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美術 / 特效 / 色彩

捕捉幽閉氛圍,《不存在的房間》以窄小場景創造魔幻空間

DCFS編輯部

2018/08/27

改編自真實事件與同名小說的《不存在的房間》(Room),將駭人聽聞的奧地利禁室亂倫案,打造成充滿希望與溫暖的故事。本片描述一名被拐騙犯Old Nick囚禁在儲藏屋的女子Joy,遭強暴後誕下兒子Jack,兩人相依為命,並在Jack五歲時才順利逃出,攜手面對「屋外」的真實世界。

全片主場景圍繞在禁錮母子的儲藏屋,藝術指導Ethan Tobman依照人物特性,細膩打造倆人生活七年的住所,替攝影指導Danny Cohen創造魔術般的攝影空間,並藉由獲救前後差異極大的場景,讓觀眾探索自由的意義。

反魔術方塊概念——實際打造不到三坪大的儲藏屋

「我試著將阻力,轉換成說故事的助力。」——藝術指導Ethan Tobman

需求成為靈感之母,活動式拼貼小屋

由於場景特殊,《不存在的房間》藝術指導Ethan Tobman便在多倫多的片場中,耗時六週,實際搭建三坪不到的儲藏屋空間,作為母子倆人在劇中,遭囚禁的地點。

Tobman考量到童星Jacob Tremblay工作時數較短、雙人對戲緊湊,加上有70多個工作人員,必須頻繁進出三坪不到的儲藏屋。於是他一反「魔術方塊」中,每一小塊零件密不可分的概念,改以活動式矩形拼板打造,讓整間屋子的牆壁、天花板和地板,都能夠自由拆卸。

維持擁擠狹窄空間,兼顧鏡頭角度自由

有了藝術指導Tobman的特殊設計,儲藏屋便能輕易地拆出一個洞,讓攝影機穿過洞口進行拍攝。例如,攝影指導Danny Cohen與導演Lenny Abrahamson希望本片能多以小男孩Jack的視角說故事,便能輕鬆拆下地板,將攝影機Red Epic Dragon架在低處,由下往上拍攝仰角。

Cohen表示,其實大可打掉一整個牆面,讓攝影機有更大的捕捉空間,但Cohen與導演Abrahamson認為必須確實營造狹小空間,甚至使人產生幽閉恐懼的心理。於是倆人定下了鐵則:讓攝影機透過牆上的洞,如偷窺般拍攝,鏡頭本身也不能超出屋外。「這麼一來,才能更加親近角色。」Ethan Tobman解釋。

以軟體模擬室內光線,角度精準、安排細膩

攝影指導Danny Cohen點出,在攝影棚內搭設儲藏屋的原因之一,是為了控制燈光。小屋的燈源,僅來自屋頂天窗的自然光,以及室內兩盞燈。若在戶外實景拍攝,則可能遇上光線不穩定的壞天氣,同時也會讓架設燈光變得困難。

對於光線變化的研究,藝術指導Tobman也毫不大意,他使用軟體3D Studio Max,模擬光從不同方位打入的效果,還將小屋定位在俄亥俄州不同地點,依照劇本設定的季節,測試白天陽光灑在屋內的光影變化。

光源數據也能近一步幫助Tobman了解,牆面哪些磁磚會因長時間光照而褪色,哪些部分又會因為缺乏光線,呈現黯淡的顏色,甚至有發霉、潮濕的情形。

從角色想法出發——牢籠裡外細節都具備邏輯

「每樣物品的小小細節與質感,都能造成巨大的效果。」

——藝術指導Ethan Tobman

藝術指導Ethan Tobman表示,他將囚禁視為一個抽象的概念,並上網做了許多資料研究,例如東京的微型公寓、香港劏房、集中營的牢房等等,讓他了解這些狹小生存空間中,牆壁選用何種材質、壁面如何剝落、有哪些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等諸多小細節。

