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《驗屍官》真人演員扮演屍體,以多變攝影視角揭露深層恐懼

DCFS編輯部

2019/03/15

2016年的恐怖懸疑電影《驗屍官》,由挪威導演André Øvredal執導,講述一具無名女屍意外被人發現後,擔任驗屍官的父子倆在解剖的過程中,因察覺女屍諸多的死亡疑點,開始被迫面對一連串的超自然現象,並從中揭開可怕陰謀。

由於本片出色的編導、製作水準,將幽閉空間內的恐懼壓力,發揮淋漓盡致,不僅曾於金馬奇幻影展引發轟動,更備受《水底情深》導演Guillermo del Toro(吉勒摩戴托羅)、恐怖小說家Stephen King(史蒂芬金)等人讚賞,無疑是近年不可多得的恐怖傑作。

(以下有雷及部分血腥畫面,請斟酌閱讀。)

受溫子仁《厲陰宅》啟發,意外收穫優秀劇本

「我總是努力讓恐怖事物變得更有說服力,而非毫無道理。」
──《驗屍官》導演André Øvredal

導演André Øvredal曾以偽紀錄片《追擊巨怪》打響知名度,但之後卻苦無作品產出,直到他看見溫子仁執導的《厲陰宅》後,立刻受到片中多個精彩橋段啟發,決定主動向電影公司徵求恐怖片劇本,才獲得拍攝《驗屍官》的機會。

「這是一個非常聰明和成熟的劇本。」Øvredal表示,本片編劇功不可沒,不僅設計以福爾摩斯式的調查過程,將謎團圍繞在一具屍體上,描述父子情感之間的緊張關係亦相當到位,他笑稱:「我不過是個有幸能把名字,放在製作名單上的混蛋罷了!」

實地走訪驗屍場所

為使拍攝盡可能地符合真實,劇組除需理解驗屍過程、觀看解剖影片,還因此蒐集到不少恐怖傳聞,而演員Emile Hirsch為揣摩表演,更特地走訪洛杉磯郡驗屍部,近距離觀察驗屍官的日常生活,而多次親臨屍體解剖的經驗,也令他不禁嘆道:「這真的會害我精神創傷。」

在訪查過程中,導演Øvredal發現多數的驗屍官,皆具備強烈的黑色幽默性格,進而影響他對主角們的形象塑造。而在片中首次呈現太平間時,他則以激昂的搖滾樂作為觀影情緒引導,既使觀眾感到興奮與驚喜,亦可表現驗屍官的工作態度。

延伸閱讀:「厲陰宅宇宙」最黑暗篇章──《鬼修女》重現哥德式恐怖美學

真人演員飾演女屍,保留驚悚的真實感

「觀眾必須被她的眼睛吸引。
隨著劇情發展,她注視我們的眼神也將略有不同」
──《驗屍官》導演André Øvredal

「這絕對是最難忍受的角色表演。」導演André Øvredal解釋,為求近距離拍攝時,能夠取得更真實的效果,他選角時的首要工作,即是挑選適合的無名女屍演員,而最終由愛爾蘭模特兒Olwen Kelly飾演。

拍攝時,Kelly不僅全身受限於狹窄的大理石解剖台上,還需忍受每天長達八小時,且全身赤裸的工作狀態,而為求表演到位,她除勤練瑜珈、冥想,練習淺呼吸技巧,拍攝期間亦幾乎與外界斷絕聯繫,保持工作時的專注力。

打造簡潔逼真的屍妝

「基本上,我們試圖除去她皮膚上所有的溫度。」化妝師Bella Cruickshank解釋,由於本片有不少女屍的極端特寫鏡頭,劇組除需盡量減少化妝痕跡,保留演員的皮膚質感,並在每次拍攝前反覆修飾皮膚色澤,還要研究大量真實屍體照片,將演員Kelly徹底打造成「尚未腐爛的死亡狀態」。

化妝師Jemma Harwood表示,本次屍妝最大的挑戰,是讓這具來自16世紀的女巫屍體,能有「正確的」陰毛狀態。為此,劇組研究7、80年代女性主義流行時的陰毛樣式,才挑選出濃密但修飾過的倒三角形狀,既能符合人物設定,又不會在畫面上過於顯眼。

延伸閱讀:鬼才導演Guillermo del Toro的奇異幻想——打造黑暗童話《羊男的迷宮》

攝影、美術輔助敘事,帶領觀眾深入解謎過程

「別讓故事倒退,你必須令觀眾相信有一股持續前進的動力。」
──《驗屍官》導演André Øvredal

儘管本片的場景和演員變化不大,但因拍攝時受限於時間、預算等因素,使其難度大幅增加,再加上考量演員狀態及道具擺設的複雜性,劇組決定依照劇情時間順序拍攝,避免鏡頭連戲上有所失誤。

此外,本片故事多半發生在太平間內,且僅以調查內容開展劇情,「如何不斷製造懸念給觀眾」也是導演André Øvredal面臨的重大考驗。

多變的視角創造懸念

 「控制訊息量、控制視角,就能讓觀眾感到不安。」Øvreda表示,創造懸疑感的秘訣,即是不斷改變攝影機角度,且必須盡可能地避免重複同一視角,為觀眾帶來持續的變化,而透過逐步揭露真相、建構空間位置,以製造心理預期,讓觀眾享受挖掘秘密的樂趣,亦是相當有效的敘事手法。

同時,Øvreda非常愛用低角度的廣角鏡頭,透過呈現周遭環境和人物的關係,除能賦予觀眾「搜尋」背景線索的樂趣,他亦效法《厲陰宅》的影像構圖技巧,在畫框裡保留黑暗部分,增加視覺張力:「大家會願意坐下來凝視黑暗,等待即將到來的事物。」

搭建富有生活感的實景

「透過攝影機說故事,讓我感到非常自在。」
──《驗屍官》導演André Øvredal

本片的太平間,搭建於佔地約1860平方公尺(約563坪)的倫敦倉庫內。有鑑於拍攝過程必須依照劇情時間順序,藝術指導Matt Gant將倉庫打造成小型片場,讓各房間、走道的相對位置,完全按照劇本描述而建,免去演員和劇組拍攝移動上的不便。

「我規定電影裡不能出現白色。」導演André Øvredal解釋,由於劇情設定,該太平間為家族世代傳承而來,他希望免去象徵死亡的白色,讓場景裡有更多棕色及其他鮮豔色彩,賦予此處生活感,而Gant也特地選用不同時期的建材拼貼,模擬房屋經歷無數次修補、裝潢的痕跡。

延伸閱讀:打造「另類」恐怖電影——《宿怨》獨創驚駭的視覺美學

《驗屍官》除有精彩的視覺呈現,其經典的「鈴鐺聲」亦扣人心弦,足見André Øvredal敘事技巧之成熟,而他也將在2019年暑假推出的新作《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》,其內容改編自經典恐怖童書,並由怪物製造機Guillermo del Toro監製,令人期待兩位恐怖大導的聯手創作。

《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》電影預告:

 

文字:邱昶維|來源:dailydead, film.avclub, observer, ihorror, inverse, ew, independent, denofgeek, nopress, nopress, heyuguys, dreadcentral|圖片: blackgirlnerds, bloodydisgusting , cinapse , darkcomedyproductions , dyrk, irecommend , mattgant , syfy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