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《名偵探皮卡丘》實景搭配視覺特效,創造不毀童年的真人電影

DCFS編輯部

2019/06/07

《名偵探皮卡丘》為知名遊戲精靈寶可夢首部真人電影,內容講述少年提姆為了尋找失蹤的警探父親,陰錯陽差與父親的寶可夢皮卡丘搭檔,展開一場循著線索抽絲剝繭、揭開陰謀論的冒險。

除電腦特效外,製作團隊亦透過實地取景與底片拍攝,呈現虛擬世界萊姆市的真實感,賦予逗趣可愛的寶可夢生命,使電影更貼近現實。本文將從幕後製作的角度,探討《名偵探皮卡丘》成功擄獲人心的秘密。

減少綠幕使用,實景實地建構出寶可夢世界

「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,是將卡通角色與人類故事、情感結合,

讓觀眾打從心裡相信寶可夢真的在那裡。」

—— 《名偵探皮卡丘》導演 Rob Letterman

導演Rob Letterman曾聯合執導過動畫《鯊魚黑幫》與《怪物大戰外星人》,之後轉戰真人電影,獨立執導了改編自經典童話、著作的《格列佛遊記》與《怪物遊戲》。兼具動畫電影與真人改編電影的製作經歷,使他在《名偵探皮卡丘》中,取得了電腦動畫與真人演出之間的絕妙平衡。

通常真人結合動畫角色的電影,大多採用大量的綠幕,透過低成本且高效率的後製技術來完成電影,但《名偵探皮卡丘》正好相反。Rob Letterman與劇組更實際前往英國倫敦、蘇格蘭高地等地拍攝,為的就是讓這個虛擬世界能更加真實。

「拍攝並沒有使用很多的綠幕,因為導演Rob Letterman想盡可能實地取景,所以我們於蘇格蘭高地、河谷場景拍攝了幾週,導演對於這樣的作法有先見之明,因為寶可夢是科幻的角色,置於現實背景中能更加凸顯它們。」飾演主角提姆的演員Justice Smith表示。

以倫敦為主體,結合東京、紐約特色的虛擬萊姆市

劇情設定上,萊姆市(Ryme City)為人類與寶可夢和平共處的虛構城市,由於《名偵探皮卡丘》是美日合作的電影作品,美術設計上即捨棄單純仿製遊戲、動畫建築地標的做法,取而代之的是以東京新宿街景為啟發,結合倫敦與紐約的都市風格,形塑一個文化交雜的新天地,再以後製擴展天際線、修掉倫敦著名地標等,呈現更為遼闊的空間感。

「簡單來說,萊姆是必須是個結合熟悉感、與未知領域的現代都市中心。」美術指導Nigel Phelps認為,如果片中所有電影場景都是遊戲動畫與卡通場景的還原,感覺較容易失真。「某種程度上我們避免這麼做,只留一些可以象徵寶可夢宇宙的線索,維持電影的真實感。」

使用35mm底片拍攝,呈現自然粒子質感的畫面

「雖然這麼說有點不知羞恥,但我們確實想讓它看起來像是《銀翼殺手》。」

——《名偵探皮卡丘》攝影指導 John Mathieson

曾擔任《神鬼戰士》、《歌劇魅影》、《X戰警:第一戰》以及《羅根》等大片的攝影指導,在數位攝影盛行的時代,John Mathieson依舊喜歡使用底片拍攝,即便《名偵探皮卡丘》為遊戲改編成的電影,他仍堅持貫徹自己的信念。

「底片拍攝最大的好處,就是能夠捕捉並忠實呈現鮮明的色彩。」John Mathieson解釋:「如果用數位攝影拍罌粟花紅,可能會變成英國郵筒的紅,但使用底片會好得多,我們能更自由地拍出奇異的紫色調,或各式不同濃淡階調的藍色。」

