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DC / 封面人物

DC 封面人物|《返校》《緝魔》電影特效化妝師程薇穎專訪

DCFS編輯部

2019/09/20

「對我來說,特效化妝最大的魅力,在於電影角色從無到有的設計。」

來到程薇穎的工作室,映入眼簾的是四處分散的斷肢殘臂、各式模具材料,以及一具靜靜平躺於桌面、毫無體溫的冰冷「屍體」;彷彿來到命案現場般,這裡的景象令人感到些許悚然、卻又忍不住驚嘆:「哇,這些東西到底是怎麼製作出來的啊?」

作為台灣少數的特效化妝師,程薇穎畢業於溫哥華電影學院(Vancouver Film School)特效化妝組,曾以年僅24歲之姿,奪下IMATS國際化妝大賽特化組冠軍的她,一夕間成為眾所矚目的新星,各家媒體報導接踵而來,對此她淡然以對,認為凡事必是靠努力,不為名利而失了初心,秉持著對電影角色設計的熱愛,在創作的道路上,她仍一步一步、持續突破自己。

3分鐘講堂|電影特效化妝師 程薇穎 專訪


感謝 程薇穎特效化妝 提供電影幕後素材 

日常靈感,熱愛詭譎風格的古怪嗜好

「其實我從小就很喜歡,一些比較陰鬱的東西。」

非本科出身的程薇穎,會對特效化妝開始感興趣,其實是因閱讀了電影《詭絲》的幕後製作書籍。「片中有一具全屍,做得跟真的一樣,當時我就覺得,怎麼會有人的行業這麼酷!」求知慾旺盛的她,積極搜集特化的相關資訊與求學管道,甚至毅然決然直奔國外進修全新的專業領域。

而分享喜歡的創作風格,薇穎說,自己從小即深受驚悚、怪誕的視覺元素所吸引,鬼才導演提姆波頓(Tim Burton)電影中的陰鬱詭異,在她眼裡也盡是可愛;除此之外,她亦熱衷於收集各國如小丑、殭屍等駭人小娃娃:「很多人都說我這樣很可怕,可是它們就很吸引我啊!每天你都沉浸在這樣的環境下,也比較容易設計出一些有趣的鬼,或對他們不陌生。」

以往害怕看恐怖片的薇穎,如今也已漸漸免疫,表示真正令她感到驚嚇的是音效,因此當需要看鬼片做功課時,她會先將聲音關掉,使自己更聚焦在畫面呈現上,有助於觀察妝感的細微設計。

從生活出發,建立傷口資料庫的「職業病」 

「看到朋友身上有傷口時,我們第一時間絕對不是關心你還好嗎,而是說:『拍照給我看,我要看傷口的變化。』」薇穎笑道,特效化妝師腦內必須建立大量圖像的資料庫,無論是肢解、屍體泡水、屍塊的顏色等,透徹瞭解傷口和遺體的狀態,才有辦法做出夠真實的妝容。

「洞察力」也是特化師的重要特質之一,薇穎說,走在路上或坐在咖啡廳裡時,她經常會觀察路人的長相,從生活中找尋靈感:「像顴骨高的人看起來可能就會比較兇狠,眉骨高的人比較嚴肅等,我們要對骨骼結構有相當的瞭解,才塑造得出角色的性格。」

電影中的傷口怎麼做?細緻「翻」出逼真殘肢斷臂

特效化妝涵蓋的領域之廣,舉凡老妝、傷疤、燒燙傷或各式奇異外型,皆為特效化妝的範疇。提及做傷口時的常用素材,薇穎說明,初階的「皮膚蠟」在台灣取得方便,常用於節目造型或學生製片中,但因其製作耗時、不易上手且容易造成損壞,較少作為電影材料;反之,拍電影時大多會採用「翻模雕塑」的方式,維持妝容的一致性,確保電影的連戲問題。

翻模雕塑技法,通常會先以油土塑造出想要的外觀,將其翻為導膜,捕捉演員臉部或肢體的形狀與紋理,再於倒模中灌入想要的假皮材質,常見為矽膠、發泡乳膠和液態乳膠等,視道具質感需求而定。薇穎更將此過程比喻為「雞蛋糕」的概念:「就像做雞蛋糕一樣,我們在模具中灌入想要的皮的材質,翻出來後的假皮就能完全服貼演員的臉型。」

《緝魔》真實打造1:1駭人屍體 

「《緝魔》裡的無頭女屍,是我近期做過最有成就感的案子。」

「當我看到劇本時,我內心真的非常非常澎湃。」薇穎坦言,片中的女屍令她和團隊都感到相當興奮,更費時三小時實際翻了一名全身裸體的女演員,並加以雕塑,增添臀部、大腿處的浮腫感,符合泡水屍體的樣貌,最後進行屍體的上色,製作過程十分龐大,耗時三週才順利完成。

「在翻模的時候,我們會用水泥石膏,也會用樹脂。」解釋兩者區別,薇穎表示,若是以翻大型模具而言,石膏會比較重,樹脂的質地則較輕一些,視個人喜好或作品類型而定。《緝魔》屍體外殼即是採用樹脂製作,不過她個人非常討厭樹脂,她笑說:「因為很臭。」

