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DC / 封面人物

DC封面人物|幕後好有事——導演蘇三毛的7個「喜劇」問與答

DCFS編輯部

2019/05/02

作品活潑、幽默又無厘頭,無處不充滿「喜感」,是蘇三毛的個人創作印記。自小,他深受導遊父母耳濡目染,又被電影奇才周星馳及金凱瑞影響,「搞笑因子」早已於內心成長茁壯。進入影像製作領域後,從動畫、平面設計創作,一路到去年執導電影《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!》,蘇三毛更將對「喜劇」的天馬行空異想,發揮淋漓盡致。

本次,我們推出「幕後好有事」企劃,揭開影視幕後的大小秘辛!特別邀請導演蘇三毛,談談對喜劇的熱愛與執著,也延續分享在創作電影時,如何運用影像製造「懸念」,產生故事中的笑點,以及訓練演員、培養默契的手段,讓演員「不顧形象地」演出喜劇。

【幕後好有事】導演蘇三毛訪談影片:

「喜劇最吸引人的點,就是讓你『出乎意料』這四個字。」

1、為何會對「搞笑」產生興趣?

喜劇的一大要素,便是要藉由劇本、演員或影像,使得觀眾發笑。蘇三毛從小便對『搞笑』有極大興趣,他認為這源於他的雙親:「我爸媽是導遊,從小看他們在遊覽車前,拿麥克風逗全車大笑,覺得會搞笑是一件很神氣的事,好像他們兩個都在發光那種感覺。」

因此,蘇三毛小時候所繪製的漫畫、天馬行空構思的故事,似乎也都與「喜』字拖離不了關聯,他說:「要是有人被你逗笑的話,那是最直接的成就感。」

2、為何開始喜歡喜劇?

除漫畫、電視動畫外,蘇三毛初期接觸的喜劇作品,便是周星馳主演的《整人專家》等風靡1990年代的電影。每年過年回苗栗鄉下,他都會到舅舅開的戲院,無限輪迴地看周星馳的片。那時,因播映的電影可以「不限場次、從早看到晚」,他說:「我就會在戲院裏笑到尿褲子,可是又很想看完、不想離開。」

另一位與周星馳同年出生的喜劇奇才金凱瑞,其「橡皮人」般誇張、注重表情與肢體的表演手法,同樣也伴隨著蘇三毛的成長經歷:「金凱瑞的演技其實很像動畫,我覺得他是唯一可以把動畫演出來的人類。」

3、這些喜劇如何影響你的創作?

周星馳所編導的作品,對蘇三毛更是影響深遠。不論是因自傲而落魄的《食神》、描繪「跑龍套」演藝生涯的《喜劇之王》,抑或敘述中落武林之人的《少林足球》,蘇三毛說:「你只看劇本的話,它其實都是悲劇,周星馳的喜劇其實就是笑中帶淚。」他因此從中認知,一個笑點的建構,時常更來自生活中悲慘、無助的處境。

蘇三毛也比較東、西喜劇的差異,認為好萊塢的笑點,更為接近西方脫口秀文化,重點在於「裝聰明、吐槽他人」,亞洲如周星馳電影、日本漫才流派,則更接近普遍小人物的心聲。他說:「這些人可能比觀眾更笨,但你會從中發現這些笨蛋的可愛之處。」

「我寫的劇本、我想的故事,好像都會有『好笑』這件事在裡面。」

4、接拍《五個姊姊》的原因?

蘇三毛大學時期的兩支得獎動畫《傳染》、《將軍》,以及而後參與《南方小羊牧場》電影動畫、以及其餘影像、設計作品,也脫離不了喜感元素。當有機緣執導《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!》時,他的腦內便對片名,產生滿滿的喜劇畫面想像:「演員們長怎麼樣,整部片的顏色長怎麼樣,都很具體出現在我腦海中。」

由於劇情涉及親情、愛情,又有如角色特異功能、校園競賽與爆破等超現實元素,蘇三毛便以《亂馬1/2》等奇幻動漫,作為電影的主要基調:「想這些分鏡跟節奏的時候,甚至到配樂還有後期調色、特效,都跟動畫脫離不了關係。」讓整部影片,呈現動漫般鮮明、活潑的氛圍及步調。

確定漫畫感的故事風後,蘇三毛為定調全片視覺面貌,與攝影指導黃柏雄和分鏡師,共畫下1000多顆鏡頭的分鏡圖。雖繪製時並非全然僅參考動漫,但他說:「分鏡畫出來真的像在看漫畫一樣,他的結構是很像漫畫的。」前期製作上便訂定整體風格,也令電影成品始終「基於現實但荒謬的氛圍」。

5、如何建構喜劇的步調?

