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《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》打造實體怪物,多種配樂交織恐怖氣氛

DCFS編輯部

2019/08/16

《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》改編自美國作家Alvin Schwartz的同名恐怖童書,由金獎導演Guillermo del Toro(吉勒摩戴托羅)監製,《驗屍官》導演André Øvredal執導,聯手創作這部充滿都市傳說色彩的怪誕之作。

本片取材自書中的數個獨立篇章,並將故事設定於動盪的1968年美國鄉鎮,透過一群青少年朋友的視角,揭露現實世界的黑暗與秘密,而片中駭人的怪物造型,以及驚悚的配樂設計,也為電影增添獨特的恐怖魅力。

醞釀多年的拍攝計畫,兩位恐怖大師的合作契機

「我喜歡建立期待和懸念,因為這關於鏡頭、演員、聲音和戲劇張力。
它們是電影最純粹的部分,而我享受其中。」
——《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》導演 André Øvredal

早在十幾年前,監製Guillermo del Toro就已經著迷於原著魅力,並收購9張書中出自插畫家Stephen Gammell之手的原稿圖紙,期待有朝一日能夠改編成電影。直到2016年,del Toro驚豔於導演André Øvredal的作品《驗屍官》後,他隨即提出合作邀約,開始籌備拍攝本片。

「我必須找到一個概念去涵蓋整個主題。」del Toro表示,為了清楚連貫原著裡的多篇鬼故事,他與編劇決定以1968年的美國越戰時期為背景,並參考電影《站在我這邊》、電視劇《末日逼近》等,希望透過當時的青少年冒險故事,表現童年階段的終結:「在1968年到1969年之間,很多事情都被永遠地改變了。」

吉勒摩戴托羅的傾力相助

「Guillermo del Toro是一位專注於剪輯的大師級人物。」導演André Øvredal表示,儘管他是受聘於del Toro,卻也擁有非常自由的創作空間,並能以自身擅長的鏡位調度、光影設計,及演員動作指導等,展現驚悚氛圍,而在完成導演剪輯版後,他亦在del Toro的協助之下,創造出更為緊湊、刺激的敘事步調。

此外,在del Toro的堅持之下,本片怪物造型幾乎都是實體妝容。除了邀請他曾合作過的專業雕塑師、特化師,以及《水底情深》特效公司Mr. X參與製作之外,del Toro也親自監督怪物設計過程,讓Øvredal盛讚:「這全都歸功於Guillermo的熱忱,能夠實際拍攝怪物,真的減少我們很多困擾。」

 延伸閱讀《驗屍官》真人演員扮演屍體,以多變攝影視角揭露深層恐懼

實體還原經典怪物造型,特殊化妝輔以特效製作

「以前,希臘人會在表演時戴上面具,加強他們的人物特性。
而我們,正是承襲這種傳統戲院的面具文化。」
——《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》監製 Guillermo del Toro

「我們必須創造能夠嚇到小孩子的東西,所以不斷嘗試妝容的過程,真的非常重要且特別。」生物特效總監Mike Elizalde解釋,由於監製Guillermo del Toro希望這是一部適合孩童觀看的電影,因此在創造怪物時,團隊必須思考一些能令孩童恐懼的特徵。

為了完整還原怪物面貌,特效化妝團隊不但將他們的雕塑作品照,以Photoshop疊合書中插畫,藉此進行細部調整,也積極與特效團隊合作,加強雕塑無法完成的任務,例如面部肌肉的變化、流口水等,使最終銀幕上的怪物形象,有90%來自實體雕塑,另外10%則來自電腦動畫。

腐朽的稻草人Harold

「導演不希望Harold看起來像個人,它必須像一個在陽光底下逐漸腐爛的面具。」Elizalde表示,稻草人Harold的形象,除了是以連身衣和乳膠面具,創造詭異外觀之外,演員Mark Steger僵硬如木頭般的肢體表演,更是塑造其驚悚形象的關鍵因素,成功帶動故事開頭的氣氛。

