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「碰!」出影像新格局,《一屍到底》37分鐘「一鏡到底」拍攝幕後

DCFS編輯部

2018/10/06

 「我們有責任必須做出,讓每個人都能說出『這是傑作』的作品。」

—— 上田慎一郎《一屍到底》導演

近期引起廣大迴響的日本電影《一屍到底》(カメラをとめるな!),為導演上田慎一郎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,講述劇組於山中廢墟,拍攝一部低成本殭屍節目時,遭受真正殭屍反撲,瘋狂導演因而決定紀錄成員陸續變成殭屍的故事......但其實電影不僅如此。

《一屍到底》共拍攝了八天,製作成本僅300萬日圓(約新台幣83萬),上映後卻引發熱烈討論,極具話題性。文內將分享導演的創作靈感來源、劇本安排與選角考量,以及片中長達37分鐘「一鏡到底」(Long Take)的拍攝過程,帶領觀眾一窺電影幕後的汗水與淚水。以下有雷,請斟酌閱讀。)

真正的英雄,一部道破劇組辛酸血淚的電影

「我喜歡享受製作電影時的感覺。」

《一屍到底》為導演上田慎一郎,參加日本電影培訓學院「ENBUゼミナール」舉辦的工作坊「CINEMA PROJECT」中所製作的作品,其靈感源於他在五年前,看了描述戲劇與戲劇幕後的舞台劇《GHOST IN THE BOX!!》,因而啟發他創造「劇中劇」的想法。

故事設定為「幕前」和「幕後」,除前段的活屍片外,後段則透過敘述電視節目的製作過程,從前製溝通、劇組排練,到發生各種突發狀況的拍攝當天,將前段的「不自然」,一一解釋清楚,觀眾恍然大悟之餘,劇組為求好作品的拍攝精神,也不禁令人為之動容。

「簡單地說,就是每個人湊在一起完成一件事,這就是我想說的電影。」上田表示,《一屍到底》是一部「交織電影與電視」的作品,希望能藉此讓觀眾更加了解影視幕後製作過程,以及當中的委屈和妥協,明白每部作品背後,皆有一群人的堅持與付出。

為角色量身打造劇本:我只想要一群「笨拙」的人

「我想畫出由一群笨拙人們,共同克服難題的故事。」

電影在前製選角階段時,通常會以「找到最適合劇本角色的演員」為主要考量,但上田導演卻跳脫既定框架,僅有最初劇本即開始試鏡,確定角色後才完成最終劇本。

「結束試鏡後,我利用現有劇本進行表演課程,在了解每個人的個性後,才著手編修劇本。」上田說,為符合劇情發展,創作劇本時可能會刻意塑造角色,使人物表現受限;但決定演員後再編寫劇本,反而能依演員外型和原有性格,設想「這個人應該會這樣移動」,量身打造角色,使故事更為寫實自然。

「首先,我選出的12名演員,都是笨拙的人。」分享選角經歷,上田笑道,角色必須是「笨拙」的素人演員,都是在人生路上奮力掙扎,試圖完成某件事的傻瓜,這樣的人是極具魅力與可塑性的。「這部電影,是一部與演員合力製作的電影。」 

低成本手工製作殭屍喜劇,實景拍攝「導演的家」

「因為我很喜歡殭屍。」提及選擇以「殭屍」為題材的原因,上田坦言。殭屍有各式各樣的表演方式,如手臂被撕裂、啃咬,甚至感染後的痙攣,這些畫面皆令他十分感興趣。而片中所見的道具,也為「手工」製作而成。

「因為我們沒有錢,所以連染滿血的殭屍衣,也是我在家中陽台完成的。」負責服裝的是同為電影導演和動畫師的妻子,為節省成本,他們直接在自家陽台,利用血漿、剪刀和打火機,將從零售商店買來的衣服,剪破、燒毀成片中的殘破殭屍服裝。

