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DC TALKS專欄|《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!》導演蘇三毛專訪

DCFS編輯部

2018/11/27

曾以《南方小羊牧場》的視覺設計,入圍金馬的動畫導演蘇三毛,近年來執導多部MV、廣告,在影視製作圈表現活躍亮眼。今年,他更交出首部長篇電影《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!》,以搞怪喜劇形式,描述主角李狂龍,欲擺脫控制欲強的五位姊姊,因而和轉學生小夢「假扮」男女朋友,和姊姊們展開一場對抗戰。

蘇三毛率領主創團隊,讓影像在現實與超現實間取得平衡,並與劇組、演員培養出深厚情感。採訪當天,影製所團隊來到導演家,雖空間不大,但佈滿各式書籍、收藏,陪伴他多年的貓兒「花花」,更於我們訪問時四處遊走,一如導演天馬行空的創意。他形容這部電影,既像他的初戀,令他牽心掛念;也像他的小孩,是他用心養育、傾心喜愛的處女作。

從畫動畫到拿起執導筒——蘇三毛走向電影的奇異路徑

「一切都是一步一步來,才發覺自己對『說故事』很感興趣。」

自小時候,導演蘇三毛便對繪畫與電影,結下不解之緣。他經常反芻電影內容,結合生活經驗與想像,透過畫筆描繪成圖畫,從四格漫畫漸漸轉入動畫領域,讓人物真正「動起來」,逐步踏入影像製作圈。

2006年,蘇三毛以短片《傳染》獲得台北電影節動畫類首獎,因而結識諸多電影導演:「當時國片的風氣,很流行在電影裡加入動畫,因此我被找去畫很多片頭或設計。」當時,他時常待在片場和劇組交流,也向侯季然、北村豐晴導演學習,進而萌發欲拍攝真人電影作品的想法。

自編自導電影碰壁,《五個姊姊》如一線曙光

蘇三毛熱愛喜劇,視周星馳為偶像,原定自編自導的首部長片作品,便是校園推理喜劇,但幾經折騰完成劇本後,卻遲遲未籌及資金拍攝,陷入困頓三年。這時,蘇三毛意外接獲群星瑞智公司邀約,執導《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!》(簡稱《五個姊姊》)。

「第一次看到劇本初稿的心聲就是:『幹,這個故事也太ㄎㄧㄤ了!』」陷入撞牆期的他,認為該故事極符合自身風格,因而決定順應這個機緣,全心投入製作本片:「或許可以藉機累積到更多經驗跟人脈後,再回頭去拍自己的東西。」

► 延伸閱讀:DC TALKS專欄|父予子的深情家書——《范保德》導演蕭雅全專訪

拿捏現實與超現實界線——調整劇本與設定視覺風格

「我們希望它還是一個現實的世界,只是發生的事情盡可能瘋狂。」

《五個姊姊》出自作家啞鳴的暢銷輕小說,首版劇本維持原著調性,聚焦於主角狂龍與小夢的愛情故事,且有諸多超現實設定,如姊姊們的某些特異功能。蘇三毛說:「我不是提姆波頓,還沒有人認識蘇三⽑,雖然這是一部二次元非寫實的電影,還是希望作品更具有人性。」因此,他與編劇討論加重著墨親情部分,使情節更能映照現實,引發觀眾共鳴。

(圖中盆栽,曾為李狂龍家中的陳設道具之一。)

兼具生活與奇觀感的美術陳設

關於狂龍家的陳設,蘇三毛與美術指導蕭仁傑(外號雞肉飯)的準則,即是具「生活感」。美術組依據角色特性精心規劃,像是四姊的空間,便依據其運動習慣,設有獎牌、拳擊手套等運動配備。「某根柱子上,甚至有每個人七年來的身高刻度。」他說,加上些許劇中人物的印記,更可增添生活氛圍。

結尾高潮橋段,原定僅是普通的園遊會,但為和多數青春電影有所區別,改為較特殊的「試膽大會」,也因此讓美術團隊有更多發揮空間。蘇三毛說:「每個攤位設計都很用心,像撈金魚撈的是眼球,賣飲料的是賣吸血鬼的血漿。」美術組有半數成員,在短短一周內製作、佈置出該場景,也令導演敬佩不已。

► 延伸閱讀:影視作品中的重要配角「佈景陳設」(上)——襯托角色與劇情

冬季攝影如噩夢——事先規劃與場勘缺一不可

「所有事情,都會在拍攝現場,突發奇想地蹦出來。」

雖全片攝影帶有某種「動漫」色彩,但蘇三毛仍強調,當初規劃時並沒刻意參考動漫作品,僅依情節設計鏡位。他與攝影指導黃柏雄和分鏡師,共畫下1000多顆鏡頭的分鏡圖,試圖維持電影「基於現實但荒謬的氛圍」,並依現場情形調整運鏡、構圖:「即使前製已經做到最詳盡,但那些也只是成品的50%而已。」