枯瘦的腳趾怪The Big Toe

由特化師Norman Cabrera執行,演員Javier Boutet飾演,腳趾怪的身體,主要是以多塊物件拼貼而成,演員既要戴著充滿皺紋的臉部面具、突出的牙齒模型,身體也要塗上大地色調顏料,打造像是骷髏般的死屍狀態。而怪物缺少的拇指,則是先讓演員穿戴綠色趾套,再透過後製消除完成。

肥碩的蒼白女The Pale Lady

「蒼白女是最難雕塑的怪物形象,因為她的表情慈祥,甚至有點好笑、可愛,卻是非常邪惡的存在。」監製Guillermo del Toro解釋,蒼白女主要是由特化師Mike Hill完成,演員Mark Steger的手臂必須先被塗滿白色壓克力顏料,再繪製皮膚表面的血管紋路、穿戴寬厚的無縫白色發泡乳膠套裝,藉以表現其詭譎的外表。

扭曲的咆哮人Jangly Man

電影原創的咆哮人,同樣是特化師Mike Hill打造,並由柔體雜技演員Troy James飾演。由於James演出時會完全翻轉四肢方向,使他的怪物雕塑相對困難,Hill表示:「咆哮人是由不同年齡的身體部位組成,我們必須讓它顯得枯瘦。」並補充:「我們做了一顆上下顛倒的頭。當James倒著行走時,頭就會是正的。」

 延伸閱讀怪物創造機!進入金獎導演Guillermo del Toro的恐怖之家「Bleak House」

量身打造怪物的專屬配樂,多種樂器創造獨特氣氛

「我們認為,每一個恐怖片段都有屬於自己的『核心聲音』。」
——《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》配樂師 Anna Drubich

本片配樂是由Anna Drubich和Marco Beltrami共同創作,在參考導演與監製的意見之後,他們選擇以管弦樂搭配電子樂,並隨機結合有趣的聲音,如女聲、低音管等,試圖為每一個怪物打造獨特出場配樂,Drubich表示:「恐怖片裡的音樂是非常關鍵的要素,如果沒有它,許多場景都將會顯得乏味。」

「這裡有許多不同的聲音素材,我們想用它們來闡述故事。」Drubich解釋,這部電影的配樂,就像是一個完整的樂譜,卻又包含許多的轉折點;其中,稻草人Harold的音樂,來自毀損的斑鳩琴和原聲吉他,而腳趾怪是銅管樂,紅點是弦樂,蒼白女是木管樂,咆哮人則是打擊樂。

為了確保配樂能夠替故事加分,Drubich創作初期常把自己關在家裡,專注於生活裡的各種噪音,想像怪物的存在,而在完成配樂後,除了積極與導演、監製溝通之外,Drubich也會邀請10歲女兒聆聽配樂,讓即將觀看這部電影的小朋友,直接給予最具參考價值的反饋。

另外,考量致敬Steven Spielberg(史蒂芬史匹柏)安培林娛樂公司的電影風格,本片配樂也採用不少60年代的歌曲,從中加強電影氛圍,Drubich讚賞:「這些悠長的旋律和象徵60年代的事物,真的喚醒許多復古的情景。」

 延伸閱讀《我們》以服裝打造全新駭人形象,剪接、配樂深化驚悚氛圍

「恐怖電影可以告訴你:『這世界有黑暗的一面,但不用擔心。』
我認為,這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」
——《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》監製 Guillermo del Toro

面對觀眾質疑,恐怖電影為何要拍給孩童看時,監製Guillermo del Toro回應:「如果你有正確的心態,你能夠在驚嚇和血漬之外看到人性。」並補充道:「這個世界真正恐怖的悲劇就是——父母永遠不會跟孩子交流這些事情。」

《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》幕後花絮:

文字:邱昶維|來源:forbes, cinelinx, udiscovermusic, dreadcentral, vulture, avclub, variety, dailydead, comingsoon, slashfilm, hnentertainment, indiewire, gizmodo, ign, businessinsider|圖片來源:ajc, bloodydisgusting, hollywoodreporter, silverscreenanalysis, noovie, twitter, withanaccent, youtube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