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奈沙馬蘭驚悚新作《異裂》,以「色彩」隱喻角色性格與經歷

DCFS編輯部

2019/02/01

近期上映的《異裂》,為印度裔美國導演 M. Night Shyamalan (奈沙馬蘭),繼2000年《驚心動魄》、2016年《分裂》後的第三部曲。導演鋪梗近20年,試圖將其對漫畫英雄的憧憬,投注於真實世界,並探討現實中超級英雄,對自我身份的迷惘與認同。

《異裂》更透過「顏色」作為人物服裝、場景設計的主要依據,如片中三位主角:伊利亞、野獸、大衛,分別以「紫、黃、綠」色系,象徵角色定位及個性,極具巧思。文內將分享導演對原創電影的堅持與投入、醫院場景的改造靈感,以及貫穿全片的色彩思考。

善於編導的創作鬼才——奈沙馬蘭的信念與堅持

「作為藝術家,最重要的就是把精力放在故事與角色中。」

——《異裂》導演 M. Night Shyamalan

導演Shyamalan以執導電影《靈異第六感》聞名,偏愛驚悚類型的他,拍攝的作品皆為本人親自編劇,該三部曲亦是如此。導演表示,起初他有興趣推出《驚心動魄》的續集,但由於票房不如預期,導致正金石影業不再投資,續集計畫也只好暫且擱置。

而後他曾經歷過一段口碑、票房雙輸的低潮期,直至驚悚電影《探訪》才漸漸回升。為重新找回自身定位,Shyamalan開始撰寫《分裂》,並採用原先設定於《驚心動魄》中登場的角色,所幸電影的賣座,使他有機會將兩者故事結合,延續創作第三部曲《異裂》。

對於一路走來的挫折與挑戰,Shyamalan體悟到,身為創作者,最重要的即是將熱情投注於故事之中:「我拍出自於我腦中的原創電影已經30年,沒人要我寫這些劇本,我能自己編寫、拍片,你們可以看到這些電影,對我而言就是美夢成真。」

當漫畫奠基於現實,來自《飛越杜鵑窩》的深遠影響

「這是第一部真正紮根於漫畫的電影。」Shyamalan堅信,所謂「善惡」不僅只存在於漫畫,現實裡正反兩面也應相互映襯。因此,他從漫畫書中涉取靈感,並研究了MarvelDC的歷史,探討Stan Lee筆下具人性化、且堅定的超級英雄們。

此外,導演和攝影指導Mike Gioulakis,也參考了許多Robert Altman的作品視覺,Shyamalan更聲稱《飛越杜鵑窩》為重要靈感來源:「這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,其設置和結構、人物談話的方式、獨特幽默感等,都深深影響了《異裂》。」

創建人物色彩——以「顏色」象徵角色性格與定位 

「在講述故事方面,顏色對我來說相當重要。」

——導演 M. Night Shyamalan

導演Shyamalan表示,電影圍繞著色彩發展,他為每名角色創建了顏色代碼,符合其個性、動機和過去;並分別以「綠、黃、紫」色調,象徵大衛、野獸和伊利亞。他說:「我為大衛選擇了綠色,從心理層面來說,綠色與賦予生命有關,而大衛是生命的保護者。」

為合乎大衛怕水的特性,並兼顧日常機能,設計團隊更以「綠色雨衣」為人物服裝。「無論電影的類型如何,我總是試圖將角色帶入生活。」服裝設計Paco Delgado解釋:「水是他的弱點,是打敗這個角色的唯一途徑。因此你必須使用不會被水毀壞的材料。」

赭石黃 (ochre) 或芥末色 (mustard),則為野獸的主要色系,Shyamalan以僧侶的長袍顏色為發想,使用來自於印度教、佛教的宗教色彩,為野獸形象定調:「我認為野獸是一位傳教士,想幫助那些如玻璃先生般、經歷過創傷的人。」

伊利亞則以紫色展現莊嚴氣質:「伊利亞覺得自己很重要,是漫畫主角。紫色在傳統上也與貴族、皇室有關,他認為自己是這個世界裡的皇室成員。」這些色彩設定,也與劇中服裝、場景設計息息相關;如漫畫店場景,即透過綠、紫色光,作為英雄和反派的區別。

