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〈Cellophane〉神祕符號構築前衛影像,Björk御用MV導演的創意腦洞

DCFS編輯部

2019/06/10

2019年4月,英國音樂才女FKA twigs(小枝女孩)發布最新MV〈Cellophane〉,以鋼管舞及超現實視覺元素,創造虛實互動的奇異風格。而其背後的創意操刀手,即是來自洛杉磯的美籍華裔導演Andrew Thomas Huang。

Huang長年以大膽、前衛的實驗作品聞名,透過展現身體和內心的連結,他的創作不僅在藝術及商業領域皆有所成就,與冰島創作歌手Björk(碧玉)的多次合作,更讓兩人的創意得以相互激盪,拍出新穎的VR(虛擬實境)影片。

文內將介紹Andrew Thomas Huang的創作風格及其作品,看他如何將手工製作、實境拍攝和動畫技術結合,並以象徵主義、未來文化等元素,挖掘影像背後的深刻內涵,打造夢境般的藝術世界。

大膽嘗試前衛藝術風格,加入象徵、隱喻符號

「既然我們能夠靠創作來替自己發聲,
那為什麼不去用好玩又腦洞大開的方式來做呢?」
——導演 Andrew Thomas Huang

導演Andrew Thomas Huang畢業於南加大美術及動畫學系,兒時即曾接觸繪畫、木偶製作、定格動畫等創作,並學習拍片、剪接等技術,讓他因此具備完成影片製作多項環節的能力。在2007年時,Huang於Youtube上傳自己的動畫短片〈Doll Face〉,意外引發熱烈迴響,正式開啟他的影像創作生涯。

受到製作公司的青睞後,Huang開始拍攝一些MV、廣告作品,但他苦於無法突破既定風格,於是在2012年製作短片〈Solipsist〉,以色彩搶眼、造型奇異的視覺風格,再次博得眾人關注,更促使歌手Björk主動邀約合作。

〈Solipsist〉探索肉體恐怖和精神狀態

「歷史上的神魔鬼怪,都是以象徵性、抽象性的概念表現。」Huang表示,透過打造像是怪物般的生物,創作者可以喚醒生活裡被扭曲的現實,而影片色彩豐富、詭譎的視覺語言,及具身體意象的觸手及變形肢體,則令其既有肉體恐怖電影的外觀,亦充滿大量描繪精神狀態的象徵符號。

為完成短片,Huang前後耗費近一年的時間,將蒐集到的紗線、石塊和毛絨物等實體素材,以手工製作成各式道具,並令演員於綠幕前帶妝演出,再以After Effect增添超現實動態,使影像保有真實的生命力,他解釋:「如果太過依賴後製,所有人都將察覺到電腦動畫的存在。」

〈Interstice〉神祕舞蹈解構文化符號

影片發想自中國的舞龍舞獅,Huang利用大量象徵符號,讓非裔舞者集體裝扮深紅色中東面紗、土耳其黑色頭盔,及中國藍色指甲套等配件,以凌亂破碎的舞蹈動作,創造具有權力關係、凸顯東方刻板印象的詭譎驅邪儀式,他表示:「用邪惡的面孔來嚇跑邪惡的力量,就是我想創造的奇異感受。」

同時,Huang安排發源自紐約布魯克林的軟骨舞(Flex Dance)呈現,並指示:「我希望你們能盡可能地在布料後頭不停地出現、消失。」藉此增添恐怖氛圍;而他選擇以每秒48格的速率拍攝,及模仿日本宮廷音樂的高音笛聲配樂,更使舞蹈過程看起來緩慢、神秘,充滿形上美學的色彩。

►延伸閱讀:視覺光彩奪目,嘻哈音樂MV教父Hype Williams顛覆影像思維

與歌手Björk合作拍MV,勇於嘗試新興VR技術

「比起描述時間,VR技術更像是一種描述空間的媒介。」
——導演 Andrew Thomas Huang

自短片〈Solipsist〉發布後,導演Andrew Thomas Huang即受到歌手Björk邀約,並為她拍攝MV〈Mutual Core〉、〈Black Lake〉、〈The Gate〉等,儼然成為Björk的御用導演。而Björk大膽、熱情的創作態度,也令他極力讚賞:「她真的是一位非常具有前瞻性的女士。」

