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擁抱生命的美好——《異星入境》以人為本營造科幻視覺

DCFS編輯部

2018/03/08

導演Denis Villeneuve接連交出兩部科幻大作《異星入境》及《銀翼殺手2049》,電影皆極富人文涵養,裡頭觸及諸多對於科技、人性、環境等議題,更值得當代影迷反思。

《異星入境》裡描述,語言學家Louise受軍方請託,試圖解開外星生物的語言之謎,卻意外認知她此生的命運。Denis Villeneuve與團隊創造外星文化,並以攝影、剪輯方式帶領觀眾,從女主角Louise的視野,進入神秘的科幻世界。

(內含部分劇透,慎入)

時間是一個圓——創造七足外星生物及其語言

「定義一個新物種、一種思維方式、文化或語言都非常不容易。」

——導演Denis Villeneuve

縱使《異星入境》改編自短篇小說《妳一生的預言》,但導演與藝術指導Patrice Vermette便依據外星生物的生命觀:非線性思維、過去與未來循環的時間觀,重頭設計他們的構造形貌。

劇中被稱為「Heptapod」擁有七足、形似章魚的外星生物,為多位藝術家、設計師的作品。最終由視覺設計師Carlos Huante統一風格,他形容「Heptapod」是巨大、模糊卻又安詳寧靜,彷彿該生物的存在,便能消弭人類的隔閡與衝突。Denis Villeneuve說:「Carlos Huante畫出真實的靈魂,而不僅僅是生物而已。」

神秘又迷離的圓型墨水字符

「Heptapod」由七足所噴射出的黑色圓型語言,原定設計團隊仿冒原始文化,製造出類似象形文字或代碼的字型,但藝術指導Patrice Vermette始終覺得過於「人模人樣」。

直到某天,他的妻子Martine Bertrand(為名服裝設計師)給了他靈感:運用墨水創造出迷離神秘的字符。而Patrice Vermette再加工讓字符便成圓形,更由墨水印漬不同的蜷曲變化,製造出百種的符號。例如:形狀較為厚重的代表語氣急迫性,反之則代表語調的平和,而帶有圖案中帶有「小圓鉤」的則是問句。

美麗智慧兼具的設計——外星船與內部空間

「我們想創造具美學的趣味風格,但它必須與文明、與我們頭腦所知道的一切不相容。」
——藝術指導Patrice Vermette

藝術指導Patrice Vermette放棄傳統外星船外觀,改以黑色微變形的橢圓狀設計,並且讓這12個被片中戲稱為「shell」的船隻,懸浮在距地面28英尺處,並未降落於地球。Patrice Vermette稱,這是讓人類反思:「我們離他們既接近又遙遠,而人類是否已做好準備,願意付出努力接納他們呢?」

進入外星船後,必須經過深邃的黑暗隧道,才能接觸到外星生物。Patrice Vermette解釋道,隧道代表外星文明的悠長歷史,因此隧道的牆面也類似沉積岩,隱喻著他們「智慧的累積」。Louise及科學家、軍方與外星生物交談的空間,製作團隊參考藝術家James Turrell對光影與空間的設計,讓外星生物端投射出柔和白光,映照在生硬的沉積岩黑牆,製造某種肅穆沉靜的魔幻美感。

「我們想要這種地球上找不到的和平感。」Patrice Vermette說。外星生物的黑暗空間,也對比人類軍方帳篷,前者黑暗整潔、寧靜有序,後者帳篷雖為白色但內部混亂嘈雜。

Louise一行人進入太空船的片段(約2:30處開始):

擁抱日常的美好與脆弱——以人為本的科幻片攝影

「我們對外星生物的看法,來自女主角的觀點,是以人性為基礎的。

——攝影指導Bradford Young

《異星入境》雖是科幻電影,但更關於主角Louise如何體會身邊世界,甚至是如何省思自己的命運,更重要的:如何面對女兒的死亡。因此導演Denis Villeneuve期待攝影捕捉的影像,能更富親密和日常感,「要能擁抱自然的光線,讓外星船看起來真實,就只是出現在一個糟糕的星期二而已。」

攝影指導Bradford Young也形容,該片的風格是「骯髒的科幻」,更富有人文氣息,而非展現視覺奇觀,受訪時他說:「我們都是父母,孩子的死亡甚至是我們不敢去想的。」因此,如何把Louise內心的敏感、脆弱帶入電影,成為攝影的一大課題。

兩種相機的選用——冷與暖的影像對比

Bradford Young使用大片幅攝影機Arri Alexa Plus拍攝,他認為數位攝影能將陰影拍得更加深邃。在進行攝影機運動時,攝影組也減少炫技成分,盡量維持低調運鏡,讓影像維持「自然且原始的風格」。

另一部份,Louise的閃回片段,描繪與女兒共度的美好時光,Bradford Young則改採更輕便的Alexa M機種,多採更自由、親密的手持攝影拍攝。Bradford Young說希望畫面能呈現如「溫暖的肖像畫」,對比其餘較為冷冽的影像。

替影像動外科手術——剪輯師的大刀闊斧

「我們可以調動這些時刻,並激發很多想像力。」——剪輯師Joe Walker

剪輯師Joe Walker整理大量鏡頭進行剪接時,他謹記導演的指示:這部片應要圍繞著Louise。例如:Louise在大學教室或家中看外星生物新聞時,Joe Walker沒有選擇新聞素材,而選擇放Louise臉部表情變化,強調她的脆弱與擔憂。

Joe Walker也試圖凸顯Louise與外在世界的不同。片中Louise和女兒的相處直接、緊密,軍事基地則充滿各式屏幕,顯示新聞、監視器或通訊畫面,嘈雜而紛亂,也預示著科技與權力的結合,可能導致分歧和誤解。Joe Walker將Louise和女兒的片段適時穿插,製造出差異感。

Joe Walker認為,剪輯的重點在於調整敘事結構,讓故事導向高潮點。例如:Louise在宴會上與尚將軍會面,及她打電話給尚將軍要求停戰,原為兩個獨立、有先後順序的情節。Joe Walker在剪接時發現,觀眾會完全猜到Louise將要做什麼,因此把兩段交叉剪輯,「那會更令人感到興奮、緊張,產生懸念。」

攝影指導Bradford Young形容Joe Walker像是個「心胸寬廣的外科醫生」,讓故事簡潔又情感充沛,觀眾可以輕易感受到人類對外來者的恐懼,也可以體認到女主角Louise的悲傷和勇敢。

「我們不得不讓電影充滿不一致性,
因為不希望觀眾陷入『一切都很美好』的想法,這在這部電影是錯誤的。」
——攝影指導Bradford Young

文字:黃鈞浩 | 來源:dailymailglobalnewspopularmechanicsarchitecturaldigesthollywoodreporterfilmdoctorindiewirenofilmschoolbritishcinematographerlatimesdeadlineprovideocoalition |圖片:imdbpoulpecornspace

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