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一棵大樹引發的衝突——《樹下驚魂》揭露人性的黑色喜劇

DCFS編輯部

2018/07/15

自古以來,人們遵循著「里仁為美,敦親睦鄰」的守則,相信鄰里間應該和睦相處、互相幫助。但冰島導演Hafsteinn Gunnar Sigurðsson的《樹下驚魂》(Under the Tree)卻藉著一棵樹所引發兩戶鄰居的爭執,揭開人性壓抑的一面。

導演Sigurðsson將冰島常見的社會題材,編織成縝密的故事線,透過憂鬱且低彩度的鏡頭語言,成功描繪現代人際間的疏離氛圍,劇中人物生活看似和平,內心壓抑的暴力思維其實一觸即發。《樹下驚魂》更代表冰島,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。

用在地題材說故事——展開壓抑的「人性」

「這是一個人們試著在社會中生存的人性故事。」

——導演Hafsteinn Gunnar Sigurðsson

《樹下驚魂》講述一名面臨離婚、爭奪小孩訴訟權的男子Atli,回到老家後,發現父母親家中後院種植的大樹,因為樹蔭遮擋到鄰居家的陽光,而引發的一連串衝突。

取材自冰島社會常見的爭執面

導演Sigurðsson澄清,鄰居彼此猜忌、惡言相向的劇情,並不是他自身的經驗。不過,這種鄰居間的爭執,在冰島確實極為常見。尤其在終年罕見陽光、植被稀少的冰島,因為「樹」造成的鄰里衝突不在少數,甚至會鬧上新聞。

觀察到這些社會事件,導演發覺平時衣冠楚楚的人們,都可能為了這樣的事情失去理智,而他也提出可能的因素:「也許因為『家』是神聖的,當有人對你家指指點點、提出意見時,雙方開始關係緊張,就有可能導致激烈的衝突和暴力。」

Sigurðsson認為整體劇情都與「人性」緊密相扣,在喜劇中,也能蘊藏緊張的成分。「要說《樹下驚魂》,是運用了非傳統驚悚元素的黑色喜劇也可以。」因此,《樹下驚魂》並沒有特定的類型調性,而是混合多樣的元素。

冰島式的劇情題材,全球化的核心概念

作為一部使用本地題材的冰島電影,導演Sigurðsson表示,雖然不是每個看電影的觀眾都能理解片中的社會事件,但《樹下驚魂》想要帶給觀眾的概念和啟發,卻不會受到地域所束縛。類似片中人物間的爭執,諸如國家、信仰衝突,甚至只因身邊一件小事都可能觸發。

一提到冰島,多數人想像的畫面是壯麗的自然景觀,而冰島電影也多以此為特色,導演Sigurðsson提到,許多外國人喜愛冰島電影,正是因為這種既定印象,但是冰島的觀眾卻認為《樹下驚魂》更加寫實,也更與眾不同,「觀眾能夠透過這部片,更貼近冰島人的日常生活。」

場景色調選定——清幽冷調展現疏離感

「就如大衛林區的《藍絲絨》,從寧靜優美,進入到黑暗失控的一面。」

——導演Hafsteinn Gunnar Sigurðsson

與世無爭的寧靜郊區淪為戰場

既然劇情圍繞在鄰里之間,地點便有穩定整部電影基調的作用。導演Sigurðsson在雷克雅維克的郊外,找到理想中相鄰、帶有後院的透天厝,設計接近195060年代藍色油漆的外牆。除了顏色美觀之外,也不會像白牆一樣反射太陽光,造成過曝,整體風格相當簡約大方,給人遠離塵囂的感覺。

只是原屋主並沒有種植樹木,因此,劇組首先找到符合尺寸需求的大樹,移植到別處,根據試拍角度,大幅修剪樹木,最後才將樹幹遷移到拍攝的庭院場景,並且用後製VFXVisual Effects,視覺效果)的方式,為大樹添加濃密茂盛的枝葉。

冷色調加強角色間關係

藉由電影的視覺色調,導演Sigurðsson認為能夠鞏固角色間,產生的冷漠與疏離感,起初是因為把電影定調為驚悚類型,而這樣冷色調與陰暗的視覺設計,能加強角色失控時的戲劇張力。

攝影也依照劇情大略分為兩種手法,一邊是兒子Atli與妻子的爭吵場面,多使用手持攝影,產生情緒性的晃動;至於兩家鄰居的衝突,則用變形鏡頭拍攝固定視角,能有更穩定、平靜的效果,而隨著雙方衝突加劇,畫面同樣漸漸轉變為手持鏡頭。

導演與演員建立信心——事前做好萬全準備

「經驗能幫助你解決困難,但每一部新作品都會產生新的問題。」

——導演Hafsteinn Gunnar Sigurðsson

選用喜劇演員,融入黑色喜劇調性

飾演母親的Edda Björgvinsdóttir和兒子AtliSteinþór Hróar Steinþórsson,兩位原先在冰島都是知名的喜劇演員。導演Sigurðsson提出,喜劇演員本身善於處理幽默元素,這兩位演員的底子,在黑色喜劇之中不需要另外雕琢,自然就能呈現導演想要的性格和氛圍。

「我們都知道,喜劇演員呈現多半是輕鬆、正向的一面,但其實他們心中也有比較黑暗、抑鬱的面貌。」Björgvinsdóttir表示,對她來說,劇中角色的心理是一大關鍵,那些不願好好面對自己負面情緒的人,內心壓抑到一定程度時,可能也會變得殘暴無理。

開放採納各式意見,正式拍攝前無壓力彩排

在這類較標準、特定風格的電影中,角色即興表演的空間較小,但導演Sigurðsson表示,他喜歡和演員們圍坐在一起討論劇本,並且保留一定空間,採納不同的想法。

導演Sigurðsson還在正式開拍一週前,就先行和攝影指導、演員們前去熟悉拍攝場地,進行多次彩排,這樣能幫助演員入戲,與場景產生連結。「畢竟那棟房子應該是他們住了三十幾年的『家』,若是突然將他們擺進去,可能會顯得不知所云。」

「拍片是很倚賴事前準備的。」Sigurðsson說。多次的彩排,能在劇情拍板定案前,幫助劇組找出問題,加以修正,也讓導演有更充裕的時間和機會,多方嘗試,並作出最終決策,完成拍攝。

 

推薦閱讀:

思念而生的無盡迴圈——《鬼魅浮生》深邃的鏡頭語言

《戀愛夢遊中》以夢境訴說影像故事——導演Michel Gondry的半自傳電影

為暗色驚悚注入明亮,《使女的故事》攝影精湛捕捉光影

 

文字:王姵蓁 來源:Moviemaker, Hamptons, The Wrap, Moveablefest, Nofilmschool, Reve  圖片:IMDb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