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《我們》以服裝打造全新駭人形象,剪接、配樂深化驚悚氛圍

DCFS編輯部

2019/04/01

恐怖懸疑電影《我們》,由美國導演Jordan Peele(喬登皮爾)執導,講述一家人來到海濱小屋度假後,遇見多次不祥徵兆,而後發覺一群與他們長相相仿的人們突然出現,且打算闖入小屋,將他們殺害。

本片是繼《逃出絕命鎮》後,Peele再次挑戰驚悚題材,透過他獨特的創作視角及作品致敬,不僅承襲前作特色,打造出神秘而宏大的世界觀,其精彩的服裝、剪接及配樂等設計,更成功融合恐怖和喜劇調性,以獨一無二的美學風格,開創新一代驚悚電影風範。

(以下可能有雷,請斟酌閱讀。)

受經典影視作品啟發,奠定明亮的驚悚氛圍

「嗯,你知道的,我想要做一部充滿彩蛋的電影。」
──《我們》導演Jordan Peele

《我們》的原文片名Us,既可解釋為「我們」,亦為縮寫的「美國」。導演Jordan Peele解釋,故事雖以非裔家庭觀點出發,但其背後試圖探討的議題,不僅止於種族,更關乎特權、控制及當代美國等主題,使本片相較《逃出絕命鎮》,蘊藏更深遠的創作想像。

「我們最大的敵人就是『我們』。」Peele表示,受到美國經典電視劇《陰陽魔界》單元劇〈Mirror Image〉的啟發,他對分身、雙重性等概念,一直都有濃厚的興趣;因此,Peele不僅設計剪刀、兔子和複製人等意象鮮明的符號,供觀眾自行解讀。故事選擇開展於80年代,也是諷刺該時代社會充滿虛偽的和諧表象。

根據《大白鯊》、《鬼店》、《活死人之夜》等經典驚悚電影的視覺風格,Peele發現,那些如田園詩般的美妙場景,正是暗藏恐怖元素的絕佳之處;因此,本片除有不少畫面仿效上述電影,其影像充滿明亮色彩,亦是以此鋪陳驚悚氛圍,Peele表示:「我最喜歡的恐怖畫面,就是顛覆所有的美好畫面。」

此外,為創造恐怖和喜劇兼備的敘事風格,Peele特意增添寫實色彩,以日常的家庭衝突,取代類型電影的公式化情節,讓電影中的情境更加逼真、有趣,而人物反應也更貼近現實,加強故事與觀眾之間的連結。

► 延伸閱讀:《逃出絕命鎮》預算不高,更要善用器材

服裝創造全新恐怖形象,從細節透露劇情線索

「我的工作是幫助演員創造角色,
你們真的不用太注意到故事裡的服裝。」
──《我們》服裝設計Kym Barrett

片中的四位家庭成員,在個性上各有特色;因此,服裝設計Kym Barrett,便透過不同的衣服穿搭方式,彰顯他們的差異。例如,媽媽Adelaide的服裝以中性色為主,其旨即在表現她的「正常」,但衣領的V字型設計,卻又令自然光能藉由她的胸口反射到臉上,以此創造出具有恐怖、懸疑感的底光。

「我喜歡在服裝上添加少數人能察覺的線索。」Barrett表示,除彰顯人物個性,暗示80年代氛圍、故事謎底,亦是她的任務之一。其中,兒子Jason身穿Steven Spielberg(史蒂芬史匹柏)的《大白鯊》電影印花T-Shirt,以及女兒Zora衣服上的越南語thỏ(兔子),皆為Barrett精心埋藏的彩蛋。

恐怖分身的詭異裝扮

「連身衣是適用於所有人視覺形象的化身。」Barrett解釋,為加強本體與分身的相同,她刻意選擇能表現人類骨骼的連身衣,並透過裁短袖子、褲管,以露出演員的腳踝及手腕,讓觀眾能輕易察覺兩者體態的相似性,而Barrett也選用啞光紅(Matte red)作為主色,藉由減少服裝反光,象徵血液、神秘等特質。

Barrett透露,這些分身們穿著,其實是參考自Michael Jackson(麥可傑克森)在〈Thriller〉MV裡的穿著,而其使用的武器金色剪刀,以及用以保護手部的棕色手套,也受到電影《半夜鬼上床》殺人狂Freddy Krueger的經典造型影響,而劇組即是依據這些80年代流行文化發想,成功打造出獨特的恐怖形象。

► 延伸閱讀:奈沙馬蘭驚悚新作《異裂》,以「色彩」隱喻角色性格與經歷

剪接塑造驚悚場景,詭異配樂引領人心

「有一個非常好的短期記憶,和一個非常糟的長期記憶,
對剪接非常有幫助。」
──《我們》剪接師Nicholas Monsour

由於導演Jordan Peele較注重場景的塑造,而非特定鏡頭之間的連接,使得剪接師Nicholas Monsour常能放下劇本,以開放的實驗心態,直覺地編排各個場景;因此,他總會在剪接工作完成後,待數週後再重新檢視,以便保持客觀視角,為鏡頭順序的安排做出更好的選擇。

「所有事情都關乎節奏、鋪陳、預期和高潮。」Monsour解釋,為創造令人毛骨悚然的場景,他通常會在剪接時,避免加入任何配樂,只保留對白及音效,以便設計懸疑感,使長時間沒有事件發生的畫面,也能產生詭異的氛圍,而待剪接完成後,只要再加入配樂,即可令觀眾完全進入角色及情境之中。

詭譎的弦樂及人聲運用

「配樂聽起來要像是來自於你,而不是另一個宇宙的入侵者。」配樂師Michael Abels解釋,由於片中本體與分身的設定,他在創作配樂時,非常注重「雙重性」的展現,並以揚琴、提琴等弦樂器,及不同音色的人聲,創造詭譎效果。

例如:演員Lupita Nyong'o與自己的分身決鬥時,配樂《Pas De Deux》即以小提琴和中提琴的高低音來回交錯,並以大提琴和低音提琴作為低音聲部,製造不和諧的旋律。而由兒童及成人合唱,但歌詞毫無意義的配樂《Anthem》,更是Abels為分身們精心打造的戰歌:「他們是有組織的,而且他們非常憤怒。」

► 延伸閱讀:《噤界》全片對白少於一百句——「無聲」電影的赤裸殺機

「配樂要傳達的,正是這些分身被折磨的情緒。」
──《我們》配樂師Michael Abels

近期,導演Jordan Peele在受訪時坦言,前作《逃出絕命鎮》與《我們》之間,確實有存在於相同宇宙的可能性,且他正以「四部曲」為計劃來執行其他主題。儘管兩部電影之間,似乎真的有線索可以連結,但Peele仍神秘地表示:「我是個有能力在完美計畫之中變通的人。」

《我們》幕後花絮:

文字:邱昶維|來源:movieweb, theverge, polygon, npr, theguardian, fashionista, theatlantic, ew, seriouslyphotography, premiumbeat, filmmusicmag|圖片:elitedaily, metroweekly, theverge, usatoday, imdb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