母子寫實的生活環境,每一項道具都不馬虎

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,藝術指導Ethan Tobman表示,「不同功能的區域內,都是一個完整的世界。」對於Jack來說,廚房、衣櫃、床等等,每個區塊都像太陽系中的一座星球,獨立運作卻同時存在他的宇宙中。

Tobman也設想,母親會希望紀錄下兒子童年的心理,但在無相機的情況下,只能以繪畫完成,於是Tobman描繪演員Jacob小時候的模樣,並張貼在儲藏屋內,一點一滴佈置Jack生活了七年的樣貌,大大增加觀影的可信度。

屋中的美術勞作與玩具,多半是兩位演員親手完成的。他們用電影中可能得到的素材,如包塑金屬絲、報紙、袋子、罐頭、蛋殼等物,共同創作。不僅成功讓兩位演員破冰,也能讓演員在表演空間中,感到更自然。

毫不起眼的後院儲藏屋,卻有生命隱藏其中

儲藏屋的外觀設計,也是藝術指導的挑戰之一。「最大的重點,就是它的外觀毫無特色。」Tobman希望,儲藏屋從外面看似平凡無害,就像許多附有後院的家庭,常常會建造的工具間一樣,稀鬆平常。

「我想讓觀眾覺得:『這間小屋根本沒什麼特別的,卻有人被關在裡頭長達七年?』」Tobman表示,當你認知到JackJoy在裡頭努力生活著,為屋內空間創造了生命力,映襯小屋外貌的平淡無奇,便會產生更強大的震撼感。

什麼才是真正的自由——屬於不同角色的「全世界」

「自由就像是另一種形式的拘禁。」——藝術指導Ethan Tobman

電影自JoyJack順利脫逃後,倆人心境便完全反轉。對於兒子Jack來說,那幽暗擁擠的小屋才是他的全世界,雖然是囚禁的牢籠,卻能帶給他溫暖與安全感。面對現實後,接踵而來的只有滿滿的陌生與未知,但是對母親而言,逃離小屋才真正回到自由的懷抱。

以「新」色彩物品,象徵Jack面對的新世界

母子獲救後,Jack面對的是一個全新的世界,場景也多了更多色彩、不同質地與材質的種種事物。如同醫院中,明亮的白色空間、鏡子、恆溫器等,既是新發現,卻同時讓Jack感到不安。Tobman解釋:「自由就像是另一種形式的拘禁。」

看似回歸正軌,兩個「家」依然互相呼應

回到母親Joy的家,整棟房子採用丹麥現代風格設計,其房中房的特性,就像被困在監獄一樣。而Joy的房間,則有著與儲藏屋能互相呼應的物件,像是衣帽間,類似於小屋中Jack躲藏的衣櫃,以及牆上都掛有拼貼畫等共通點。

「就像剛上大學的新鮮人,總喜歡把宿舍佈置得像自己家中臥室一樣。」Ethan Tobman點出,他們正是以此概念出發,製造這兩個房間的相似元素。

而家中樓梯的欄杆,也透過攝影構圖,形成監牢般的意象。「在小屋裡,許多物件都是不規則形狀的;但是回到家中,多半家具的線條都十分冷硬,這對於孩子與母親來說,會帶來不安的感受。」Tobman解釋道。

「放膽去試,付出總會有所收穫。」——藝術指導Ethan Tobman

雖然僅三坪不到的狹小空間,為場景設計帶來莫大的挑戰,Tobman卻以創意思考,打造出既能解決攝影問題,也能維持場面真實度的儲藏屋。並以角色的觀點看待劇中世界,細心地佈置與設計,創造出充滿生命力的故事氛圍。

 

推薦閱讀:

黑色喜劇《波特萊爾的冒險》——精緻詭譎的華麗場景設計

打造「另類」恐怖電影——《宿怨》獨創驚駭的視覺美學

乘載貧富階級的方舟——《末日列車》豐富奪目的場景設計

 

文字:王姵蓁 來源:Art Departmental, LATimes, Deadline, The Credits, InteriorsLATimes 圖片:IMDbInteriors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