽等手段策略。然而,導演John Madden 卻認為,內容必須更加凸顯Elizabeth Sloane的人性,於是設計更多關於她情感生活與脆弱面的劇情內容,增加人物立體度與深度,才讓這部政治驚悚電影,變得格外生動精彩。

文字:林君樺  來源:female, pushing-pixels, wwd, imdb, wikipedia  圖片:e-wiki, entertainment, EveryMovieHasaLesson, FrontRowFeatures, theglobeandmail, Vidioot, pushing-pixels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