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《單身動物園》攝影捕捉獵奇愛慾,導演尤格藍西莫的警世寓言

DCFS編輯部

2018/11/09

近年來,《非普通教慾》希臘導演Yorgos Lanthimos(尤格藍西莫)轉戰國際影壇,陸續推出《單身動物園》、《聖鹿之死》,使用冷酷而精緻鏡頭語言,揉合驚悚及黑色幽默元素,放大審視社會的荒唐與悲涼。今年,再以改編18世紀英國皇室鬥爭的《真寵》,於威尼斯奪下評審團大獎,被外媒譽為明年奧斯卡的「種子選手」。

《單身動物園》作為導演的首部英語電影,成為他打開知名度的關鍵。劇情設定在「單身有罪」的虛構未來,以情節諷刺僵化的情愛價值,更藉由攝影構圖、光影運用及演員演出,展現與現實幾乎無異的「近未來世界」,成就令人啼笑皆非的反烏托邦寓言。

另類解析現代愛情面貌——尤格藍西莫的超現實劇情設定

「我們喜歡把現實的情況推向極端,揭示它們背後的荒謬。」
——導演Yorgos Lanthimos

《單身動物園》情節描述,單身的「剩男剩女」被送至郊外飯店,與外界斷絕聯繫45天,需於時限內找到伴侶,否則將被變成動物流放大自然。性格木訥的主人翁David因妻子外遇後,被送至飯店,就此展開瘋狂、荒唐的「求偶」歷險。

導演Yorgos Lanthimos與長年合作的編劇Efthymis Filippou,觀察周遭友人的愛情觀,將單身、約會交往、婚姻及分離等,各階段的問題、癥結一併呈現。導演說:「我們想對情感關係,以及人們看待單身者、已婚夫妻的方式,加以詮釋。」

打造暗黑嘲諷喜劇,致敬庫柏力克、伍迪艾倫

為使情節不過於沉重,Yorgos Lanthimos仍融入喜劇與浪漫愛情片元素,緩解調和劇中壓抑氛圍。他參考Luis Buñuel(布紐爾)、Stanley Kubrick(庫柏力克)電影,常帶諷刺的喜劇影像語言,再加入Woody Allen(伍迪艾倫)等重口語表達的幽默風格,盡可能「致敬」、而非模仿這些大師。他說:「我們有自己的邏輯與方式,並努力做到這點。」

劇中設定,男主角David預想變成的動物為龍蝦,被多數評論家猜測,是向超現實主義Salvador Dalí(達利)的《龍蝦電話》致敬,抑或是因深海龍蝦眼盲,與劇情有極高關連性。但導演澄清,選擇「龍蝦」並無上述考量,而是源由首版劇本滑稽而悲慘結局:「那個版本裡,主角最後真的變龍蝦,然後你會看到,他的前妻與新情人吃龍蝦的畫面。」

數位攝影模糊「時代感」——為獵奇題材抹上柔和光影

「這(復古的畫面感)就是我們想要的,讓你不知道這是過去還是未來。」
—— 攝影指導Thimios Bakatakis

雖本片設定發生於未來,但導演Yorgos Lanthimos並不期望,電影有明確的「未來感」,因此選擇真實飯店作為主場景,藉19世紀古典的石磚牆外觀,以及內部現代感的裝潢,模糊片中時代。他說:「它的外觀,就像現在我們所處的世界,只是有著不同的規則。」

考量到捕捉真實場景時,需能適應內景、森林外景及夜景等條件,加上拍攝地愛爾蘭陰晴不定的天氣,攝影指導Thimios Bakatakis選擇使用數位攝影機Arri Alexa XT,讓本片成為熱愛底片的Yorgos Lanthimos,極少數的數位規格作品。

使用純自然光,捕捉復古氛圍

片中除少部分夜景外,皆以自然光、室內場景燈捕捉畫面。Thimios Bakatakis採用Panavision Primo系列鏡頭,搭配老式大光圈超高速鏡頭(Super Speed Lenses)拍攝,呈現柔和、略帶復古氛圍的影像:「我們期望捕捉自然的畫面,具有豐富的顏色,但不過度有『人工』的痕跡。」

Yorgos Lanthimos表示,不使用人工光源打燈,不僅能讓劇組加快拍攝速度,也讓演員更投入於演出,但也因愛爾蘭天候變化大,難以控制現場光線。不過,Thimios Bakatakis仍決議維持當下狀態:「我們繼續拍,而不是等待適當的光線。」後期調色時,他與導演也並未修正畫面,僅再加入部分「底片顆粒感」,維持畫面的復古外觀。