酷寒冬季,卻拍出甜美戀愛感

電影預定以明亮透析的色調,表現出青春喜劇的輕鬆氛圍,但由於時程安排,劇組僅能在冬季12月、1月拍攝,且拍攝地六和高中位於山間,氣溫經常只有10度以下,日照時間又過短,劇組僅能隨時依天氣狀況,更改拍攝日程:「我們還是有很多堅持,這部片就是要青春活力,該有藍天、陽光的場景就不能妥協。」

不過,蘇三毛卻對這「看老天臉色」的成果,意外地滿意:「冬天的陽光角度比較斜,陰影不會過深,比較有空氣感,也更有『戀愛』的感覺。」相較之下,夏天過於強烈的光線,恐無法呈現出柔和、舒適的視覺氛圍。

劇組就像一家人——蘇三毛執導演員的對策與方針

「拍第一部片我有很多的不確定,
唯一確定的是拍喜劇,劇組一定都要開心。」

拍攝時,最令蘇三毛欣慰的,莫過於相處融洽的劇組,包含眾星雲集的卡司,謝金燕、蔡凡熙、項婕如等人。為培養演員默契,籌備期進行演員訓練時,他更以玩桌遊、心理測驗等方式,增進彼此情感:「當大家培養出相同的幽默感、價值觀時,拍戲、表演時的頻率就會是一致的。」

演員間的歡樂氣氛,仍持續至拍戲時,在片場嬉戲玩耍、惡整彼此,甚至自煮火鍋,彷若家人般情感緊密。蘇三毛說,這是拍攝喜劇時的最佳狀態,為使演員更加入戲,他還開設電影片單、歌單,與劇組談論漫畫《亂馬1/2》,讓他們得以想像電影的奇異氛圍:「我必須要洗他們的腦,讓他們在表演時,相信這個電影裡的世界。」

有時仍得狠心對演員,耗時兩天的雨戲拍攝

片場氣氛輕鬆之餘,幾場較緊繃的情感戲拍攝,仍不允許掉以輕心。片末,狂龍與小夢在大雨中,挽救試膽大會攤位時的爭執場景,原定在飄著小雨的清晨,進行大部分的對話;但實拍時,則因無法表現出角色的強烈情緒,才改於狂風暴雨中拍攝。

「作為一名導演,我還是太善良了,一開始真的捨不得他們淋雨。」蘇三毛說:「但有時演員未必只希望現場氣氛好,也會希望作品呈現得更好。」而後拍攝時,由於製造風浪的風機過於大聲,導致演員無法聽到導演指示,也僅能靠嘴型對戲。其中一次拍攝,演員項婕如因跌倒而受傷,但仍在大雨中盡力演出,也令導演刮目相看。

► 延伸閱讀:螢幕中的雨都是真的嗎?經典電影《萬花嬉春》雨景拍攝分享

珍視唯一處女作——把作品看做自己的小孩

「導演一定要喜歡自己的作品,因為他要撐在所有人的前面。」

蘇三毛為這部處女作傾盡全力,甚至發願吃素,只為求拍片順利。但卻在進入後期時,身邊伙伴日益減少,再加上電影因故延後檔期,宣傳團隊也銳減的狀態下,越發為自己的作品擔憂。他說,尤其在上映前一天,備感巨大壓力:「導演的人格、價值觀,都會在電影裡被一覽無遺,感覺真的超級赤裸。」

每當他對作品產生懷疑時,他便會回頭再檢視《五個姊姊》,至上映前最少也看過20次以上。「老實說每次看我都很喜歡,對我來說這批很『純』,它保留了我第一次拍片時的童心。」蘇三毛感性地說:「因為裡面有很多完美的瑕疵,我會覺得很不捨,等以後修正了,我可能再也拍不出來這樣的電影了。」

蘇三毛將其個人活潑、搞怪的創作手痕,注入《五個姊姊》之中。他對待作品與創作,正如劇中五個姊姊疼惜著主角李狂龍,也像他細心照料多年的貓兒花花,始終細膩且充滿熱忱。他說:「導演一定要熱愛作品,你做出來的就要對它負責,它是你的小孩,你要相信它是好的,創作才真的會好。」

《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!》電影預告:

TALKS:蘇三毛(蘇文聖) | 採訪撰稿:黃鈞浩 | 平面拍攝:蔡岳峻
攝影協助:張崇文、連梓璇 |  現場協助:劉家寧、林怡廷 | 圖片提供:群星瑞智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