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幻化莫辨的奇幻MV〈Cross Me〉,特效製作大玩視覺創意

DCFS編輯部

2019/07/28

詞曲創作歌手Ed Sheeran(紅髮艾德) 時隔 8 年,終於今年夏天推出全新專輯〈No.6 Collaborations Project〉,強勢回歸橫掃全球音樂榜 ,除了創作多種曲風,如 Hip HopR&BDancehallRock and roll等,展現不容小覷的音樂實力外,更邀請多位大明星聯合站台,讓全球歌迷一同沉浸流行歌曲中。

此次,Sheeran 試圖在專輯中傳達,國際聲譽為他帶來的社交焦慮,也因妻子的情感支持,才讓他真正體會生命重量與價值所在。其中最新歌曲〈Cross Me〉的 MV,透過大膽呈現奇異視覺風格、或像是沒做好的特效,也與不願被外界聲譽框住的專輯主題相呼應。

本文將以〈Cross MeMV,從創作理念、舞蹈、特效等面向,介紹幕後團隊如何打造虛實轉化的奇幻特效,大玩視覺創意

從歌詞再創新意——異想天開的創作發想

「在我們的世代,這個想法——什麼是真實、什麼是虛擬,

已經成為最重要的主題之一。」

——Cross Me〉導演 Ryan Staake

導演 Ryan Staake 首次聽到〈Cross Me〉歌詞「if you cross her, then you cross me(如果你冒犯了她,就是冒犯了我)」後,便激發他的聯想,Staake 表示:「我看到歌詞(Cross me, Cross her)中的有趣連結,於是產生這個想法——讓某人的現實寫照與多種人物身份交叉呈現。」

Cross Me〉開始於一名身穿動態追蹤衣(motion-tracking suit)的舞者走入,她以其優雅的舞蹈身段展現力與美,同時在各種各樣的世界,轉化成不同的化身,包含Ed Sheeran、饒舌歌手Chance the Rapper,甚至變成彩虹糖、三C產品、抽象形狀人物、或8位元深度(depth bit)下的格鬥遊戲角色。但當她回歸現實,收工離開工作室後,卻發現那些植入的化身已揮之不去。

「對我而言,嚴峻的極簡主義,和以數據為核心的動態捕捉舞台,為影片創造了迷人的場域。」Staake 表示,透過不斷交替現實、特效畫面與虛構奇幻場景,最終真的產生讓人分不清真實與合成的結尾,而導演應如何清楚傳遞想法給特效人員,更是一項艱鉅挑戰:「在眾多點子中,它正是那種能以紙筆描述,卻不一定能100%真正成功的點子。」

難以明說的奇異畫面——高效率編排舞步

「目標是將嚴謹、乾淨的動態捕捉環境與豐富的視覺化CG世界結合在一起;
同時保持與舞者的聯繫。」

——〈Cross Me〉導演 Ryan Staake

Cross Me〉歌詞傳達捍衛生命中重要女人的意涵,導演 Ryan Staake試圖詮釋出另一種新意義:「歌詞是關於EdChanceEd Sheeran 及 Chance the Rapper)生命中重要的女人,在此之下,賦予女舞者完全控制男性表演者的權力,是一件有趣的事情。」

由於視覺元素多變且複雜,整個製作過程都像在雲裡霧裡中創作。一開始,導演會先繪製草圖,再由特效人員完整具體想法,並於後製階段延伸出更多創意點子。因此, Staake也盡可能將攝影方式、拍攝場地簡化,讓特效能擁有更大的製作空間。

儘管影片的製作概念模糊,但舞蹈指導Erin S Murray卻能夠因應特效與歌詞,編排一套嚴謹精心設計的舞步,並在短短兩天的排練時間教導舞者Courtney Scarr肢體動作,Staake舉例:「在某個音樂點上,會有難以置信的自由概念呈現,但我只能這麼說:『她走上樓梯,然後變成......或許是座山、武器、也許是巨石,我們之後會釐清細節,這裡我們需要她走上去的動作。』」

細緻捕捉人物動作——CG製作的奇幻歷程

「製作特效上幾乎沒有受文字上的干擾,

我認為這部分原因是Ryan的想法非常瘋狂與實驗性,

這也使得前製階段的判斷與執行上更加艱難。」

——Cross MeCG特效總監 Dominic Alderson

為了讓MV中的舞者,能夠不斷轉變成Ed SheeranChance the Rapper ,與饒舌歌手PnB Rock等人物,團隊除了要幫每位歌手拍數百張人物照,以生成擬真 CG 外,也參考杜莎夫人蠟像館中他們的人像,以解決歌手們無法長時間配合掃瞄拍攝的問題。

「我們使用像是Unreal(虛幻引擎軟體)的遊戲開發工具,以便快速建立世界,而使用iPhone作為面部動態捕捉的工具,也比起手繪面部動態追蹤點,有著更高的工作效率。」導演Ryan Staake表示,已經創作過無數 3D 人物的特效公司MPC,結合過往經驗與新的動畫技術,成功製作出更細緻的人物表情變化。

CG 特效總監Dominic Alderson說明:「我們正在開發唇形同步和角色動畫的新技術,同時使用為iPhone開發的3D表情符號APP。該技術透過捕捉移動中的臉部數據,並將數據對應到面部裝備傳感器上,該工具有超過 52 種的情緒表達方式。」

CG特效與顏色

在不同題材的展現上,Staake透過環境的暗示,呈現出一趟豐富的視覺奇幻之旅,預示著角色接下來的變化,他舉例:「在開始時,消氣的黃金人物暗示我們稍後將看到黃金女王;而在肌肉人舉起車後,則串起接下來的畫面

Staake的動畫設計並非完全適合,有些到了後製階段,才又重新塑造。比如在 Staake 最初的草圖中,有一隻巨大黃金蜜蜂,但因與舞者動作不匹配,最後才改成黃金女王。

「我們先追蹤動態與建立女性 CG 模型,再為每顆鏡頭慢慢上 CG 特效。」Alderson 表示,特效團隊幾乎是看著Staake的草圖與參考素材,依照剪接鏡頭順序,一個個添加 CG 製作而成。此外,由於影片幾乎都是動畫特效,調光調色師Duncan Russell更要仔細修飾顏色:「如果你一直保持中立自然的色彩觀點,那就可以在沒有任何色彩偏頗下,盡情創造各式各樣的顏色。」

「視效師(VFX artists)不只是技術操作員,

他們是非常獨特的創作藝術家與技術人員。」

——CG 特效總監 Dominic Alderson

Staake表示:「我認為MPC團隊達到超現實外觀,該外觀不僅為了如真實照片,其中更擁有大量細節與人性。」隨著特效技術不斷進步,影視產業對於特效將更嚴格要求,Alderson 認為視效師除了對電影製作全盤了解外,更需發揮自身技術,創造難以想像的畫面:「隨著這個產業不斷發展和壯大,我相信視效師將成為更加創意性的技術人員。」

文字:林君樺|來源:mpc, promonews, lbbonline|圖片來源:Ed fb, ryanstaake ig, courtneyscarr ig, youtube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