亦正亦邪,灰柔色調暗喻角色模糊立場

服裝設計Delgado提及,有時服裝顏色也會隱喻劇情發展。如精神疾病專家艾莉史特普博士,則是參考希區考克《豔賊》的視覺外觀,並以白灰、粉紅等較不明確的色調,表現角色介於正反之間的灰色地帶:「你不知道她是善還是惡,或許她都是。因此我們選擇白色或灰白色,有時為粉紅色。」

真實建立悚然場景——實地於前精神病院拍攝

「這是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拍攝場所。」

——《異裂》飾演伊利亞 Samuel L. Jackson

《異裂》拍攝時程約39天,故事大多發生於雷文山紀念醫院中,為使場景看起來更加真實,製作團隊實地至阿倫敦州的前精神病院取景,導演Shyamalan和外景製片Staci Hagenbaugh更費時多日探索醫院內部,試圖找出最合適的拍攝地點。

「我們列出導演希望在電影中出現的場所。」Hagenbaugh說:「Shyamalan找到了一些他喜歡的地方,專門為它們寫了部分場景。」而電影中,最具視覺吸引力的,莫過於三位要角進行團體治療課程時,佈滿粉紅色牆面的詭譎房間。

仿漫畫的單色場景弔詭、病態的粉紅病房

導演解釋,原色代表漫畫世界的基礎,當角色更具自我意識的同時,會逐漸看見更多色彩:「隨著角色相信漫畫世界,電影中的主要色彩會更加明顯;但當他們開始質疑自身時,則會褪色至單色世界。」如劇中的粉紅病房,從紅色褪至近白色,即象徵那是他們不再相信的地方,藉此暗喻人物心理的不安與挫敗之感。

Hagenbaugh表示該場景的設計靈感,源於醫院本身的實際裝潢:「牆面塗上了宛如Pepto-Bismol (腸胃藥品牌) 的明亮粉紅色,令人印象深刻。」不料該空間不適合劇組執行拍攝作業,製作團隊只好改至樓下房間,盡可能複製同樣的場景外觀。

「我們希望所有地點,都能有相同氛圍。」Hagenbaugh說:「只是會有點怪異。」作為地點首選,醫院本身為電影定下了基調,影響其他場景的視覺方向;其詭異氛圍,更使部分工作人員感到害怕。演員Samuel L. Jackson回憶:「去上洗手間時,你要自己走過一段很長的路,有許多轉彎和曲折,不禁令人毛骨悚然。」

「我是一位原創電影製片人,想繼續訴說新的故事和角色。」

—— 導演 M. Night Shyamalan

「失去電影口音的感覺,就像是失去了自己。」特立獨行的Shyamalan始終堅持自編自導,他認為,原創作品才能完整表達其創作理念:「對我來說,找出一種新的語言來學習,試著讓觀眾在兩個小時內理解並接受,是件很有趣的事。」

但即使是導演,也會面臨自我否定的時候。他曾於卓克索大學 (Drexel) 演講時表示,歷經《水中的女人》、《最後的氣宗》和《地球過後》等口碑、票房的慘敗,是他最低潮的時期:「沒有人想跟我拍電影。我開始質疑自己,以及我腦海中浮現的每一個想法。」

不過他沒放棄,仍持續創作,甚至拿自己的房子抵押貸款、籌備資金,將作品推往更高層次:「現在我很高興能站在人們面前說:『嘿,讓我們來製作一部漫畫電影。』以往每個人都會說這類型電影沒有市場,一般人不會去看。但現在,它無處不在。」

「我被困在一名12歲孩子的心中。

即使明白童年的理想生活並不存在,我們仍想要夢想的時代。」

—— 導演 M. Night Shyamalan

 

《異裂》電影預告:

導演解釋病房內的關鍵場景:

 

文字:劉家寧  來源:twitter, moviepilot, geekuniversal, cnbc, yahoo, nytimes  圖片來源:imdb, twitter, montages, ew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