不僅如此,甚至連劇中主角日暮導演的房子,其實也是上田導演本人的家。他說:「一切都是手工製作的,這是一部將所有手邊隨手可得的物件,利用殆盡的電影!」

縝密劇本與排練,37分鐘「一鏡到底」拍攝挑戰

「每一天,都是渾身充滿汗水與鮮血的挑戰。」

37分鐘一鏡到底,對許多資深電影工作者仍是一大挑戰,對年輕演員與經驗較少的工作人員更是如此。在拍攝之前,導演與劇組先在會議室排練,而後再轉移至位於水戶市淨水廠的廢墟實際演練,反覆練習約10次後,才達到今日的成果。

「衣服因出血而變紅,所以每天最多只能拍攝23次。」上田表示,礙於預算及時間限制,加上每個人拍攝到最後都渾身是血,需費時重新清理、捕捉血漿畫面,演員也要重新上妝,因此一天拍攝次數有限,必須把握時間進行拍攝,過程十分艱辛。「當拍攝結束的那一刻,所有人的想法都是:『太好了!』」

「我在拍攝前花了很多時間準備和溝通,像是與演員一起排練和喝酒。」導演回憶,排練之餘,他也需顧及素人演員初次表演的心情,時常於深夜接受他們的電話諮詢,安撫其緊張情緒:「我很珍惜與大家相處、溝通的時光。」

 

(圖為導演上田以GoPro捕捉電影真正幕後的情形。)

無論幕前幕後,工作人員都穿著同件衣服...

為確保一鏡到底拍攝的精準度,導演必須伴隨攝影指導曽根剛左右,掌控鏡頭調度,避免「真正的」工作人員穿幫。上田笑道:「那些配置起重機與攜帶攝影器材的人,都是真正的工作人員。但是,嗯,他們都穿著同樣的T恤,所以你不能混淆。」

血染鏡頭的意外

拍攝過程中,也時常發生跌倒的慘狀,但仍必須趕緊站起來繼續拍攝。「在我檢查相機是否正常顯示之前,我無法安心。」導演面露難色地說:「我曾經在拍攝結束後,才發現相機根本沒有錄製。」不過有時,仍會發生預料之外的插曲,如片中血漿噴濺上鏡頭的畫面,即是意外造就的另類視覺效果。 

「一年前,這是一部我和演員、工作人員的電影。

但幸運的是,我認為現在每個人都是一部電影。」

20初頭的我無家可歸、負債200多萬,身邊每個人幾乎都離我而去。」上田回憶初到東京的經歷,當時懞懂的他遭老鼠會詐欺騙錢,甚至連房子都拿去抵押,陷入人生的低潮期。「有天晚上,我哭著問自己:『我是為了什麼來到東京?』才重拾電影製作的夢想,重新專注於電影。」而他也在這時,與成為精神支柱的妻子相遇。

「遇見我的妻子後,我開始能在外面戰鬥,將所有生命投注在電影上。」導演說,直到約25歲時,他才能忍受「收集失敗」這件事,懂得正向面對挫折,並將這些痛苦經歷,以愉快角度記錄在自己的部落格中。如卓别林所說:「人生用特寫鏡頭來看是悲劇,用長鏡頭來看則是喜劇。」即便是最壞的觀點,轉念一想也能成為娛樂。

「我能做到這一點,是因為我無知、無名又魯莽。」分享成功經歷,上田建議想從事電影製作的年輕人「拍就對了」,別害怕失敗也別顧慮太多,必須不斷嘗試才能進步。更重要的是,別做會讓自己後悔的東西:「要做自己喜歡的事,抱持著熱情貫徹下去。」

「你該記住的第一件事,就是先拍攝,

然後在刻骨銘心地,以自己的身體記取教訓。」

 

 

 

《一屍到底》電影預告:

 

推薦閱讀:

Behind the Scenes 08《鳥人》如何打造虛實交錯的「一鏡到底」
《落日車神》低成本獨創如夢似幻的高質感美學
《靈動:鬼影實錄》DV拍攝圍塑恐怖驚悚氛圍

文字:劉家寧 來源:excite, ddnavi, cinemore, asahi, intro, newswalker 圖片來源:atsugieiga, animeclick, motion-gallery, asobist, twitter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