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攝影 / 剪輯 / 音效

低預算拍片的6大秘訣?《午夜巴黎》攝影指導Darius Khondji經驗分享

DCFS編輯部

2019/06/21

當你手上有個低預算的拍攝案,如何根據僅有的資源,從前期發想視覺概念、場勘,到完整的攝影、燈光規劃,成就一部具有獨特風格、又不「超支」的電影作品?

以電影《火線追緝令》、《午夜巴黎》、《愛慕》聞名的攝影指導Darius Khondji,曾與David Fincher、Woody Allen等大導演合作,擅長為中、低成本製作的電影,變幻出專屬於作品的構圖與光法。本文將整理他的6大拍攝秘訣,分享他如何根據劇本情節、導演要求,完成一次次令人驚嘆的攝影傑作。

(本篇預算衡量標準比照好萊塢規格,一個低預算的製作案成本,約在1500至2000萬美金以下。)

1、為電影設定一個強烈、具主題性的影像概念

「一個強而有力的概念,能讓你的作品更具有藝術性。」

電影攝影有百百種手法,器材選擇、運鏡方式與打光邏輯等,皆可能改變影像的成果。Darius Khondji強調,儘管在中低成本製作中,為避免濫用預算,他尤其會仔細思量,制定出強烈、明確的主題概念:「你可以在每場戲有不同變化,但必須有個貫穿電影的主題。」

例如:依據《火線追緝令》探討人性陰暗面的劇本,Darius Khondji首次聽完導演David Fincher,描繪該片探討人性陰暗面的情節時,便說:「這故事應該要看起來非常嚇人!」因此即確立以「暗黑」主視覺調性,採用Kino Flo柔光燈具作為背光光源,並以中式紙燈籠增添頂光效果,達到晦暗、迷離的影像氛圍。

此外,Darius Khondji認為,創造視覺上的「差距」,也是一種概念。《午夜巴黎》中,他以老式Cooke 50mm鏡頭,呈現1950年代的夢幻巴黎,對比以廣角鏡頭拍攝的現代場景,製造出年代區別;《愛上羅馬》則用色調表現相異劇情線,美國演員為主的畫面較為冷調,義大利演員則接近60、70年代老片,鮮豔濃郁、飽和度較高。

2、盡可能「提早」前往拍攝地點場勘

「為了說好一個故事,
你必須前去現場,設想出一個最佳的拍攝方式。」 

Darius Khondji建議,當與導演達成初步攝影方向共識後,若團隊已有確立或暫定的拍攝地點,攝影指導應盡量提早場勘,並且最好能偕同導演、藝術指導一同前往,從攝影的角度,對場景設計、陳設提出建議。他表示:「你對場景要如何製作、或不要如何製作,是有發言權的。」

Darius Khondji認為,提早場勘能讓團隊工作更為順暢,避免美術、陳設組的製作物不符需求,而後還需耗費成本調整場景。《午夜巴黎》中,他與藝術指導Anne Seibel仔細討論、挑選空間內的裝置燈,並要求燈具需能連結調光器(Dimmer),才能細緻調整光線強弱,達到攝影欲捕捉的氛圍。

「從一開始,我們就一起研究顏色、陰影及光線的質地。」Anne Seibel說道,為呈現年代感的差異,他們讓1920年代的場景佈置更偏金黃、溫暖;19世紀末的「美好年代」則更為火紅。Darius Khondji為打造夢幻光影效果,更將大量的30瓦小燈泡,設置於導光板上,從遠處打亮場景或演員側臉,被劇組戲稱為「Woody Lights」。

►延伸閱讀:透過電影色調及場景設計,重回《午夜巴黎》的黃金時代

3、保持空間場景的「機動性」,讓拍攝更為順利

「你需要一個可以允許你自由變換色彩的空間。」

要找到完全符合劇本、分鏡描繪的拍攝環境,近乎是「不可能的任務」,尤其礙於成本限制,中低預算的劇組,多選擇以實景、而非於棚內拍攝。Darius Khondji認為,讓空間轉換成符合劇情、適合拍攝的場景,更需依靠劇組的創意及執行能力。

幾乎皆於當地取景的《愛上羅馬》,Darius Khondji再度與藝術指導Anne Seibel「改裝」各場景,例如:將角色Leopoldo的家中,根據義大利1950年代室內設計,換上暖色系的傢俱、壁紙,更符合Leopoldo的傳統義大利男性形象。Darius Khondji說:「調整的關鍵總是在於,要如何更精確描繪生活在空間裡的人物。」

《浮世傷痕》為表現20世紀初新移民的悲歌,劇組租借當時為移民處的紐約埃利斯島博物館,重現移民人潮為患的景況。但由於僅能在晚上於館內拍攝,Darius Khondji與導演突發奇想,於位在二樓的大廳窗戶貼上描圖紙,並於屋外運用吊臂(Crane)裝置燈具,照射入室內,仿造出白天的效果,解決拍攝難題。

