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美術 / 特效 / 色彩

《窒息》恐怖電影美學再進化,從場景、服裝和妝容營造詭譎風格

DCFS編輯部

2019/01/18

未演先轟動的恐怖懸疑電影《窒息》,翻拍自1977年的同名經典電影《坐立不安》,講述來自美國的芭蕾新秀Susie,進入柏林的舞蹈學院受訓後,意外發現學院內不僅血案頻傳,更暗藏不為人知的可怕秘密。

本片由義大利導演Luca Guadagnino(盧卡格達戈尼諾)執導,他曾以《池畔謎情》、《以你的名字呼喚我》等電影,獲得國際影壇關注;如今,他首度挑戰拍攝恐怖電影,不僅以強烈視覺風格,重新詮釋恐怖經典的肅殺氛圍,更加入震撼感官的舞蹈片段,帶領觀眾直墜令人坐立不安的恐懼深淵。

(以下有雷,請斟酌閱讀。)

重返柏林圍牆倒塌前,陰鬱的德國歷史傷痕

「我們想製作一部電影,就像在1977年的柏林拍攝一樣。」
──《窒息》導演Luca Guadagnino

「當時的柏林瀕臨內戰危機,整個國家深陷世代對立的陰影。」導演Luca Guadagnino解釋,為表現1970年代德國的實際狀況,他特地研究德國新浪潮導演Rainer Werner Fassbinder(法斯賓達)的作品,並與團隊共同分析其攝影指導Michael Ballhaus的影像呈現手法。

由於故事背景時逢動盪的「德國之秋」(German Autumn),導演決定讓本片的視覺風格,以相對暗沉的色調;灰色、棕色、淡鐵藍和淡鐵綠色,作為主要色彩基調,令藝術指導Inbal Weinberg能夠據以打造場景,將壓抑的德國社會氛圍,重現於大銀幕上。

真實場景融合現代主義設計

Weinberg說明,電影裡的舞蹈學院,其實是實景拍攝:「起初我抵達那裏之後,我幾乎無法呼吸,非常想吐。」該建築位處義大利,是歷史超過百年的廢棄飯店,由於飯店自1968年後便已關閉,其內部裝潢保留大量歷史痕跡,讓劇組完全能依照現有格局,直接進行場景改造。

劇組除修復飯店的天花板、地板等處,還原當時設計樣貌,也參考建築設計師Adolf Loos的作品,透過加入馬賽克瓷磚、花卉圖案裝飾,以及大理石方柱等,融合現代主義和裝飾藝術風格,打造具有現代感的歷史建築;同時,現代主義的部分裝飾元素,也被劇組當作暗示女巫文化的符號,如壁紙的爪形圖案。

擷取歷史元素的裝飾細節

Weinberg表示,為呈現巫魔會最終的大屠殺場景,除閱讀女巫歷史記載資料,她也參考德國納粹集中營的影像資料,發現罹難者的眼鏡、頭髮等物件,都會被成堆擺放;最終,她與導演決定將麻繩纖維編成辮子,黏貼於場景四周,作為牆壁的紋理:「我們認為那些是受難者的頭髮。」

此外,劇組相當強調場景的真實性,如心理醫師Klemperer的公寓,即是仿造奧地利心理學家Sigmund Freud(佛洛伊德)的真實居所,而學院的枝形吊燈,則仿造自紐約大都會歌劇院60年代的真實燈具外觀,令人虛實難辨。

► 延伸閱讀:打造「另類」恐怖電影——《宿怨》獨創驚駭的視覺美學

汲取跨領域的設計靈感,服裝變化表現女性特質及轉變

「表現女性身體的原型,正是這部片不斷強調的主題。」
──《窒息》服裝設計Giulia Piersanti

「這部片給予我很大的設計自由。」服裝設計師Giulia Piersanti表示,由於本片的文化背景和人物設定豐富多元,讓她不僅可以參考各國經典服飾,嘗試不同布料、印花的結合,許多70年代歌手、設計師等人物穿著,甚至畫家畫作等跨領域素材,也都成為她創作的靈感來源。

例如,片中舞者的紅繩造型,除來自本片編舞家Damien Jalet的建議,其造型和顏色配置,即是參考日本情色攝影師荒木經惟的作品。

「我特別去情趣用品店買好幾尺的束縛帶,並研究綁縛技術,將演員身上的紅繩綁成巫術的星形圖案。」Piersanti解釋,這個造型不僅能強調舞者的身體律動,也能表現「滴血」(Dripping blood)的意象。

Susie Bannion的蛻變和成熟

由於主角Susie Bannion來自保守的美國宗教社區,她的服裝初期顯得樸素,而其造型靈感來源,即是1978年電影《我心深處》人物Renata的形象。但隨著故事發展,Piersanti改變Susie的服飾造型,讓整體風格轉向精緻典雅,藉以凸顯她的心境轉變:「Susie越來越有女人味,這代表她變得更加開放、強壯。」

