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好萊塢鬼才的創作分享──導演Quentin Tarantino的8個劇本寫作指南

DCFS編輯部

2019/07/05

導演Quentin Tarantino(昆汀塔倫提諾)是當今好萊塢電影界成功的創作者之一,不論是奠定個人特色的《黑色追緝令》、《追殺比爾》,或者顛覆類型和歷史的《惡棍特工》、《決殺令》等,皆是好評不斷。

擅長自編自導的他,劇本作品以大量對白和非線性敘事等特色聞名,雖然他自稱在撰寫劇本時,沒有所謂的編劇規範,但仍會遵循一些創作原則。本文將整理Tarantino的8個劇本寫作指南,看他如何打造獨一無二的劇本作品。

1. 人物帶領故事,捕捉自然流暢的對話

《黑色追緝令》(Pulp Fiction)

「我會讓人物完成大部分的任務。
他們會開始講話,然後引領故事的方向。」

設計每一場戲的呈現,並使人物之間能夠擦出火花,是許多編劇仍在修練的基本功底,但對Tarantino來說,事情沒那麼複雜:「我真的沒有去精心刻畫每個場景的細節,我只是把人物們放在同一個房間。」

Tarantino表示,在寫每一場戲之前,他會判斷戲劇應該如何開始、結束,以及人物在這場戲之中,必須以何種方式完成哪件事情。待確認劇情方向後,他就會讓人物在寫作之間自然地對話,並將內容「快速抄錄」下來,他笑稱:「在編劇職位上掛我的名字,會讓我覺得自己像個騙子,因為那全是人物們說的話。」

2. 沒有好壞之分,忠於各個人物觀點

《惡棍特工》(Inglourious Basterds)

「對我來說,真誠是最重要的事情。」

「我認為人物不會做所謂的好事或壞事,他們只會做真誠或不真誠的事。」Tarantino坦言,在好萊塢電影裡,他常看到許多一點都不真誠的人物,只因某些人擔心,人物如果做出太過忠於自我的事情,將會影響到電影表現出來的內容,並有可能惹惱部份觀眾,但Tarantino對此不以為然。

對Tarantino而言,現實生活裡沒有所謂的「壞人」,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;因此,他鼓勵創作者應該打破舒適圈,與各階層的人群溝通交流,才能站在不同的觀點進行創作,而他也向編劇和演員們呼籲:「你必須要對其他人類有興趣,而且對普遍的人性有興趣。」

 延伸閱讀好萊塢的劇本開發這樣做——Amazon Studio

3. 善用動作形容詞,維持戲劇的彈性空間

《從前,有個好萊塢》(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)

「寫作和表演之間的關係密不可分。」

「當我在用文字描述一件事物時,我從來不會使用形容詞。」Tarantino解釋,由於他曾接受過表演訓練,深知劇本上的文字,不能充斥抽象、模糊的形容詞,妨礙演員的理解與詮釋。所以,他總會使用「動作形容詞」(Acting Adjectives),讓演員能夠執行確切且有意義的表演。

而編劇在寫作時,往往會因為知道故事的來龍去脈,用形容詞暗示劇情的預計走向,但Tarantino主張,寫作應從人物的角度出發,並在合理的範圍內,保持寫作時的彈性和自由,讓所有事情都有發生的可能性,就像真實生活一樣。

4. 創造對白節奏,不避諱使用任何詞語

《黑色終結令》(Jackie Brown)

「我可以只靠對話撐起場景
因為我對我蒐集到的素材很有信心。」

Tarantino喜歡設計具有節奏性的對白,並善於以重複的單詞,打造趣味十足的對話,他說:「在我寫的對白裡,確實存在一點類似音樂或詩歌的東西。」然而,也因為他不避諱地使用大量諸如粗話、歧視用語「黑鬼」(Nigger)等單詞,使得部分影評人或觀眾倍覺冒犯。

對此,Tarantino反擊:「如果你覺得這是一個大問題,那可能代表你其實是一名種族主義者。」他主張:「所有的單詞都是自由的,沒有任何單詞該被看作比另一個單詞還糟。」並舉例,在《黑色終結令》裡,演員Samuel Jackson說話夾雜「黑鬼」一詞的行徑,即是為了透露人物的特色和背景,讓觀眾更親近他而已。