「我會習慣性地,製造一個懸念。」蘇三毛秉持著喜劇令人「出乎意料」的要素,在《五個姊姊》中,便與編劇安排許多劇情懸念,藉「鋪梗」製造笑點,例如:男主角狂龍與好友在動物園放出獅子,意圖造成恐慌,最終卻發現放出的只是隻「玩具獅」;小夢對抗姐姐們所進行的游泳比賽,也在游上岸後,才揭曉比的不是游泳,而是在泳池「撈金魚」。

片中,鋪最長的梗即是角色「徐焦男」,在劇情尾聲才以正臉現身,表明對女主角小夢的愛意,卻遭後者狠狠打槍說「根本不認識他」。這場戲的剪輯步調,蘇三毛與剪接師調整許久:「本來的演法是,小夢想了一下,才說:『不認識』,但最後把想了一下的動作都剪掉。」以快速的反應鏡頭切換,製造出突兀感,進而創造出笑點。

《五個姊姊》一片卡司各有來頭,有具豐富演出經驗的喜劇小生蔡凡熙、「姊姊」謝金燕,也有新人項婕如、朱軒洋,更有來自中國的張垚、張墨錫。如何讓經歷、背景差異極大演員們的表演,維持在一致水平,也是蘇三毛所面臨的考驗。

原定劇組曾安排演員們住進民宿,培養彼此默契,但由於諸多考量窒礙難行,蘇三毛則在排練、休息時,改採玩桌遊、心理測驗等方式,讓演員卸下防備,增進彼此情感。有時,演員仍會有包袱,難以不計形象演出喜劇。例如:演員朱軒洋有場戲要躺在地上胡鬧,但蘇三毛排練時發覺他「放不開」,因此拍攝時便直接下海,親自試演一遍、替他暖場。

「從小事情、很無聊的小事情,或很難過的事情找出笑點。」

6、滿意自己的處女作《五個姊姊》嗎?未來還想拍喜劇嗎?

面臨拍攝時的酷寒天氣、電影因故延後檔期等難題,蘇三毛也曾為自己的處女作擔憂,但當看到成品時,便一掃心情陰霾:「進戲院我每次從頭到尾看完,至少看了二十次以上 …..我是真的很喜歡,沒有什麼遺憾。」

但經歷這次製作後,蘇三毛也體認到純粹的喜劇片,未必符合現今市場的體質:「現在大家接觸到喜劇的管道太多了,所有的youtuber、 電視廣告,表現方式都是喜劇。」他認為,往後自己所撰寫的劇本,應會更以現代熱門的懸疑、親情題材為包裝,再加入喜劇元素,以揉和多種類型電影方式,吸引觀眾進場。

7、如何從生活中,尋找創作喜劇時的笑點?

好萊塢的喜劇電影始祖卓别林曾說:「人生近看是悲劇,遠看是喜劇。」而在蘇三毛眼裡,生活裡的衰事,也可能經創作轉化為笑點,他說:「你在一個車禍的壘殘,明明就是一個悲劇,可是裡面一定會有笑點出現。」創作時,他尤其享受這個轉化的過程:「你不是說很刻意把它挖出來,而是要去感受喜劇誕生的方式。」

蘇三毛也觀察到,只要在社群平台分享自己的倒霉經歷,讚數都會特別高。這現象也符合周星馳的喜劇風格「笑中帶淚」,似乎源於悲慘經歷的笑料,最能打中觀眾的心,因此蘇三毛也特別鼓勵,從生活中那些不起眼的、悲慘的小事著手:「好像大家都能從很多慘事,找到你幽默的方式。」

►延伸閱讀:DC TALKS專欄|《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!》導演蘇三毛專訪

訪談:蘇三毛(蘇文聖) | 導演、剪輯:蔡岳倫 | 採訪撰稿:黃鈞浩
攝影:蔡岳峻、朱珉賢、張崇文、連梓璇 | 現場協助:劉家寧、林怡廷、林蕙蘭
圖片提供:群星瑞智 

 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