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攝影 / 剪輯 / 音效

如何透過色調及構圖呈現《雲端情人》的孤寂疏離之感

DCFS編輯部

2017/11/16

榮獲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的《雲端情人》,由《蘭花賊》導演Spike Jonze(史派克瓊斯)自編自導,這是他第一部獨立完成劇本的作品,靈感源自於十年前他在網路上讀到關於人工智慧即時通訊的文章,而有了「如果人類與意識自主的人工智慧發展出關係,會發生什麼事?」的發想,於是決定以此為基礎,發展一段科幻浪漫愛情故事。

故事背景設定在未來的洛杉磯,運用極簡畫面構圖與柔和暖色調,詮釋科技社會中的疏離感,營造憂鬱氛圍。文章將針對電影的攝影方式與場景設計,探討如何透過影像及色調,呈現片中深沉的寂寞之感。 

Spike Jonze如何透過攝影呈現孤單之感

孤獨是人類普遍會產生的情緒,在由Spike Jonze所執導的《雲端情人》與《野獸冒險樂園》中可以發現,他擅長透過影像表現孤單的感覺,以下來自Studio Binder的視頻,將分析Jonze如何透過鏡頭呈現寂寞氛圍:

除了可以運用淺景深,表現人物孤立於周圍世界外,影片中表示拍攝特寫鏡頭可以放大臉部細節,突出人物情緒,讓觀眾深刻感受角色的私密情感變化,或是透過寬景鏡頭呈現人物與背景間的大小差異,使其在遼闊空間中顯得非常渺小,增添無助孤獨之感。

由於孤獨與疏離都是逐漸形成的,《雲端情人》利用美好回憶的剪接片段,對比寂寞的現實生活,如此反差令觀眾更快速投入角色的情緒中,而透過極簡的拍攝風格,也能放大人物在影像中所呈現的孤單感覺,著重「少即是多」的畫面概念。

浪漫懷舊的視覺畫面

攝影指導Hoyte van Hoytema受到日本攝影師Rinko Kawauchi(川內倫子)的啟發,開始對日常生活中的事物進行攝影研究,有助於提升電影的質感與色調。ARRI ALEXA相機可以在低光源的室內環境下拍攝,Hoytema利用它拍攝許多室內及特寫的鏡頭,如夜間的主角住宅。(註:ALEXA為ARRI的底片風格式數位攝影機系統

35mm50mm的高速鏡頭可以加深角色之間的親密感,而無塗層鏡頭使他捕捉到美麗的鏡頭耀斑,為電影帶來浪漫的復古色調,如片中薩曼莎第一次看到事物的經驗。

理想中的烏托邦——極簡的場景設計

「從未來主義開始,我們希望它是一個非常舒適的世界。」

——KK Barrett《雲端情人》藝術指導

Spike Jonze和藝術指導KK Barrett想要創造出溫暖多彩的柔和世界,看起來乾淨又舒服,在那裡生活一切都很美好,但即使在如此完美的居住環境下,人們依然感到寂寞,這是他們想要呈現的,建立一個充滿孤獨的人居住的遼闊未來世界。

打造沒有車的未來洛杉磯

除了取景於洛杉磯外,製作團隊也分別至杜拜、香港、北京……等一些城市進行勘景,直到在上海浦東新區發現部分理想地點,那裡的街道寬闊筆直,能襯托高樓大廈,且高架人行道可以隔絕擁擠車潮與嘈雜的交通聲,完美詮釋嶄新而孤立的未來都市形象。

Barrett的任務就是融合洛杉磯與浦東兩大城市,利用特效加入部分大樓或招牌,結合所需要的都市元素,捨棄令人分心的廣告圖示,建構遠離喧囂的全新世界。

西奧多的辦公室與公寓

「所有的空間都是極簡主義的,這樣觀眾才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人物身上。」

——KK Barrett《雲端情人》藝術指導

「簡單的形狀,複雜的想法。」是身為極簡主義者Barrett的口頭禪,為了塑造主角西奧多遺世而獨立的形象,空間設計並沒有採用過多的裝飾及物件,而是運用光線和顏色,呈現乾淨的視覺畫面。

辦公室為觀眾看到的第一個場景,Barrett希望呈現令人羨慕又舒適的工作場所,他將位於洛杉磯的空屋打造成豐富多彩的辦公環境,過程並沒有重新粉刷牆壁,而是將彩色玻璃片貼在天窗上,利用不同時段投射進來的光線改變色調,片中的美麗紅色光芒就是如此。

剛離婚的西奧多花很多時間待在家裡,諾大的公寓空間代表著他內心的孤寂。Barrett在洛杉磯市中心找到一間空屋,可以透過大片玻璃窗眺望美麗景色,為了反映更多城市景象,而將實木地板打蠟使其更顯光澤,並設置木製的復古傢俱,圍塑溫暖木質氛圍。

《雲端情人》柔和溫暖的色調

「我們不僅想要透過色彩呈現溫暖的感覺,也希望顏色可以表現出特定的訊息。」

——Hoyte van Hoytema《雲端情人》攝影指導

以往科幻電影通常都選用藍、銀、黑白等色調強調神秘感,但《雲端情人》為了呈現溫暖舒適的氛圍,整部電影製作都以「紅色」為基調,服裝設計Casey Storm表示在挑選服裝與道具時,也都選擇鮮明亮麗的顏色,包含西奧多的紅襯衫在內,他的辦公室也以明亮的香蕉色為主,還帶有一點青草色。

攝影指導Hoyte van Hoytema還特別消除了藍色,他認為這樣做可以提升電影的豐富性,並賦予其統一性,透過相同色調加深觀眾對電影的印象,不必特地創造藍色調的憂鬱空間,來傳達西奧多是個孤獨的人,而是利用豐富多彩的環境,對比他內心的空虛寂寞。

 

「那裡的一切都很乾淨又多彩多姿,不過在我看來,卻是很適合呈現孤寂和疏離氛圍,那正是我們在這部電影裡想要創造的世界。」——Spike Jonze《雲端情人》導演 

在充滿文明與秩序的社會下,人們隨著時代的變遷不斷改變,科技與人之間的連結成為越來越多人關注的議題,《雲端情人》是Spike Jonze對未來世界的想像,電影透過和煦的復古色調與極簡美學,揭露隱藏在柔和城市背後,主角內心的寂寞與空洞,以創新方式呈現孤獨氛圍,憂鬱情緒溢於言表。  

 

文章:劉家寧  來源:nofilmschool , uproxx , vulture , wheretowatch , carpetbagger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