《返校》將遊戲搬上大螢幕的想像力

「其實我玩遊戲《返校》比我看恐怖電影還害怕。」在創造電影中的鬼怪之前,薇穎也親身體會了遊戲的驚悚氛圍,更對「鬼差」角色設計印象深刻,並思考良久是否要忠實還原遊戲設定,過程歷經許多討論、十分掙扎:「鬼差是個提著燈籠的高挑竹竿人,在遊戲設定上就已經蠻有想像空間了,我們將它做到電影裡時,就是放大這個想像空間。」

製作女主角變成魍魎的造型時,由於這是看不見臉的角色,兼顧恐怖形象之餘,特化師也須顧及妝容的活動性,適時地將鼻子、眼睛戳洞,方便演員呼吸且看得見,避免拍攝現場的危險發生。並幫助其沉浸於角色中:「當演員透過特效化妝的改造,更能感受角色當下所需要呈現的情緒和狀態。」

崇尚電影角色設計,與導演、劇組的溝通與合作

「我不太會去界定自己是電影人、藝術家,還是什麼角色 .....

只知道我喜歡做電影,享受創作電影角色的過程。」

不只是化妝,特化師有時也會參與劇本討論,給予導演角色設計上的建議。薇穎舉例,電影《第九分局》中有個場景,劇本上僅括號備註「眾多鬼」,全權交由她自由發揮:「我就開始幫導演想什麼長舌鬼啊、新娘鬼、東西方殭屍...等,這對我來說是最有趣的,因為完全沒受到任何限制。」

但她強調,工作中的「再三確認」也很重要,為減少溝通上的認知誤差,薇穎仍會不厭其煩地與導演確認心中所想,並於開會階段提出製作上可能會遇到的問題:「工作前先把各種情況講清楚,大家也較能明白怎麼去抓製作時間,避免現場因變動而造成的慌亂。」

除與導演討論、確立角色形象外,特效化妝師也會和造型、化妝組密切配合。薇穎解釋,造型師較瞭解人物整體造型,若有希望傷妝的呈現位置,特化師可以協助他們實踐想法;與化妝師的合作則大多是技術順序上的協調,看是要一般妝還是特殊妝先化,才能使妝感更為合適、持久。

面臨低潮,尋求新鮮感的解決之道

雖國內特化產業已逐漸起步,但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,薇穎認為,台灣進步的速度較慢,片子妝感需求的重複性高,偶爾也會令她感到些許疲乏:「每天沒再有新的挑戰出現,又是一樣的小傷妝,沒有人去在乎妝感的好壞,這其實是會讓我感受到低潮的。」

面對低潮,她選擇以積極心態,善用特殊化妝的材質,多方嘗試異業跨界的合作。譬如她曾以Nike鞋子創作,或用身體彩繪顏料替模特兒上妝;前幾年更獲邀於新光三越創建虛擬「奇幻酒吧」,以人魚木乃伊、乳房沙發、耳朵高腳椅等華麗詭譎的作品,讓更多喜歡特效化妝的人,透過互動的方式瞭解這個職業:「這些才讓我覺得是新鮮、好玩的。」

「期待跟等待一部好的劇本,打電話來說:

『欸有一個很酷的東西想要請你來做』的時候,這是我最喜歡的。」

「我一直以來都是個蠻衝的人,不會特別去規劃我的人生,而是依照自己的直覺,找到方法跟路徑去達到那個目標。」說走就走的求學之旅,對薇穎來說,也曾遇上理想與現實產生落差的情況,但她仍憑藉著一股衝勁與熱忱,回台開設工作室,試圖將所學回饋給產業與有興趣的人們。

「我自己很開心看到台灣特化的成長,所以我知道再來的十年只會更好,不會更差。」對於想從事這行的年輕工作者們,她建議不要太擔心薪資與發展性等問題,做就對了:「當你開始做就可以累積你的人脈和作品,如果真的想成為特效化妝師的話,其實現在就可以開始。」

薇穎說,她真正享受的其實是眾人一起努力,共同完成目標的過程,將來若有機會,她也想挑戰奇幻類型電影,並鼓勵台灣的導演、編劇們試著寫寫看。「你會一直有個往前的動力,去希望下一部電影能夠更好。」抱持著樂觀期盼的心,她笑道:「我反倒是很期待,什麼時候能再讀到厲害的劇本,或是以前沒嘗試過的角色,讓我們特效化妝師的想像力,完全發揮在這些電影上。」

採訪:劉家寧|攝影:朱珉賢、張崇文|平面:連梓璇|剪輯:朱珉賢
現場協助:林君樺、邱昶維|美術:陳宇萱|動態:張文馨|調光:蔡岳峻

更多「3分鐘講堂」系列訪談:

DC 封面人物|電影剪接師高鳴晟專訪:我是為觀眾而剪

DC 封面人物|走進電影美術的世界——美術指導吳忠憲專訪

DC 封面人物|3分鐘講堂——動畫導演趙大威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