攝影機遠觀凝望角色——「窺視感」的畫面構圖

「我和Yorgos所拍攝的每部電影,都試圖為作品挖掘新的拍攝手法。」

—— 攝影指導Thimios Bakatakis

此片為攝影指導Thimios Bakatakis,與導演Yorgos Lanthimos二度合作。默契十足的兩人,皆為作品研擬獨特的鏡頭語言,例如:《非普通犯罪》以手持攝影,仿造「第三人視角」,捕捉侷促不安的緊張感;《非普通教慾》常以特寫呈現受父權家庭禁錮的青少年,Thimios Bakatakis說:「因此畫面更加靜態而嚴謹,鏡頭也更接近演員。」

《單身動物園》中,兩人再度推翻過往風格,讓攝影機作為「窺視者」,遠觀凝望角色。Thimios Bakatakis表示:「我們以更長的鏡頭、從更遠的角度拍攝。」片中也使用許多廣角鏡頭,表現寬廣的飯店及森林場景,並適度與演員及情節保持距離。

參考旅遊節目、經典電影的構圖巧思

為使影像更具多樣性,Yorgos Lanthimos還參考英國旅遊真人秀節目《The Hotel》的畫面構圖,他笑稱:「彷彿到處都擺放攝影機,記錄人在做什麼。」劇組於飯店中試驗,嘗試以各種高、低角度取景,凸顯人物與場景的關係。

另一處構圖上的巧思,為開場主角David初入住飯店用餐時,看見眾單身者端坐於整齊排列的「單人座」。「這是致敬導演Orson Welles的《審判》,片中主角走過巨大辦公室、經過一個個職員的畫面。」《審判》改編自作家Franz Kafka(卡夫卡)的著作,該片凸顯僵化體制對人的侵害,正巧與《單身動物園》的母題不謀而合。

「反動作」電影的敘事手法——運鏡方式依現場即興調整

「我們製作的電影,試圖以一種非常開放的方式進行。」
——導演Yorgos Lanthimos

Yorgos Lanthimos強調,這是部「反動作」(Anti-Action)電影,即使是緊湊的動作戲,也不以手持攝影、近距離拍攝等常見手法表現,現場也不全依腳本拍攝,時常「即興」改變運鏡。攝影指導Thimios Bakatakis表示:「我們會把攝影機,放在某個關鍵位置,再依演員的動作稍做調整。」

例如:「無情的女人」追捕主角David時,攝影以對稱如《鬼店》般的構圖、近乎定格的鏡頭,對比主角David慌亂的情緒;當David等人被派遣至森林,獵殺其餘脫逃的單身者時,更以優雅悠長的慢動作鏡頭,呈現血腥場面。

本片更是導演首度使用推軌鏡頭(Dolly Shot)。Yorgos Lanthimos解釋道,推軌鏡頭常用於角色具「強烈意圖」的動作時,例如木訥的David於舞會上決定邀請女性跳舞,橫越舞池中央。他說:「我們讓角色觸發攝影機運動,一切都非常自然,並非刻意炫技。」

不限制演員演出,油然而生的奇異表演風格

Yorgos Lanthimos電影的註冊商標,即是角色經常面無表情,說話死板無起伏,動作僵直怪異,但他實則從未限制演員的表演:「我盡量不告訴他們,應該如何演戲或表達,只是依他們的表現再去調整。」他認為,演員若能理解故事基調,並且以最自然的方式演出,才是他所最期待的。

正式會面演員前,Yorgos Lanthimos也會先觀看演員過去的訪問,依其習性、性格調整劇本。他也猜測,演員於他的作品中,總是表現「冷酷」的原因,恐是和他超脫現實的故事有關:「當演員以過度聰明地表現,可能會顯得太有自我意識,但若是以簡單、嚴肅的方式呈現,反而能凸顯出劇情的荒謬。」

「拍電影時,我喜歡改變,不論是劇本語種、影像風格或者表演形式。」
——導演 Yorgos Lanthimos

Yorgos Lanthimos呈現《單身動物園》古怪、瘋狂的故事形貌,即使極具爭議性,但仍吸引不少影迷喜愛。他受訪時曾說,即便他的作品常違背現實常理,但絕對反映生活中的現象與問題。他說:「有各種方式可以傳遞真相,因此我試圖從中,找到最可行的風格與方式表現。」

推薦閱讀:

《聖鹿之死》以飽滿色彩與運鏡,創造詭譎壓抑的電影氛圍

1980年代電影《鬼店》持續發燒,幕後製作重點整理

透過電影色調及場景設計,重回《午夜巴黎》的黃金時代

文字:黃鈞浩 | 來源:Washingtonpost, Bfi, Bkmag, Britishcinematographer, Nytimes, Moviemaker, Brightlightsfilm, Latimes, Filmschoolrejects, theglobeandmail | 圖片來源:Birthmoviesdeath, Scannain, Stuff, Imdb, Girlz, Film, medicinaonline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