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直擊亂世真面目——MV導演Romain Gavras揭示荒謬的現實景象

DCFS編輯部

2018/04/27

患有白化症的男子與其夥伴,在近似荒廢的無人之境,漫無目的地遊蕩閒晃。而後,數百名染金髮的亞裔男孩群起聚集,在仿造的艾菲爾鐵塔底下,層層包圍白化症男子,隨電子節拍奇異地旋轉、擺動肢體,呈現沉靜又衝突、抑鬱且荒謬的奇異美感。

這是法國導演Romain Gavras,為Jamie xx的暢銷單曲〈Gosh〉所執導的MV,風格前衛而大膽。Romain Gavras長年從事MV創作,曾和M.I.A、Jay-Z、The Last Shadow Puppets等歌手、樂團合作,致力於將音樂影像化,並加入政治批判色彩。他曾在接受專訪時說:要以獨創的視覺風格,「征服」這個影像氾濫的世界。

捕捉真實視野——手持攝影的紀實特色

「我們只需要一台攝像機,和一群活力十足的朋友。」
——導演Romain Gavras

現今36歲的Romain Gavras,已接觸影像創作20餘年。其父親為曾獲坎城、柏林影展肯定的電影導演Konstantinos Gavras(又稱Costa-Gavras),因此他從小耳濡目染,自14歲起便與好友製作短片,而後創立「Kourtrajmé」組織,致力於推廣法國的嘻哈文化、塗鴉藝術,融合音樂、時尚與社會批判意識,以小編制劇組拍攝紀錄影像。

Romain Gavras青年時期的作品,充滿實驗氣息,經常以手持攝影捕捉畫面,自由隨意地推進、拉遠與被射物的距離,並大量剪輯繁瑣素材,搭配極富節奏感的嘻哈、電子音樂,達成風格強勁、甚至具挑釁意味的視聽作品。

手持質感仿冒紀錄片:電子樂團Justice〈Stress〉MV

當Romain Gavras轉而為較大牌的音樂人拍攝MV時,影像仍保有實驗性質。他在十年前為法國電子樂團Justice拍攝的〈Stress〉,即是仿紀錄片形式,描繪一群巴黎青年搶劫遊客、騷擾女性、放火燒車,呈現歐洲政治、經濟緊繃的時局下,人們無處宣洩的壓力,僅得以暴力回應。

MV推出後即受大眾強烈批評,認為當中的影像鼓吹暴力,但Romain Gavras認為自己僅是呈現真實,並無刻意煽動,他說:「我沒有試圖做有爭議的事,否則妓女、納粹分子也會出現。」MV雖反面聲浪不斷,但仍創下極高點擊率,《PopMatters》雜誌甚至將其駭人驚悚的程度,與Michael Jackson的劃時代MV〈Thriller〉比擬。

揭示亂世浮生——以鏡頭直擊哀鴻遍野的暴力

歌手M.I.A的〈Born Free〉MV:

「當你被每個人痛恨時,代表你已經成功了。」
——導演Romain Gavras

〈Stress〉MV推出後,Romain Gavras開始在英美音樂圈嶄露頭角,接連與多位大牌音樂人合作,作品維持其批判觀點,充斥激烈暴力場面,但也逐漸從中建立個人影像特色。

2010年,他為饒舌歌手M.I.A的歌曲〈Born Free〉,拍攝長達九分鐘的MV,當中劇情虛構紅髮白膚的族群,遭受軍隊屠殺,甚至採以慢動作的攝影手法,呈現槍殺孩童、轟炸人體等血腥場面。當時,媒體解讀MV影射美國的種族歧視,以及表達對軍事力量的不滿。

Romain Gavras以強烈的影像,揭示暴力存在的真相,也指出當代人對暴力矛盾的態度,「當人們因為M.I.A這支MV震驚,卻對以色列轟炸加薩走廊、而沒人發聲不感到驚訝。」他認為,在影像氾濫的時代,人們已經「死亡」,無法分辨真實世界的殘酷,因此用自己微小的觀點,刺激大眾窺見這偌大的兵荒亂世。

呈現世界的多重面向——表現與諷刺文化現象

「政治推動了文化的觀點,
而我猜我玩的影像,是更具有政治象徵意味的。」
——導演Romain Gavras

Romain Gavras於多次受訪時提及,今日多數影像創作者太過「美國化」,MV的表現手法也日漸偏狹,幾乎都以推銷音樂、販賣明星形象為首要考量。因此在他的創作脈絡中,一再將視野放眼全球各地,表現文化的多樣性。

例如:他曾在M.I.A的另一支MV〈Bad Girls〉中,將劇組拉至摩洛哥拍攝,一反歐美慣常呈現阿拉伯社會保守、生活困頓的觀點,選擇拍攝當地青年熱愛的「Hagwalah Style」汽車漂移技術,僅以同側兩輪駕駛汽車,真實呈現阿拉伯青年的次文化,更造就MV中彷彿特效的奇觀視覺。

凸顯文化挪用的荒唐:Jamie xx〈Gosh〉MV

2016年,Romain Gavras與合作Jamie xx的〈Gosh〉MV,選擇在中國建商打造的「山寨巴黎」杭州天都城進行拍攝。劇情描繪患白化症的男子,在擬仿的巴黎市街晃蕩,而後在艾菲爾鐵塔底下,被染金髮的亞裔孩童層層包圍,明顯以視覺諷刺中國「文化挪用」的現象。

MV與Romain Gavras早期機動性高的手持攝影風格不同,攝影指導Mattias Rudh選用輕便型的ALEXA Mini攝影機,使用吊臂、空拍機或搭配穩定器拍攝,在歌曲強勁的節拍下,造就沉靜穩定的影像風格。

整支皆以實景拍攝,完全無使用特效後製,包含當中高達300多名染金髮的男孩,也皆是劇組從中國少林寺聘請而來。Mattias Rudh表示:「我想要在MV裏頭呈現真實大量、同步的人物運動。」他認為,越是接近真實呈現影像,越是能凸顯出其荒謬性。

「我想要製造強大的歐式影像。」Romain Gavras說。有別於主流創作者,他反覆在影像中試驗各種可能,為英、美MV界製造新的衝擊,使用獨特的視覺元素(如各地文化、白化症演員等),犀利呈現當代的社會景況,令文藝除了娛樂,更具批判觀點,撐起一代歐洲影像工作者的創作風骨。

更多MV製作相關文章:

揭開光纖「內部」機密——廣告導演Sam Brown揮灑創意

窺視繭居族的「宅」性心理——陷入導演Oscar Hudson超現實MV異想世界

「我」就是主角——MV導演Ilya Naishuller以POV呈現第一人稱暴力鏡頭

 

文字:黃鈞浩 | 來源:interviewmagazine, theguardian, electricsheepmagazine, electronicbeats, carsaddiction, dazeddigital, arri|圖片來源:heurebleue, from-paris, luxartists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