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攝影 / 剪輯 / 音效

揭露神秘東瀛風情——《藝伎回憶錄》以「絲綢」編織動人光影

DCFS編輯部

2018/05/16

《藝伎回憶錄》改編自Arthur Golden的小說《一個藝妓的回憶》,並由《芝加哥》導演Rob Marshall執導。故事背景設定在二戰期間的日本京都,講述藝伎小百合的人生歷程。

雖然這是關於日本藝伎的故事,但電影主要是在美國加州進行拍攝。製作團隊於洛杉磯片場真實創建京都祇園,重現「和風」魅力。其復古細緻的影像風格,也使電影榮獲奧斯卡最佳攝影、最佳藝術指導、最佳服裝設計等多項大獎。

但要在加州拍攝出日本風貌,則是一大挑戰。文章將分享攝影指導Dion Beebe,運用「絲綢」拍攝外景的過程、仿「油燈」的懷舊光線設計,以及攝影與美術部門的溝通協調經歷,一同重回二戰時期的日本,體驗《藝伎回憶錄》中濃郁的東瀛風情。 

實地走訪日本考察——京都「祇園」的創建

 「在電影製作中,最難的就是要重建藝伎的世界。」

——Dion Beebe《藝伎回憶錄》攝影指導

「在某種程度上,我們走遍了全世界。」攝影指導Dion Beebe表示,為了確保劇組每個人的腦海中都能有相同的畫面,導演Rob Marshall所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將核心團隊帶到京都實地考察,深入研究當地風俗民情,希望能以日本作為拍攝地。

「我們去了祇園、主要茶館和藝伎學校,還看了歌舞伎劇院,並走訪京都各座寺廟和神殿。」Beebe提及他的日本之旅,但結果卻事與願違。「現在的京都,充滿了電線和現代建設,已無法作為電影拍攝地點。」且考量日本拍片的諸多限制下,製作團隊最終決定轉至加州拍攝,依自身力量「重建」當時的祇園外觀。

以模型測試鏡頭運動

美術指導John Myhre設計出1/4比例的祇園模型,其中包括鵝卵石街道和蜿蜒河流,方便導演和攝影師研究鏡頭運動。「在拍攝某些場景時,我們需要想出該如何封鎖街道、改變通道及外觀,才能使用搖臂等設備。」Beebe說:「這個模型讓我們有機會在John開始建造之前進行改造。」如小百合的逃跑鏡頭,即是先使用此模型測試後才進行拍攝。

透過「絲罩」控制日光,呈現日本四季變化 

「我想以真實的方式,進入這個虛構的世界。」

由於電影歷經四季變遷,因此外景拍攝會用到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個不同季節的光線。為改善加州艷陽高照的情形,Beebe想到可以利用白色絲綢布覆蓋住小鎮,柔化太陽直射的硬光並加以控制,創造所需季節的光線。如電影中有一段掃過覆蓋著白雪屋頂的鏡頭,其實是在加州的一個晴天裡拍攝的,鏡頭以外就是大太陽。

Beebe形容此「絲罩」大概有兩個足球場之大,光是用絲綢罩覆蓋小鎮的做法,成本就高達一百萬美元,而如何有效控制又是一大挑戰。

遇上暴風雨時的拍攝困難

不料在開拍之前,卻遇上了暴風雨襲擊,劇組回憶拍攝第一天的情形:「絲綢充滿了水,在屋頂上下垂。」為解決這問題,Beebe將厚絲綢布修剪,像船帆那樣交疊舖放,以適應來自山谷的不同風向。並由攝影人員坐在操縱絲罩的設備旁監視風速,負責防止絲布被風扯開。劇組人員表示:「那時,Beebe真的表現了他出色的冷靜與耐心。」

仿「油燈」光線設計,營造日式懷舊氛圍 

「我們希望這部電影,可以如《芝加哥》般深具飽和色彩。」

「那是使用油燈、有時混用電燈的時代。」電影以紅色、黃色等暖色系為基調,輔以冷藍色和金色光芒詮釋冬景。Beebe很早就開始進行光線測試,希望內景能呈現來自火光的琥珀色光線,呼應當時油燈和牆面暗晦的古舊光澤,呈現高飽和度的色彩畫面。

由於當時在藝伎房內,燈泡很少見,光線普遍較為昏暗。此時,Beebe會使用柔光罩或Kino Flos燈具柔和光線,符合片中古色古香的懷舊氣氛。他補充:「我們主要將電燈用於戰後場景,作為反映新舊文化轉變的媒介。」

Beebe也將故事細節融入燈光設計之中,透過光線變化,揭示小百合從女孩轉變為藝伎的過程。如小百合初到藝伎房時,Beebe以低光拍攝呈現神秘、黑暗之氛圍,呼應孩子內心的恐懼與徬徨。而當小百合獲得自信開始掌控人生時,畫面才逐漸轉亮。

各部門間的緊密關聯——攝影與美術間的溝通協調

「懷抱開放的態度,是個更加有趣且富有意義的經歷。」

通常Beebe在決定燈光顏色和濾色片的組合後,會再跟服裝設計Colleen Atwood密切溝通,避免拍攝時的燈光吃掉布料顏色。Beebe說:「Colleen經常得回過頭重新染布、強化色澤,避免服裝的色彩在暖色燈光下,無法顯示正確顏色。」

白粉妝容與日式屏風的曝光問題

「我們在臉上測試了約一個月的照明和化妝。」藝伎臉上的白粉妝容,在近距離拍攝下,通常會顯得十分「詭異」,令人感到恐懼。因此,Beebe與化妝師進行調整測試,想辦法讓妝容看起來更為輕柔自然,同時改善厚重白粉的曝光情形。

而拍攝日式屏風也是一大挑戰,Beebe解釋:「日本傳統的屏風拉門通常由白紙製成,因此無論是背光還是前照拍攝,總會使它成為房間裡最亮的東西。」為解決過曝問題,Beebe收集了數十份不同厚度、材質的染色紙樣,並請美術團隊製造出一種黑色、質地粗糙的紙漿供拍攝使用,使其在燈光照射下,也能保有畫面細節。

「我們永遠都得把做法和預算放在心上,但絕不該扼殺遠大的想像。」

繼《芝加哥》之後,這是Beebe與導演Rob Marshall的二度合作。Beebe分享與Rob的合作經驗:「Rob是一名對自己的電影視覺,想得非常透徹的導演。」因此,無論他提出多麽不切實際的想法,Beebe也會盡力達成。

「跟新人導演合作時,讓人興奮的地方在於,他們經常會提出不考慮成本和執行性的要求,但我認為這點很重要。」Beebe表示預算固然重要,但在仔細思考畫面呈現之前,千萬不該扼殺自己的想像空間。「因為有想法才是關鍵,而天馬行空可以解放那些想法。」

或許就是這份勇敢直衝的熱情,才能成就許多優秀的影視作品。「對Rob來說,絕對沒有『不行』的選項,也永遠不該有。」Beebe說:「而我身為電影攝影師的本分,就是要幫助他實現他的想像。」

 

《藝伎回憶錄》雪舞場景:

 

推薦閱讀:

底片控攝影師Bruno Delbonnel運用柔光,打造《醉鄉民謠》迷離氛圍

《落日車神》低成本獨創如夢似幻的高質感美學

經典電影《教父》——傳奇電影背後的攝影傳奇

 

文章:劉家寧 來源:theasc, masteringfilm | 圖片來源:youtube, screendaily, pinterest, iatse728, watchnews, imdb, wallpapers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