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大衛芬奇新作《破案神探》——再次「駭」進你的腦袋與眼睛

DCFS編輯部

2017/10/19

導演David Fincher (大衛芬奇)繼《紙牌屋》之後,跟Netflix合作,推出新影集《破案神探》,而且一次就訂下兩季。《破案神探》也是David Fincher繼《火線追緝令》跟《索命黃道帶》之後,推出的第三部關於「連續殺人犯」的作品。

《破案神探》講述的是根據FBI調查員John E. Douglas(約翰·E·道格拉斯),與連續殺人犯的訪談,以及調查事件改編而成的故事。對於主題的描述,導演Fincher也表達看法:「我當然希望,我們都能當那種,永遠都願意伸手支援他者的那種人類。但連環殺手們當然不是這種人。要當連環殺手,代表你必須至少殺三個人,而且你還必須躲過前兩次的謀殺追查,你一定要非常深思熟慮地預謀跟躲藏。而這是我最害怕他們的地方。」

《破案神探》精彩預告:

Fincher自己是不承認他被封為完美主義者這件事,他說自己是最懶的人,他只是負責讓每個人做到該做的事情,而攝影指導、配樂指導跟Fincher自己認為該做的事情是什麼呢?

攝影指導該做的事情:

「我覺得攝影指導最大的工作就是,給予團隊權利,讓他們「給」你什麼,讓他們表達自己。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選擇電影當作事業,我們都非常享受表達自己,以及參與創作的過程。」——《破案神探》攝影指導Erik Messerschmidt

除了題材是一貫的David Fincher (大衛芬奇)「黑色」、「懸疑」風格,他也帶來許多固定班底,甚至邀請《控制》的燈光師Erik Messerschmidt擔任攝影指導,這也是Erik Messerschmidt第一次擔任攝影指導的職位。

畢業於愛默生學院的Erik Messerschmidt,在擔任攝影指導之前,做過跟焦師、二助、《控制》的燈光師……等的工作,也是因為這樣接觸到導演David Fincher,更被邀請擔任《破案神探》的攝影指導(Erik Messerschmidt負責EP.1-EP.8的部分)

Messerschmidt覺得當燈光師可以跟攝影指導學習最多,因為可以就近觀察他們的技術。而當攝影助理的時候,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想辦法「解決」狀況,大部分時間都是「享受」狀況被解決。擔任攝影指導的話,就必須做很多溝通的工作,跟大助溝通、跟美術溝通,還要注意日程跟預算的安排。

 

《破案神探》使用的RED客製攝影機:

再一次,Fincher可能又要說他並沒有追求完美,他只是想追求「純粹」。這次《破案神探》使用的攝影機,是專屬於Fincher專有,因應團隊需求,與RED合作,聯合打造的全新攝影機RED-XENOMORPH。Fincher只是很單純,想回到攝影機一開始的樣子:鏡頭、攝影機、電池,就這樣。沒有一堆萬用魔術手臂黏著各種配件,沒有延伸多台外接螢幕、跟焦設備,把攝影機插滿cable線。

目前的RED-XENOMORPHFincher與攝影指導Messerschmidt都很滿意,整個劇組團隊一共有3台同時使用,RED-Xenomorph的規格參考如下:RED Weapon Dragon 6K 感光元件、7.0″ LCD 觸控螢幕、Paralinx 無線螢幕、WiFi / Foolcontrol 天線、遠端電子控制追焦、Zaxcom 無線收音、Anton Bauer Gold Mount 電池、穩定肩架。

 

配樂指導做的事情:

聲音及音樂,也是電影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,尤其是Fincher的電影。導演Fincher跟配樂指導Jason Hill的共識都是希望《破案神探》的配樂,是能夠潛進觀眾的腦中,讓觀眾相信他們現在看到的一切,其實正發生在隔壁房間。配樂指導Hill喜歡做很多種嘗試,例如他也會把酒杯們裝上不同容量的液體,然後把它們當作鋼琴一樣地「演奏」,沒事的時候他也喜歡敲打各種媒材,來聽聽看聲音如何運用在配樂裡面。

FincherHill也討論非常多的恐怖片類型音樂,Fincher很欣賞1971年的電影《柳巷芳草》(Klute)的配樂,他們也參考了其他1970年代的電影配樂,畢竟這也是這個影集設定的年代,從美術到音樂,都可以讓觀眾更回到舊時代的氛圍。更從1970年代的流行音樂,挑選出適合這部片的調性,又能表現年代的歌曲。

Fincher用來參考的配樂風格:

Fincher用在影集當中的配樂:

在《破案神探》當中可以聽見許多1970年代的經典金曲,其中很有意思、也符合故事主題的這首Psyco Killer,也是因為電影影響而創作出來的作品,Talking Head的David Byrne表示當時創作的歌詞靈感,是來自恐怖大師Alfred Hitchcock(希區考克)經典電影《驚魂記》。

 

導演該做的事情:

Fincher一直都在電影跟電視的導演轉換沒有問題,比方說他跟Kevin Spacey合作的《紙牌屋》成功地成為Netflix當家招牌影集之一。而他覺得電影跟電視最大的差別在於,限制的不同,比方說:「在電影裡,根本沒有空間,來慢慢發展角色;在電視裡,根本沒有錢,來多做情節。」對他來說,電視作品在於角色的描寫與規劃,在這次的《破案神探》裡面,也可以觀察到Fincher藉由不同程度、不同犯人之間的對談,來慢慢成功建立主角的個性與特色。

Fincher當然不只是因為作品題材特殊,才廣受大家喜愛,而是他成功地執行好每一部特殊題材的作品。Fincher一直不斷地告訴大家,導演該做的事情就是讓所有做該做的事。Fincher欣賞的導演之一,Joel Schumacher(喬伊舒麥雪),也曾經跟他討論過導演的工作:「導演要擔心的事情就是,必須要把自己的擔心傳達給劇組的其他人,讓他們去幫你擔心。」身兼監製以及頭尾篇章導演的Fincher,在拍攝《破案神探》時,更習慣提早1個半小時到現場待命,也比大家都晚離開現場,確定所有人都方便找得到他。

David Fincher招牌影像特色來自?

Fincher的影像特色,在於鏡頭語言,除了黑色題材的發揮,所有影像幾乎一看就知道:啊!這是David Fincehr,國外的Youtube頻道Nerdwriter1做了影片,討論為什麼Fincher的影像這麼有特色。

Nerdwriter1整理的鏡頭語言是,Fincher大量使用「tilt」、「pan」、「tracking」這三種鏡頭移動的方式,甚至還會在同個鏡頭一次三種都用上,目的在於把觀眾的焦點鎖在角色行動身上。角色站起來,鏡頭就起來;角色往前邁進,鏡頭跟著移動;角色止步,鏡頭就停止,Nerdwriter1整理了非常棒的重點,Fincher非常善於影像創作,是因為「David Fincher非常著迷於角色行動。他深知一個角色如何行動,就代表他是個怎麼樣的人。」

如同《破案神探》影集當中所要表達的重點之一在於:「所有駭人聽聞的犯罪案件都牽涉一個冷酷的基本問題:哪種人會做出這種事?我們聯邦調查局的調查支援組(Investigative Support Unit)所做的剖繪和犯罪現場分析,即是試圖要找出這個答案。行為反應出個性。

 

文字:梁均婕|來源:nofilmchoolindiewirecinema5dthedancingrest

 

 

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