「與其讓人物用說的,不如直接以視覺呈現這個她的性格轉變。」Piersanti解釋,當片末的Susie轉變成勇敢、自信的女性時,她不僅身穿典雅的黑色連身裙,且衣服上近似櫻桃樹枝的花紋,更是由大量的女性骨盆組成,並以雕刻藝術家Louise Bourgeois的畫作為設計靈感,令人物性格的變化不言而喻。

Madame Blanc的自律和老派

雖然Madame Blanc是學院的高階掌權者,但為符合電影調性,Piersanti捨棄華麗的服裝造型,並考量人物性格,將簡單務實的特點放大,讓方便跳舞和移動,成為設計其服裝的重要考量,而Blanc最終身穿棕色或灰色長裙的冷冽造型,無疑是本片的代表形象之一。

儘管如此,片末的巫魔會場景裡,Blanc仍穿上一襲橘紅長袍,展現她神祕強大的身分。Piersanti表示,該造型的靈感來源,來自20世紀初時尚設計師Madame Gres的連身裙作品:「我希望她對這場巫魔會有特殊的見解,而不是像普通女巫一樣穿上斗篷。」

► 延伸閱讀:最佳奧斯卡服裝設計《霓裳魅影》——細緻剪裁50年代華服秘辛

蒂妲絲雲頓一人分飾三角,驚駭的特殊化妝成就

「有時候,我不只是在化妝,而是在創造某種成就感。」
──《窒息》特殊化妝師Mark Coulier

演員Tilda Swinton(蒂妲絲雲頓)於本片挑戰一人分飾三角,她不僅透過特殊化妝技巧和精湛演技,讓現場工作人員難以察覺真相;其中,扮演心理醫生Klemperer時,Swinton更是以假名Lutz Ebersdorf登列於工作人員名單,直到媒體披露才曝光。

「如果沒有人公開這個祕密的話,我們會更開心。」特殊化妝師Mark Coulier解釋,為將Swinton徹底變身成角色Klemperer,兩人早已試驗過16次左右的妝容,並在每次開拍前,耗費4小時以上的時間,替Swinton於下巴和脖子四周,增添富有皺紋的矽膠假皮,盡可能隱藏她原有的女性外觀。

恐怖的女巫首領容貌

「導演很喜歡David Cronenberg(大衛柯能堡)的肉體恐怖片。」Coulier解釋,片中的女巫首領Markos,同樣是由Swinton飾演,而她令人恐懼的外觀,即是由導演Luca Guadagnino親自設定。

根據Guadagnino提供的參考圖片,Markos的嘴巴是以青蛙為參考,軀幹則由嬰孩肢體的各部位組成。為此,Coulier打造一套專屬Markos的化妝服,透過大量半透明矽膠片的黏貼、組成,創造潰爛的皮膚表面,並於開拍前耗費近6個小時,才將Swinton徹底化作邪惡女巫。

殘酷的肢體扭曲舞

「她的下巴被打破、手臂被扭轉了,而且腿也彎曲了。」Coulier提及,為製造令觀眾震驚的人物死亡開場,Guadagnino希望該名角色Olga能被「徹底粉碎」,甚至在最後變成一團肉。因此,Coulier和Guadagnino逐一討論Olga肢體變形的部位及過程,並搭配演員的肢體舞蹈,讓觀眾目睹所有殘酷的景象。

其後,Coulier分別製作假手臂、假肋骨和突出牙齒的假下顎等,裝設在演員身上,模擬扭曲變形的肢體狀態,並以綠色去背服裝,包裹演員的部分真實四肢,以便後製時移除,讓畫面更加逼真。

► 延伸閱讀:駭人噩夢化為現實——《美國恐怖故事》的妝髮與特效

「每部電影裡,我都會嘗試透過隱喻或敘事手法,
向觀眾傳達那些最貼近我的事物。」
──《窒息》導演Luca Guadagnino

《窒息》除善用故事裡舞蹈學院的設定,當中的女巫文化,更是導演Luca Guadagnino關注的議題:「某方面來說,這部電影是關於母女之間的互動關係,以及她們權力轉移的狀況。」令本片不僅開創與舊作截然不同的視覺風格,其背後承載的歷史議題與性別隱喻,亦深化原版故事的內涵。

《窒息》特殊化妝幕後花絮:



文字:邱昶維|來源:hollywoodreporter, vulture, deadline, departures, dezeen, tsingapore, elle, dailydead, birthmoviesdeath|圖片:birthmoviesdeath, castbox, dezeen, imdb, reelhoney, tsingapore, screendaily, polygon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