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DC / 封面人物

封面人物:3分鐘講堂——電影剪接師陳俊宏

DCFS編輯部

2017/10/10

 

「我覺得剪接好玩就是,當你做出一個自己很喜歡的作品,
你真的可以重複看,幾百遍都沒有問題。」 


剪接是相較其他製程,相對容易被忽略的影像環節。因為剪接其實是需要觀眾用心去感受影像跟情緒的流動,才能覺察到的神奇魔法。剪接的確非常主觀,每個人觀感不同;又,每一個故事都有自己的節奏,剪接師就是運用「減法」加上「組裝」的技巧,找出那個節奏,把最好的料理端到觀眾眼前的最後一道功。
 

勇奪金馬獎七項大獎入圍提名的電影《血觀音》,也是出自剪接師陳俊宏之手。剪接師陳俊宏畢業於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,就讀過政治大學廣告研究所,但最常上課的地方卻是當時女友(現在太太)的台北藝術大學電影研究所。對電影的熱愛來自收藏,他笑說:「就是會買很多DVD啊,各國版本的那種,小時候還曾經偷父母錢去買,很不孝,但那時候也是看最多電影的時候。」畢業後進入台北影業工作數年,開始自己接案,作品有《女朋友男朋友》、《天黑請閉眼》、《血觀音》以及數十部台灣電影的精彩預告。

 

剪接師需要獨立空間,也需要跟隨時代,擁抱不同的操作軟體。



 


俊宏喜歡獨立作業,暫時沒有聘請助理的打算,在離家近的住宅區,租了一間小套房佈置成工作室,有一張很大的木桌以及性能良好的工作椅,椅子上還有楊雅喆導演送的護腰靠墊,但他笑說用不習慣。


近年FCP 7的告退,也讓他的操作習慣改變。最早在台北影業時,他使用Avid系統工作,後來自己轉當freelancer後,因FCP 7的檔案格式在與後期公司合作時較為方便,便跳到FCP 7。用不習慣FCP X的他,最近轉到Preimere的懷抱,一來是因為操作介面跟FCP 7較為相似,二來是因其訂閱整套Adobe軟體,都還比單純訂閱Avid軟體而划算。

 

剪接是一個相對高壓的工作,成就感高,壓力也高。



 

一向獨自接案的俊宏表示,剪接是要能忍受孤獨,且能承受高壓環境的工作。第一次把成品寄給客戶的那一天晚上,他整晚失眠;客戶第一次回覆的晚上,他依然整晚失眠。年輕的時候,他依靠跑步讓自己轉換心情、釋放壓力,跑步其實能提供創作者自省的力量,且又能回饋到體能上面,例如知名作家村上春樹數十年都是如此;但最近俊宏膝蓋帶傷,所以最常做的運動是在工作室外的巷弄走走。

現在仍然偶爾會遇見與客戶意見南轅北轍的時候,但他已經能調適得很好。他很清楚,離開剪接椅是最有效的方式。客戶意見一定有其原因,所以一定要放下對作品的執著,用不同角度去看待作品,重新再試試。
 

「愛上角色之後,戲剪起來也特別快。」



  

俊宏的長片作品有《女朋友男朋友》、《百日告別》,以及即將上映的《血觀音》。剛好兩部電影的女主角桂綸鎂、林嘉欣,都是當屆的金馬影后。通常電影裡最清楚演員表演有多亮眼的人,除了導演,就是電影剪接師。剪接師的專業在於尊重所有素材,絕對親自看過每一個鏡頭,挑出演員最出色的表現,針對不同情境,給予適當的時間,讓演員把情緒發揮到恰到好處。

要先進入角色之後,才能分辨要留給角色多少空間。



 

「悲傷也是有分層次的,要能夠分辨角色的悲傷。
比方說,是為了什麼而悲傷?悲傷之後又是什麼?是悲傷過後的無奈嗎?」

 

俊宏說,以他自己而言,在剪接戲劇的時候,最重要的就是要能進入角色情緒裡面,進入角色之後,才能理解並且分辨角色的情緒。

比方說,在電影《百日告別》當中,有一段是失去未婚夫的女主角,想完成原本倆人計畫的蜜月旅行而來到沖繩。身為剪接師,就必須要先理解,這趟旅行對於角色的意義。俊宏特別在這趟旅行的最後,一場吃麵的戲,給了女主角林嘉欣特別久的時間。

俊宏說,他已經進入了角色,他發現自己能夠深刻體會,角色吃麵的每一個表情代表心境的變化,所以給了她情緒伸展的空間,「剪接師要先感動,觀眾才會感動。」

不同於戲劇,預告片的剪接節奏來自於音樂。 

 

「預告片其實很特別,因為它介於短片跟MV之間,

音樂對於預告片來說,其實很重要。」


經手過許多台灣電影預告片剪接的俊宏,各種題材的預告片經過他的巧手,都能撩起觀眾的興趣。俊宏大方分享剪接預告片的經驗,以他自己而言,他習慣先從整部電影裡挑出最有感覺的鏡頭,大概會是
16-18分鐘的素材。這些鏡頭也包括最直白、情緒最強、表情到位的鏡頭,可以用來組裝成故事的精華。

一般來說台灣電影的操作,對於預告片的預算並不足以再額外購買版權音樂,所以必須從電影本片音樂中挑選適合的片段,甚至要自己尋找接點或用音效切割。剪接預告片的時候,音樂是最重要的部分,找出音樂、對準鼓點,就能組織出強而有力的預告片內容。

 




 

最想跟當初立志從事剪接的自己,說些什麼? 


現在的俊宏,繼續為許多台灣電影的預告片操刀,作品已經跨足各個領域。俊宏跟想像中的剪接師似乎不大相同(原本想像剪接師可能是需要日夜顛倒、沒有穩定工期度日的工作型態),他獨立維持著穩定的質感與速度,也同時兼顧到工作與家庭。他習慣為自己訂定每日工作目標
預告片專案的話,會依照預定交件日期,提早完成段落,例如交件前四天完成1/3、前三天完成2/3⋯⋯,最後留一個完整的工作天,做最後的潤飾。電視劇或電影專案,則是一天10分鐘成品的進度。平均從週一到週五的上午10點,工作到下午5點半,接送小孩後再一起回家。

問及俊宏,假如有機會回到過去,跟那個剛立志成為專業剪接師的自己,說些什麼?俊宏說,希望告訴那時候的自己,不要害怕被打槍,也不要過於緊張。比方說他曾經緊張交件日期步步逼近,結果同事笑勸:「你應該緊張的不是時間,而是最後的成品到底好不好。」不再因為等待客戶的回應而失眠的俊宏,卻會因為好作品而熱血沸騰到天亮。現在的他,有時甚至會完全投入其中,可以一直反覆地、不斷地、重複地觀看作品幾百遍。

「我跟當初的自己說不要害怕被打槍,剪接師一定都會有被客戶打槍的時候
透過這樣的過程能得到的,都是最寶貴的經驗。」

 




陳俊宏最新長片作品《血觀音》電影片段:


 

DC FILM SCHOOL 3分鐘講堂——陳俊宏專訪:


感謝 原子映象有限公司 提供,電影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、《百日告別》標準劇照。

採訪:梁均婕 | 協訪:曾慶怡 | 攝影:王書峻、蔡岳峻、潘志維、張議文
聲音:蔡岳倫 | 美術:范美欣 | 動態:李恭慶 | 調光:蔡岳峻 | 剪接:朱珉賢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