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《寄生上流》打破類型框架,導演奉俊昊獨特敘事手法

DCFS編輯部

2019/06/09

自我風格強烈的導演奉俊昊,以《殺人回憶》、《駭人怪物》與《非常母親》等膾炙人口的電影聞名,今年執導作品《寄生上流》,以其獨到犯罪驚悚與黑色幽默的手法,在坎城影展上亮相,並一舉拿下金棕櫚獎最高殊榮。

在《寄生上流》中,導演更親自設計房屋,從居住環境呈現窮人與富人的生活水平落差,其中貧戶房屋空間狹小,攝影必須在有限範圍內,呈現最好的畫面。此外,《寄生上流》在盛夏拍攝,除了注意酷暑對劇組人員的不適外,克服強烈陽光對畫面的影響,也是攝影的一大考驗之一。

本文將介紹奉俊昊獨特電影風格,與《寄生上流》的創作靈感與巧思,並分享本片攝影指導洪慶彪如何克服環境限制,完成《寄生上流》拍攝。

不受類型規範的電影美學——快速轉折的情緒張力 

「我認為導演的工作,就是在反映他或她生活的世界。」

——《寄生上流》導演 奉俊昊

奉俊昊歷年作品中,很難用一種類型定義他的電影,或許正因他忠於現實的創作與呈現,使其作品總有貼近真實的元素,畢竟沒有誰的人生,可以簡單貼上單一類型標籤。

寫實驚悚與誘發不安心理的設計要素

讓弱勢者面臨危險,在奉俊昊的電影中常常出現。比如《綁架門口狗》中,可愛的狗狗即將遭遇危險;或是《殺人回憶》裡智能不足的少年目睹殺人現場,無法解釋清楚反而被警方冠上殺人名義等。

奉俊昊善於將犯罪與弱勢者結合,巧妙營造出不安又驚悚的懸疑情節:「我傾向專注在弱勢和愚蠢的人身上,他們在故事中經歷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或旅程。情況越艱困,越顯現角色的無力,我認為這是刺激戲劇的好方法,使他們突破常規。」

黑色幽默與無法預測的悲喜劇

奉俊昊電影多參雜些許黑色幽默,讓人覺得荒謬而失笑時,又能夠不拖泥帶水的建立危機感,營造緊張氛圍。對於自身風格的詮釋,他更視為一種悲喜劇的手法:「即使你不是惡棍,壞事一樣會發生,這就是為什麼悲喜劇難以預料的原因。」奉俊昊解釋。

道德困境與社會時代議題

奉俊昊表示:「從哲學的觀點,道德混亂的概念總是讓我著迷。」他常在社會混亂的面貌下,安排底層角色面對困境的掙扎,讓他們一步步邁入危險。在《非常母親》中,媽媽為了證明兒子的清白,鋌而走險,她對兒子的愛超越道德常規。

而從上述電影中,不難看出奉俊昊幾個常見手法,這也被外媒評奉俊昊自成流派,他跳脫類型框架,用自己的方式,闡述社會時代、道德與瘋狂的界線。

延伸閱讀:不存在的美麗生物Okja玉子

《寄生上流》荒謬與寫實的悲喜劇——導演洞察社會時代面貌

「幫悲劇發生時,韓國人更傾向思考自己的作為。

比如說《駭人怪物》中,比起怪政府沒有保護民眾,

反而更在意自己沒有保護好家人。」—— 導演 奉俊昊

《寄生上流》的靈感概念,來自於法國裝飾藝術 Decalcomania,它出處於法語 Décalcomanie,貼花釉法。在韓國,Décalcomanie 則是指由墨水創作的畫紙,將其折疊後,複印上去的對稱圖像。

這個美術形式啟發了奉俊昊,複印墨水畫乍看兩面一樣,但如果仔細觀察,它們仍然不同,「這兩個家庭,他們看起來相似,甚至可能相同,但它們不是。」奉俊昊說明。

「我認為,描繪社會持續兩極分化和不平等的方式,是一種悲傷的喜劇。」奉俊昊表示,透過《寄生上流》,他想傳達現在的時代正受著資本主義統治:「在當代資本主義社會中,表面上沒有地位之分,但現實仍存在著無法跨越的階級。」在日益兩極化的社會當中,貧富對立、無可避免的衝突,成為《寄生上流》的創作養分。

