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電影導演的筆記寫什麼——黑澤明、柯波拉、戴托羅

DCFS編輯部

2017/05/01

「雖然平常並沒有思考或意識到這件事,但目標黑澤明此刻就在眼前。⋯⋯成為比他更優秀的劇作家,這想法一直在內心深處蠢蠢欲動⋯⋯然而現在就像面具被剝開了一樣,現實生活中一本攤開的筆記本剝下了我的面具,將之擊碎。」
《複眼的映象——我與黑澤明》橋本忍

引言來自於日本導演黑澤明御用編劇橋本忍的自傳,他紀錄第一次看到黑澤明拿出導演筆記,當時浮現在內心的真心話。(未看書的話,似乎會覺過於戲劇性)。通常導演需要筆記本,是因為他的工作就是確保每個細節都被事先考慮過,不論是創作的靈感,或是劇本內的各種元素,他們各自都有習慣的創作方式,一本自己的導演筆記本,也是一種方式。

電影通常由幾百到上千個鏡頭而組成,每個鏡頭內牽涉的角色、場景、道具、美術、攝影等細節,都依靠所有人的團隊合作。導演的事前準備非常重要,甚至不少導演承認自己是個「控制狂」,因為他們想確保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除了現場經驗的累積,導演能力也來自於事前的筆記作業,黑澤明、Francis Coppola(法蘭西斯柯波拉)、Guillermo del Toro(吉勒摩戴托羅)這三個大導演都有非常紮實的習慣,建立屬於自己的筆記。

1. 反覆修改的黑澤明與他的人物筆記



與黑澤明共同創作《七武士》的編劇橋本忍在《複眼的映象——我與黑澤明》一書中,寫出黑澤明要求劇本撰寫期間需要編劇三人(包含黑澤明),閉關在旅館內寫作。一抵達旅館,黑澤明便將稿紙、筆以及筆記本整齊地擺在桌上。黑澤明在聚集前先擬好準備作業,筆記上展現黑澤明的製圖才能搭配文字,一筆一畫地針對角色刻劃出七個主要人物小傳。

「我將稿紙和鉛筆排在桌上,準備開始工作。黑澤先生也從紅色行李箱中拿出他的工作用具。只見拿出來的並非過去常見的裁成一半的草紙,而是一本厚厚的筆記本。……只見他用鉛筆畫了個圓圈,下方寫上標題勘兵衛,然後開始列出《七武士》主要人物勘兵衛的各項特徵。從高五尺四或五寸、中等身材開始,鉅細靡遺地填上穿草鞋的方式、走路姿勢、和別人的應對習慣、當背後有人叫他時如何回頭等,配合各種場面會有的動作,不時還穿插著圖畫,一頁又一頁地寫在筆記本上。」

黑澤明在晚年接受採訪的時候,提到崇尚的作家巴爾札克,總是不斷地寫,寫出第一版後會拿去複印,把第一版的內容縮小在版面的角落,利用餘下空白再就原內容重寫一版,這樣重複地寫,巴爾札克成為史上最多作品量的文學家。

而黑澤明自己在與橋本忍撰寫劇本的時候,除了考究故事的寫實性(例如武士一天吃幾頓飯),也會搭配自己的筆記以及小傳,反覆寫著同一場戲,由黑澤明加上另外兩個編劇輪流撰寫,就這樣完成整部劇本,創造出這部影史上三小時半的黑白經典電影。

巴爾札克:法國19世紀作家,著名作品《人間喜劇》長達91部,被稱為法國社會的「百科全書」。

2. 分割原著小說,柯波拉與他的教父工作本

 

改編自同名小說的美國經典電影《The Godfather教父》導演Francis Coppola(法蘭西斯柯波拉)將他的筆記出版成冊,並且談論他是如何拆解小說段落形成劇本。他運用劇場工作的習慣,製作了「排練工作本」,把小說的每一頁都割下來,貼在比小說稍大的2洞活洞紙上,中心挖洞,在空白處就可以寫上他的筆記,最後集結成冊。

首先他先把場次區分出來,因為場次順序與小說順序並不一樣。再來分別用各個角度來重新拆解重要段落,分別是「重點大意、時代、影像與調性、核心概念、陷阱」。

他平常帶著這本書跟打字機,慢慢打出每場戲的內容、時代氛圍,感受到的畫面以及故事的情緒,以及這場戲的重點在於介紹角色出場或是在故事當中的作用,也會標註陷阱提醒自己避免老套、或是太多的說明等可能會犯錯的地方。然後反覆閱讀自己的筆記,在拍攝的時候也帶在身邊,可以複習小說的原文,以及自己的註解。

這本厚重的筆記本在Amazon或是誠品都可以訂購,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來拜讀,內容記載所有手寫以及手打的筆記掃描紙本。



柯波拉講解筆記本的用意:

3. 蒸餾思緒的過程,戴托羅與他的靈感筆記本 

「我認為電影就是,每次看,每次都可以發現有新的細節藏在裡面。」



Pan’s Labyrinth 羊男的迷宮》運用殘暴的寓言故事處理了童年、政治以及死亡等等的掙扎,讓許多影迷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對導演Guillermo del Toro來說,迷宮就是設計讓人迷路的地方,在影像的結構上,他也思考了各種不同的方式去呈現故事。

Del Toro
認真地看待故事,運用影像傳遞訊息,讓《Pan’s Labyrinth 羊男的迷宮》成為當代電影經典之一,他近年也不吝嗇地出版自己的筆記。花了多年籌劃《Pan’s Labyrinth 羊男的迷宮》導演Guillermo del Toro隨身攜帶筆記本,記載了他多年來對於故事的靈感、美術設計細節等。把許多他對於角色的想像,都紀錄在這個筆記本上,仰賴這個筆記本成功創造了《Pan’s Labyrinth 羊男的迷宮》的奇幻世界。他認為筆記本可以幫助創作者把想法「蒸餾」,而且這些想法可以保存好幾年,每一次有案子要開啟的時候,他會再重新看過一次自己的筆記本。

在拍攝《Pan’s Labyrinth 羊男的迷宮》之前,他不小心遺留這本筆記本在計程車上,想著毀了多年的心血都走了,卻因為在筆記本上留下聯絡方式才幸運地讓司機送回原處。

戴托羅與他的筆記本:



文章:梁均婕|參考資料:fastcompany, imdb, screenanarchy

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