致敬黑色電影的復古風格

早期好萊塢帶有犯罪、推理以及善惡掙扎情節,並且背景灰暗、對比強烈的偵探類型電影,大多被稱之為黑色電影(Film noir),而近代許多類似風格的電影會被稱作新黑色電影(Neo-noir),攝影指導John Mathieson則希望能呈現出近似於《銀翼殺手》般的科幻黑色電影風格。

儘管《名偵探皮卡丘》基本上都是繽紛、炫目的色彩,但有某些片段的陰影對比強烈,甚至充滿詭譎的氛圍,比如男主角與皮卡丘在燈光昏黃的家中初次見面,以及後來找上魔牆人偶(Mr. Mime)向它逼供等片段,導演與攝影為電影加入了這些新黑色元素卻毫不違和,在契合「偵探」題材上別具用心。

►延伸閱讀:底片混合數位攝影,《不可能的任務:全面瓦解》呈現精緻動作場面

視覺特效團隊依據生物學,呈現真實世界的寶可夢

「那些卡通角色被創造出來的時候並不真實,

不管是眼睛到頭,還是四肢到身體的比例等等,全都是我們要面臨的挑戰。」

——《名偵探皮卡丘》視覺特效總監 Erik Nordby

「要加上各種現實的細節,又要忠於原本的角色形象,在任何情況下,它們(寶可夢)都必須是可愛的。」視覺特效團隊MPCMoving Picture Company)總監Pete Dionne說明日本寶可夢公司對這部真人電影的要求,強調不能有尖牙利齒、睫毛跟可怕的指甲。

製作過《與森林共舞》的MPC團隊,對於將動物動畫化已很有經驗,但這次面對的是這些在大眾心中,已經有根深蒂固形象的2D卡通角色,絕對是不一樣的挑戰。除了滿足粉絲忠於原著設定的高標準,還要考量卡通角色能以不合理的角度彎曲、延展身體,並於生物學的限制範圍內達成這些條件。

為此,團隊早在電影開拍前一年就做足了準備,參訪動物園、諮詢動物專家,更找了現實中的動物與各個寶可夢做比對,模擬其真實外觀。比如:皮卡丘的現實模板,即是由狐猴的動作模式、兔子的毛以及蜜袋鼯的眼睛所組成。「我們還參考了鬥牛犬相互嬉鬧的片段,來製作妙蛙種子這樣的生物。」Pete Dionne表示。

►延伸閱讀:《艾莉塔:戰鬥天使》驚豔視覺特效,詹姆斯卡麥隆再創里程碑

寫實版寶可夢插畫家協助設計角色

插畫家RJ Palmer曾於2012年在知名粉絲創作網站上,發布寫實版寶可夢系列作品,引起眾多迴響與關注,也吸引了《名偵探皮卡丘》美術指導Nigel Phelps的目光,此次拍攝更被聘請擔任概念藝術家,與視效團隊合作塑造現實世界的寶可夢形象。

視效總監Erik NordbyMPC團隊初期在處理寶可夢輪廓時,形容卡通皮卡丘的形狀就像一袋馬鈴薯,因此需要概念藝術家的協助,建構寶可夢的骨架,最後才放上肌肉、脂肪與毛皮。不過RJ Palmer原本的作品,對於電影來說太過寫實了,仍須不斷的修改與嘗試,才能成功設計出結合寫實與可愛元素的寶可夢。

「整個過程像是研究解剖學。」視效總監Erik Nordby說:「我們要了解肌肉組織、骨骼架構與脂肪總量,還有毛皮以及動態的毛的該如何反射光影,畢竟現實中沒有這種黃色的毛。」而對於「讓皮卡丘長毛」這樣的爭議,他表示被問到這樣的問題,會先反問對方:「它本來就應該有毛,如果沒有,那它會是什麼樣子?」

►延伸閱讀:導演提姆波頓的暗黑童話——《小飛象》栩栩如生的CG角色設計

《名偵探皮卡丘》幕後花絮:

文字:黃威來源:gamespot, screenrant, time, filmschoolrejects, insider, nerdist, wired, culturetrip, thenytimes圖片:imdb, deviantart nerdist, screenrant, filmschoolrejects, culturetrip

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