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美術 / 特效 / 色彩

解開電影中的酒、香菸、毒品之謎──實用道具製作攻略

DCFS編輯部

2019/02/22

對劇組來說,為完成一顆鏡頭拍攝無數次,並不稀奇,但對演員來說,若需拍攝無數次抽菸、喝酒,甚至吸毒的鏡頭,過程不僅有害演員身體健康,還會影響演員生理狀況,導致其無法專注於工作(況且取得毒品屬違法事宜)。而假如演員不菸不酒,劇組更需打造逼真道具,以便演員進行表演。

本文將介紹好萊塢電影中的酒、香菸和毒品,如何被以簡單、有效的配方製造,或者能以何種現成替代物表現,以供劇組和演員參考,不為戲犧牲健康。

靈活運用日常飲料,調出永遠喝不醉的「酒」

「人們喝醉時,總是會做出幽默的行徑。」
──《醉後末日》演員Simon Pegg

不論是交際、談判或放鬆身心,電影人物似乎總免不了「來一杯」的場景。為確保演員精準執行表演,劇組通常不會給演員喝真酒,而是以無酒精啤酒或顏色相近的飲料取代,以下是替代常見酒類的製作配方:

啤酒:因其特殊的液體顏色及泡沫效果,劇組通常會購買無酒精啤酒代替,如Heisler Beer即是美國電視劇愛用的假啤酒品牌。若欲自行製作,可將透明碳酸水混合深色茶類(如烏龍茶),或可參考電影《醉後末日》,將水和焦糖混合成金黃色的液體後,再以奶油汽水(Cream Soda)裝飾頂端泡沫。

香檳:香檳顏色更淺且無泡沫,可改以碳酸水混合淺色茶類(如日式綠茶),並持續試驗,直到效果符合所需。

威士忌:由於液體顏色較深,與一般茶水的顏色相近,劇組可直接根據所需,沖泡不同顏色深淺的茶水,並以焦糖調配,或直接用稀釋過的蘋果汁呈現,即可創造不錯的效果。

白、紅葡萄酒:若要製作白葡萄酒,可透過淺色茶類或稀釋過的蘋果汁調配而成;若要製作紅葡萄酒,則可選擇以蔓越莓、黑加侖或櫻桃等深色果汁調配。有部分劇組為節省成本,則改以混合水、葡萄汁及少許食用色素,亦能創造類似紅葡萄酒的外觀。

除調配顏色、外觀相近的假酒精飲料,選擇正確的杯子及裝飾物,亦是加強真實性的重要原則,如琴酒是無色烈酒,劇組通常只需以水代替即可,但若另選馬丁尼杯或琴酒杯裝盛,加入柳橙片、冰塊等裝飾物,便可創造更逼真的效果。

延伸閱讀:從《小鬼當家》到《明天過後》,夢幻又古老的人造假雪技術

考量演員的身體健康,選擇傷害性較小的「香菸」

「老實說,吸菸的確很帥,
但它對你造成的傷害,實在他媽的可怕。」
──《女魔頭》演員Christina Ricci

拍攝「吸菸」鏡頭,通常有助於創造戲劇氛圍,表現人物性格。90年代末以前,許多菸草商為增加產品曝光率,時常提供劇組香菸產品,讓演員們吸食真正的香菸,直到菸害防制觀念出現後,好萊塢才開始對道具進行改革。

草本香菸:不同於一般香菸,內容以玫瑰花瓣、薰衣草、薄荷草組成,以不產生尼古丁的植物代替菸草,使人較不易成癮,是現今好萊塢劇組的常用替代方案,但其燃燒過程,依然會產生焦油、一氧化碳等致癌物,需避免過度吸食。

自製香菸:若無法取得草本香菸,部分劇組會以填菸器、空菸管,以及香芹或茶葉等材料,自製類似草本香菸的道具。

除讓演員真的吸菸,劇組也可以把香菸裁切成需要的長度,並控制灰燼量,令演員只須拿菸「表演」;因此,若演員能妥善揣摩吸菸、吐菸和拿菸的態度及動作,不論其吸菸與否,都可以說服觀眾、達到逼真效果。

如《終極追殺令》道具部門,即是與導演討論劇本後,才將已經處理好的香菸,交給當時年僅12歲的演員Natalie Portman(娜塔莉波曼),而她精湛且可信的表演,也令其在不必吸菸的狀態下,成功表現出人物特質。

延伸閱讀:《鬼店》還是《計程車司機》?尋找適合拍片的假血配方!

慎選可食用的材料,打造以假亂真的「毒品」

「當你吸入大量物質到肺部時,你真的會病得很重!」
──《華爾街之狼》演員Jonah Hill

舉凡犯罪片、黑幫片等類型電影,「毒品」常是情節的重要元素之一;然而,相較於尚可合法取得的酒精和香菸,若要在電影裡呈現非法毒品,勢必需倚賴道具部門準備擬真材料取代。以下是替代常見毒品的製作配方:

古柯鹼:因其呈白色粉末狀,有些劇組會以爽身粉替代,但若演員需要吸食,則會以可食用的粉狀乳糖、維他命等呈現;此外,若吸入過多的「假古柯鹼」,仍會造成演員不適,《老闆不是人》道具師Mychael Bates,即在吸食器內側塗上凡士林,讓被吸食的粉末附著於凡士林上,避免演員誤食過量。

海洛英:同為白色粉末,可仿效替代古柯鹼的配方製作,但若需表現其以加熱方式吸食時的狀態,則可改用甘露醇或小蘇打粉,創造海洛英特有的黏稠感;若需以注射方式攝取,能另以染色液體製造效果,如《猜火車》道具師Gordon Fitzgerald,即讓演員將染色液體注入至假肢,呈現藥物和血液混合的狀態。

大麻:通常以牛至草、羅勒葉等香料植物代替,並有捲菸、水煙壺等常見吸食方式。若欲以吸食水煙壺的方式呈現,可加入少許可樂及香菸碎屑,模擬大麻燃燒後的殘餘物質及燒焦斑點。

儘管上述「假毒品」的外觀已足夠逼真,但若演員未能掌握吸食毒品前、後的狀態及反應,仍將難以說服觀眾;因此,探討毒品成癮的經典電影《噩夢輓歌》導演Darren Aronofsky(戴倫艾洛諾夫斯基),即在開拍前要求演員們禁糖、禁慾一個月,從中感受生理需求被壓抑的焦慮感。

「當你和演員合作時,請務必注意他們的飲食需求及過敏症狀。」
──《噩夢輓歌》道具陳設員Jeff Butcher

延伸閱讀:影視作品中的重要配角「佈景陳設」(上)——襯托角色與劇情

文字:邱昶維|來源:prophire-backdrophire, thrillist, stackexchange, usatoday, alternet, refinery29, vice, indiewire, rebelcircus, reddit, redditblog, independent, mallatts, metro, looper|圖片:cellcode, czeshop, lockerdome, movieassault, pinterest, thelistlove, thetaste, twitter

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