4、保留寬廣拍攝空間,讓攝影能靈活應變

「拍攝實景時,你必須事先做好萬全的準備工作。」

由於低預算的電影製作,常選擇以實景拍攝,因此攝影指導不能像在棚內自由調整佈景、變換建築格局,必須思考如何運用有限空間,達到想要的畫面。Darius Khondji說:「你得非常確定攝影機該放在哪裡,知道在使用焦距鏡頭時,距離要退多遠能拍出寬廣空間,才不會出現粗俗、可笑的廣角鏡頭。」

拍攝《愛慕》時,導演Michael Haneke要求嚴謹,即便在狹窄的公寓場景,也要拍出分鏡腳本設定的廣角鏡頭。因此,Darius Khondji與攝影組仔細測試,確定房間長寬、大小,研擬每場戲的空間運用,更磨平公寓的鑲木地板,確保台車及攝影器材,能拍出穩定的攝影機運動效果。

即便與風格較為自由的導演合作,Darius Khondji仍盡量保留寬廣的拍攝空間,讓導演有更多取景選擇,較能依現場狀況調整構圖。另外,他也表示,拍攝寬銀幕規格(CinemaScope)時,更需注意維持一定空間,以免畫面高度不足:「你就只能一直拍中景、特寫,因此如果你不好好勘察場地,結果一定會很糟!」

5、打光的方式必定源於角色與故事

「你所做的一切工作,首先必須對應到角色與故事。」

一部電影裡的打光方式,需由攝影指導及燈光師協力規劃。Darius Khondji參與的電影作品,經常展現多樣的光影呈現,例如:《火線追緝令》的暗黑寫實風、《午夜巴黎》的金黃暖色調。但他提醒,不論是寫實或風格化的表現,光線設計最重要的原則,即是「你要如何藉由打亮場景,凸顯出位於這個空間裡的角色」。

《愛慕》中,Darius Khondji便針對男主角Georges及其女兒Eva,有相異的打光手法。兩人對話的一場戲中,針對Georges一角,多以面向窗光的方式處理,臉龐顯得較為明亮,Darius Khondji說:「這代表他已經接受(妻子患病的)事實。」相對女兒Eva背向光源,則顯示出角色面對母親的病況,仍處被動、抗拒狀態。

Darius Khondji表示,劇組也要避免耗時過長、組合過於複雜的佈光方式,影響演員投入演出。例如:《愛慕》裡,即選擇依照劇本時序拍攝,利用四季不同的自然光,以免使用設置繁複的人工光源。他說:「這能讓電影的調性,彷彿真實存活著,並且隨著情節與人物在流動。」

►延伸閱讀:拍片都用哪些燈光設備?你不可不知的常用電影燈具

6、學習在室內場景運用自然「窗光」

「如果你沒有足夠的錢設置人工燈具,
就必須思考如何讓自然光透進你的場景。」

許多知名攝影指導皆偏好使用自然光,因其通常能為影像帶來極佳的質感。Darius Khondji也是自然光愛好者之一,並且分享在低成本製作中,如何於內景運用自然光,是所有攝影從業人員的必備功課:「像我就非常喜歡使用窗外透進的自然光,並且同時拍攝窗外的景色。」

電影《愛情失控點》中,Darius Khondji便運用4X4、6X6的天然棉質反光布,將自然光反射入空間、演員身上,並解釋這種快速、簡單的打光手法,非常適合低成本的Woody Allen劇情電影:「通常我們甚至只有26到28天的拍攝期,你不能把一切搞得太複雜。」

為自然光「加工」,也是Darius Khondji的秘訣之一。《愛情失控點》中,也曾以HMI燈具加上明亮稻草色濾紙,混合自然窗光,透過反光布呈現更為暖調、柔和的光源;電影《玉子》中,動保組織成員神秘現身、幫助主角Mija的場景,Darius Khondji則反其道而行,加入冷酷的藍色人造光源,從窗外隱隱透進,營造神祕詭譎氛圍。

「我不會選擇接拍一部電影,只因為我能拿到雙倍以上的酬勞。」

即便從業30餘年、拍過上述家喻戶曉的作品,Darius Khondji也從不向「錢」看齊,不選擇酬勞較佳的高預算製作案,仍常和講求藝術價值的創作者,拍攝眾多低成本作品:「我只想拍那些導演能自由創作的電影,他不必聽命於任何電影公司,告訴他該怎麼做......所有我現在製作出的偉大作品,都因這個選擇而誕生。」

►延伸閱讀:《刺激1995》、《銀翼殺手2049》攝影指導Roger Deakins的8個拍攝心法

文字:黃鈞浩|來源:indiewire, ascmag, ascmag, pushing fastcompany afcinema, studiodaily, afcinema, british, filmlinc, indiewire, afcinema, architectural, afcinema, nofilmschool, british |圖片來源:doubleexposurejournal, dayimgato, anneseibel, architecturaldigest, nps, theendofcinema, theplaylist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