「戲劇不是為諷刺服務。」奉俊昊認為,電影仍是說故事的媒介,比起直接的批評,將這些元素透過故事包裝、融入劇情,才是更有效的做法。此外,他也以自身生活經驗,設計兩個傳統韓國家庭的故事,讓劇情更加寫實,他解釋:「當大邱地鐵悲劇襲來時,不僅僅是抱怨結構缺陷,還有更多的人反應如下:『如果我能賺到錢,足以買車,這件事(地鐵)就不會發生在我身上。』」

延伸閱讀:乘載貧富階級的方舟——《末日列車》豐富奪目的場景設計

與攝影指導洪慶彪的合作,《寄生上流》豔陽下的拍攝考驗 

「隨着年齡增長,我開始覺得拍攝的核心,

是把光線拍成符合故事情節的鏡頭。

——《寄生上流》攝影指導 洪慶彪

《寄生上流》攝影指導洪慶彪,從 2009 年至今,與導演奉俊昊合作拍攝過《非常母親》、《雪國列車》等多部電影,培養諸多默契與情誼。

狹小空間拍攝,攝影器材的選擇

在拍攝《寄生上流》時,洪慶彪選用 Arri Alexa65 及 65mm Prime DNA 系列鏡頭,拍攝 4K 以上的畫面,並在狹窄空間與炎熱的夏天攝製完成。

Prime DNA 系列鏡頭擁有極好的清晰度,便於模擬底片成像的感覺。一般來說,為了在狹小空間拍攝,多選用廣角鏡頭,增加室內寬廣度,也會使人物看起來更遠,洪慶彪表示:「這種鏡頭(Prime DNA 廣角鏡頭)在同等規模的背景中,人物顯得更大。」有利於凸顯人物,聚焦在角色身上。

洪慶彪也說明:「Prime DNA系列鏡頭的兼容性有限,無法支援 80mm、150mm 的望遠鏡頭。」此外,他提到《寄生上流》在底片與數位攝影的抉擇上,因為考量到韓國沒有底片處理實驗室,如果用底片製作,將需要多一道手續送到國外處理,花費更多的時間與成本,最後才決定以數位拍攝。 

夏日豔陽下的拍攝挑戰,光線與故事結合

《寄生上流》為洪慶彪首次在夏天拍戲,面對夏天強烈的直曬陽光,難以捕捉到好看的人物畫面,然而洪慶彪解釋:「光不漂亮,但只要和故事吻合,那才是最好的拍攝。」

為捕捉房內落日餘暉的自然光線,洪慶彪縝密計算太陽灑落的時刻,希望能呈現魔幻時刻的優美畫面,他說:「夏天和秋天或冬天不同,太陽一出來就會馬上移動,錯過那一瞬間就是結束。」

而提及色彩校正,洪慶彪表示,儘管提前做好顏色修飾,可使拍攝效率提高,但仍可能會產生部分問題:「像黃昏或凌晨,這樣需要細心拍攝光線的特定時段,如果安裝顏色修飾過濾器進行拍攝的話,色彩可能會出現異常。」

延伸閱讀:《燃燒烈愛》改編村上春樹小說,以自然光呈現當代驚悚題材

「今年是韓國電影院誕辰100週年。

我認為戛納電影節給了韓國電影很棒的禮物。」導演 奉俊昊 

奉俊昊的才華,曾被鬼才導演昆汀塔倫蒂諾(Quentin Tarantino)形容為:「像史蒂芬史匹柏(Spielberg)一樣的鼎盛時期。」《寄生上流》將社會現實的一面擺在螢光幕上,儘管講述寫實議題,但他不刻意批判,而是專注在角色與故事的發展上,讓觀眾更能貼近角色與融入劇情。

對於未來期許,奉俊昊表示:「韓國有許多電影能夠贏得金棕櫚獎,期許自己能在世界各地為那些偉大的韓國導演們舉行回顧展,創造一個讓大家了解韓國電影的機會。」如今得到坎城殊榮,讓更多南韓電影在國際間受到矚目。

文字:林君樺 | 來源:koreanfilm, extrememovie, highonfilms, deadline, screendaily, forbes, waybackmachine, cine21, hollywoodreporter, mashable, deadline| 圖片:cine21, imdb, hollywoodreporter, fullerstudio, thetimes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