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

SEARCH
美術 / 妝髮 / 特效

《TENET天能》如何呈現逆轉時間?諾蘭再創科幻特效奇觀

DCFS編輯部

2021/03/26

科幻動作片《TENET天能》,以燒腦劇情與驚人動作聞名,不但有超乎想像的「時間鉗形攻勢」,也拍出飛機爆破、飛車追逐等精彩場面,成功展現導演Christopher Nolan(克里斯多福諾蘭)打造的獨特諜報世界觀,並斬獲多項國際視覺特效獎。

雖然全片特效鏡頭不到三百個,但是劇組完美結合實拍鏡頭跟電腦後製,讓觀眾幾乎無法辨別真偽,令人屏息。本文將介紹特效團隊如何奠定科幻設定,並且詳解片中各大場景的幕後思維。

執行逆時動作表演,堅持影像特效畫質

「即使我已經讀過四遍劇本,也依然在理解它的複雜性。」
——視覺特效總監 Andrew Jackson

曾參與製作《瘋狂麥斯:憤怒道》、《敦克爾克大行動》等電影,視覺特效總監Andrew Jackson認為,製作諾蘭電影時,他不但需要關注視覺特效呈現,更要理解電影裡的創作精神,才能精準完成工作,而Jackson也非常贊同諾蘭堅持實景拍攝的工作方式,並坦言:「我真的很喜歡跟實體特效部門合作。」

「我們經常要在同一個鏡頭裡處理順時跟逆時動作。」Jackson解釋,拍攝同時出現順時跟逆時動作的場景時,劇組通常會要求演員們實際練習表演反向動作,但若逆時動作太過複雜時,則會改讓處於順時狀態的演員們表演反向動作,逆時狀態的演員們表演順向動作,等到後製時再把片段倒轉,藉以簡化拍攝過程。

IMAX攝影的特效挑戰

處理IMAX膠捲畫面時,由於它的畫面比例較大,團隊除了必須更細微地處理特效合成畫面,提升整體視覺品質,而在諾蘭拒絕掃描IMAX膠捲的堅持之下,團隊也捨棄數位輸出特效鏡頭的方式,而是另外輸出特效底片,再進行色彩校正,避免原始影像遭受不必要的破壞。

「就像《敦克爾克大行動》,我們的拍攝過程沒有使用任何綠幕或藍幕,也不用在合成階段移除任何追蹤標記,而這絕對是諾蘭偏愛的方式。」Jackson強調,儘管特效團隊仍需進行一些去背、清除動畫骨架等工作,但劇組在片場幾乎不需要執行特效拍攝,而是完全採取實景拍攝。

► 延伸閱讀:《敦克爾克大行動》手持IMAX攝影,實景捕捉震撼感官體驗

爆破實體波音飛機,創造逆時飛車場面

 

「我們會盡最大努力在攝影機前完成所有事情。」
——視覺特效總監 Andrew Jackson

本片的動作場面相當浩大,像是籌備飛機撞毀建築物的爆炸場面時,劇組原本預設要以電腦動畫或微縮模型拍攝,但在視覺特效總監Andrew Jackson跟諾蘭共同衡量之後,兩人都認為實拍費用不會高於後期製作成本;因此,劇組決定前往舊機場購買廢棄波音747,在當地實際執行「撞機」場面。

為了打造「撞機」場面,劇組先是搭建假的建築體,讓數輛卡車拖行波音747實際進行撞擊,再於後製階段消除拖行波音747的纜繩,並且增加飛機噴射氣體效果,讓畫面盡可能地呈現真實。雖然這種拍攝方法看似大膽,但Jackson強調:「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明智的解決方案。」並認為如此既省錢又逼真。

 

籌備高速公路的飛車追逐場面時,由於劇情出現同時有順時跟逆時車輛行駛的現象,Jackson決定先以3D預覽影片模擬拍攝結果,釐清這些複雜的車輛動態會如何呈現,接著再透過改裝汽車構造,令駕駛們能夠坐在後車廂的位置,在開車時面向車子尾端,只要他們加速前進,車輛就會看起來是在加速倒退。

 

在這個場景裡,除了部份背景車輛、汽車爆炸的逆時畫面是後製特效之外,其餘場景依然是以實景拍攝。期間,劇組不但封閉愛沙尼亞的高速公路,組織二十名特技車手,同時以多台攝影機捕捉不同角度的真實飛車畫面,演員們在駕駛改裝汽車飆速時,也幾乎是由汽車上方艙房的特技車手操控駕駛,確保一切動作能夠安全又精確。

► 延伸閱讀:影史經典飛車鏡頭:《黑暗騎士》《玩命關頭7》等驚險特技怎麼拍

驚險戰爭現場,展現「時間鉗形攻勢」奇觀

 

「現今優勢在於新科技可以增強實體特效,
這讓我們能夠提升九零年代常見特效的技術標準,
但是以更大的方式進行更全面的控制,包括可重複性。」
——視覺特效總監 Scott R. Fisher

開場槍戰拍攝於愛沙尼亞的廢棄音樂廳,劇組當時聘請約3500名臨時演員,在現場實際以爆管模擬槍戰過程,唯獨子彈逆時射擊畫面是以特效完成,並且經過理論物理學家認可其合理性。

曾參與製作《星際效應》、《星際救援》等電影,視覺特效總監Scott R. Fisher表示,在拍攝歌劇院室外爆炸場景之前,劇組不但要先測試窗戶爆破的動向,也要不斷對現場進行清理,確保實際大型爆破之後能夠恢復場地,而在拍攝室內爆炸場景時,則是把觀眾席的臨演們替換成2D人群特效,並且同樣進行實際爆破。

 

對特效團隊而言,結局前的搶奪戰是最具挑戰性的場面。

由於戰場同時有順時跟逆時的爆破攻擊,許多建築物會呈現一邊毀壞、一邊恢復的狀態,令拍攝難度大幅增加。其中,戰場中央一棟十層樓高的建築,不但遭到處於順、逆時的雙方士兵們,同時以火箭筒轟炸,樓底跟樓頂更出現先後毀壞、恢復的奇特景貌。

視覺特效總監Andrew Jackson解釋,拍攝該畫面的方法,是先建造兩座外觀相同、約1/3大小的建築微縮模型,再透過兩台攝影機以相同角度進行兩次拍攝,並且分別炸毀它們的樓頂跟樓底,最後將兩者畫面合成在一起,並且進行片段倒轉,就能製造建築物同時向外爆炸、向內爆炸的錯覺。

► 延伸閱讀:電影炸翻你的感官——《黑暗騎士》、《金牌特務》經典爆破場景

「令人驚訝的是,你的直覺會告訴你某些想法是可信的,
但經歷一陣疑惑之後,你會發現自己完全想錯方向,
是你的直覺騙了你,帶你前往錯誤的道路。」
——導演 Christopher Nolan

導演Christopher Nolan坦言,《TENET天能》欲呈現的物理現象非常複雜,所以面對影像化「逆轉時間」的任務時,他也經常要反覆檢視特效團隊製作的3D預覽影片,以便釐清不同物件在不同時間點的正確位置,並且強調:「視覺特效總監Andrew Jackson與他的團隊,絕對是整個拍攝鏈的重要一環。」

文字:邱昶維|來源:digitaltrends, beforesandafters, vfxvoice, anygoodfilms|圖片來源:indewire, kino, tumgir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