兩人除拍攝一般MV,亦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,共同辦理Björk的創作回顧展,更將〈Black Lake〉投射到展場銀幕上,並搭配燈光互動裝置,打破觀者與影片的觀看方式,創造充滿沉浸感的觀影體驗。

〈Stonemilker〉摸索VR的表現形式

結束回顧展後,兩人決定嘗試以GoPro出產的VR攝影機,拍攝Björk的首支360度全景虛擬實境MV。為此,劇組清晨6點便來到冰島首都的最西端島嶼,秉持龐克文化的精神,於2小時內捕捉純潔、隨性的畫面,而Björk隨著歌曲旋律,自發性擺動身體的即興表演,也令MV充滿空靈氣質。

「我必須思考,我該如何透過她的動作來控制影片節奏?」Huang解釋,雖然拍攝過程沒有場面調度,但他仍希望以三幕劇結構,表現整支MV的開頭、中間和結尾。因此,Huang利用After Effect的遮罩功能,控制Björk在畫面上出現和消失的時機點,協調畫面和歌曲的搭配,卻也導致後製過程變得相對複雜。

►延伸閱讀:穿梭於虛實之間,《一級玩家》透過VR真實拍攝虛擬宇宙「綠洲」

〈Cellophane〉刻劃脆弱身心,自然元素塑造奇異影像

「當我可以清楚知道另一個藝術家想要做什麼時,
我們就已經是在用同一種語言溝通。」
——導演 Andrew Thomas Huang

早在拍攝前,歌手FKA twigs即欲以這首歌的MV,表現自己歷經健康惡化和感情變故後的心境,而導演Andrew Thomas Huang在與她詳談後,便立刻手繪分鏡腳本,共同討論故事及畫面的表現手法,希望能夠呈現追求卓越狀態時,每個人都會面臨到的種種挫折。

為表現從華麗登場到殞落消失的反差,FKA twigs勤練鋼管舞6個月,並於MV裡親自上陣;Huang則設計鏡面地板,以及結合FKA twigs臉龐和人面獅身像的CG生物。而在看見地板成品後,Huang更興奮地表示:「他媽的,這真是塊漂亮的地板。如果能在反射裡看見那隻生物,該有多酷啊?」

在設計結尾的洞穴時,Huang決定以自然元素岩洞圓珠(Cave Pearl)為靈感,並與《真寵》藝術指導Fiona Crombie合作,利用黏土球和小鉚釘,模擬岩洞圓珠的外觀,而大量的低溫泥漿,也令場景看起來更濕黏,以便加強FKA twigs最終身心破碎、脆弱的狀態。

►延伸閱讀:緊貼音符的空間轉換,《雲端情人》導演再創魔幻舞蹈廣告

「我一直想嘗試大製作,但我認為我想說的故事都沒有市場性……
當然,這也可能只是我的不安感罷了。」
——導演 Andrew Thomas Huang

雖然導演Andrew Thomas Huang的作品,常以新奇、前衛的表現手法,呈現關於生命、身體或文化等探索,令人不時感到詭異,但他堅持自己從未打算以嚇人為目的,並解釋:「我所創作的主題,總會回歸到身體的意象,並無可避免地令人感覺不舒服,但若這就是觀賞我的作品時的副作用,我想這也只會是一件好事。」

文字:邱昶維|來源:thewildmagazine, filmmakermagazine, stashmedia, crackmagazine, tv.booooooom, vice, redbullmusicacademy, thefader, creativereview, weareplaygrounds|圖片來源:andrewthomashuang, smh, medium, sniffers 

想知道更多電影製作技術嗎?來親身學習「幕後做的事」!

電影將人們的想像具象化,訴說一場又一場的大冒險。近日,影製所將推出「當我活在電影美術裡」工作坊,邀請到《生生》美術指導吳忠憲老師,帶領學員從美術的角度認識電影創作的一環,親自體驗佈景道具製作的流程與方法......

►完整活動資訊介紹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