 延伸閱讀《攻敵必救》新手編劇Jonathan Perera,三大秘訣進軍好萊塢

5. 突破編劇法則,注重情感表達過程

《霸道橫行》(Reservoir Dogs)

「說故事是一個不斷揭露訊息的過程。」

談到好萊塢電影常用的編劇技巧,Tarantino認為,那些電影所講的故事,不過是一些粗糙的情境,他解釋:「那種開頭前十幾分鐘,就能看出主角接下來要做什麼事的電影,對我來說不能算是故事。」並補充說明,這並非是指故事應有戲劇性的轉折,而是故事發展應當如同生活一般,逐漸地產生變化。

儘管Tarantino的電影以「非線性敘事」(Nonlinear Narrative)聞名,而且他很滿意自己在《霸道橫行》和《黑色追緝令》裡的嘗試,但他仍強調:「我沒有任何唯一的編劇法則。」並坦言,他不是真的反對「線性敘事」,而是希望編劇不要一直專注於冰冷、理性的特定結構,卻忽略最重要的情感表達。

6. 確保寫作方向,釐清可用故事素材

《八惡人》(The Hateful Eight)

「我會試圖讓大腦裡的想法,不斷地湧現到我手上握著的筆下,
然後我就會一直寫、勇敢地寫。」

「寫作就像是一趟旅程。」Tarantino表示,他很少去分析自己的寫作過程,而是會直接寫下靈感所及之處,讓創作內容盡可能地誠實,而他也認為,每個劇本都應有4~6場必須寫出來的戲,雖然過程可能會遇到難以解決的爭執點(Moot Point),但唯有堅持寫下這些戲,才能掌握人物來歷和寫作方向。

在面對大量故事素材時,Tarantino會先試著釐清所有事物的關係,他說:「我需要把所有素材都互相交疊、建立聯繫,再把我體察到的情感和智慧,共同融合在寫作的過程裡。」之後,他就會適時查看自己發想時寫下的備忘錄,確保寫作過程的方向正確。

 延伸閱讀《殺手沒有假期》、《意外》導演Martin McDonagh,慢工磨出電影作品

7. 把劇本當小說寫,以類型電影檢視作品

《決殺令》(Django Unchained)

「我會把它們寫進劇本裡,到時候再決定要不要拍出來。」

小說家和編劇,都是創作故事的作家,但後者卻常被迫遵循某些法則,令Tarantino不甚滿意,並決定把劇本當作小說來寫,期許那些辛苦寫下的文字作品,不只是一個用完即丟的檔案文件而已,他表示:「我希望劇本寫作,能夠包容更多的藝術成分。」然而,這樣的寫作方式,卻也使Tarantino的劇本都相對偏長。

「如果沒有類型電影能參考,我的每部電影可能都要超過5小時。」Tarantino坦言,當他把劇本寫成近似小說的文體後,通常會需要判定自己的作品,屬於哪一種類型電影,令劇本長度能被控制在商業電影的常見規模內。

8. 大聲朗讀劇本作品,勇於堅持自我特色

《追殺比爾》(Kill Bill: Volume 1)

「你需要一個勇敢的靈魂,
然後站在觀眾面前,傾聽自己作品的缺點。」

完成劇本後,Tarantino總會大聲朗讀給值得信賴的人聽,他解釋:「如果我讀本給你聽,我可以從你的耳朵裡聽到你的感受。我可以聽到你的批評、你的分心、你的專注,和你的笑聲。」但他亦打趣地稱道:「老實說,我唯一想得到的反饋就是『那真的太棒了』。」

對於想走出個人特色的菜鳥編劇,Tarantino坦言:「你可能會需要很長的時間,才會找到欣賞你的人。過程裡,你甚至會遭遇來自讀者和各種事情的打擊。」但他亦以自身經驗勉勵:「只要你堅持不懈,你終將征服那些已經厭倦無聊劇本的人們。他們會開始懂得欣賞新的事物。」

 延伸閱讀那些貫徹自我風格的導演——昆汀塔倫提諾、羅貝托貝里尼、中島哲也

文字:邱昶維|來源:gointothestory, hollywoodreporter, nofilmschool, timeout, scrapsfromtheloft, creativescreenwriting, movietime, mentorless, youtube|圖片來源: gq, imdb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