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惡搞也能很認真——「血腥冰淇淋系列」導演Edgar Wright的視覺巧思

DCFS編輯部

2019/06/30

談及個人風格強烈的導演,多數人可能會先想起置中魔人 Wes Anderson、暴力與血漿製造機 Quentin Tarantino,或者怪誕奇幻大師 Tim Burton...等等。那麼,你知道 Edgar Wright嗎?《玩命再劫》這部音效、配樂,與緊湊剪輯步調,搭配得天衣無縫的視覺盛宴,就是他的作品。

事實上,在這部賣座的飛車警匪片之前,他執導的電影多半被歸類為低成本製作、不主打票房收入的小眾邪典片(Cult Film)。其中較知名的《活人牲吃》、《終棘警探》以及《醉後末日》(合稱血腥冰淇淋三部曲),早已表現出他對電影節奏的掌控、角色對應音樂的動作安排,以及自成一格的視覺幽默感。

本文將拆解英國鬼才導演 Edgar Wright 的邪典系列作「血腥冰淇淋三部曲」,帶你了解是哪些 Wright 式招牌風格,成就了後來的《玩命再劫》。

活用特寫鏡頭,搭配快節奏蒙太奇

「我喜歡延遲進入,然後突然離開畫面的感覺。

特寫鏡頭對我來說,是呈現這種感覺的好方法。」

——導演 Edgar Wright

廣泛來說,電影中的蒙太奇(Montage)手法是指,透過不同片段的剪輯編排,表達某種新含義的畫面敘事方法。在《活人牲吃》中,Edgar Wright 就利用了蒙太奇手法,結合急速變焦(Crash Zoom)拍攝特寫,誇張地表現主角盥洗完畢的準備工作,以及吃早餐的日常。

「《活人牲吃》是想透過平凡的日常片段,逗趣地表現『整裝待發』的感覺。」Wright 表示自己很喜歡,導演 James Cameron 以及Robert Rodrigues 對武器整備的詮釋手法,因此前半段的日常蒙太奇,隨劇情發展到後面,也變成真正要拿起武器對抗殭屍的「整裝待發」蒙太奇。

用畫面說故事

Edgar Wrigh 也常利用特寫,讓視覺取代對白,呈現故事內容,比如呈現《終棘警探》最終決戰前的準備時,他就以大量穿戴配件、槍枝上膛等畫面的堆疊,將其獨特的「嘻哈蒙太奇」(Hip-hop Montage)敘事,發揮地淋漓盡致。

然而,不同的電影情緒,也會有不同的呈現方式,像警員 Nicholas 被調職時,就沒有誇張的鏡頭拉近(Zoom in)效果,僅透過畫面的因果關係,如手機訊號減弱、天氣變化、村莊路牌的出現等,生動地表現他被調往偏鄉的無奈。

延伸閱讀【經典鏡頭大解密——嘻哈蒙太奇加快敘事節奏】 

視覺「笑」果

另外一種特寫的運用,Wright 拿來增加戲劇張力與喜劇效果。在《醉後末日》中,當 Gary 聽到 Andy 不喝酒只點白開水一幕,使用配有誇張音效的特寫鏡頭作為過場畫面,強調了他不可置信的程度,同時也在倒酒與倒水的視覺差異上,創造令人會心一笑的影像編排。

Edgar Wright 非常執著於特寫拍攝,他表示:「我會花一個小時特別去拍特寫,也會用自己吃飯的時間拍,這樣一天下來大概兩個小時,能多拍六個左右的特寫。」

延伸閱讀電影導演如何設計運鏡?推軌、跟蹤與急搖鏡頭的運用

對拍也對情緒,音樂與角色完美配合

「我在寫劇本的時候,

一定會放可以對應當下的音樂,作為我自己的配樂。」

Queen 樂團的Don’t Stop Me Now〉意外從老式點唱機播了出來,而接下來的動作片段全都圍繞在旋律之中,不管是角色情緒還是互動,全都對在節拍上。

《活人牲吃》這段經典的酒吧打鬥鬧劇,其實是來自 Edgar Wright 的真實生活經驗,他解釋:「英國某些酒吧的點唱機,你不投錢,它會自動隨機播放。因此這段劇情的構想是:如果在一個很緊張的情況下,點唱機突然開始播放,還放一首最輕快的歌會怎樣?」

從意外音效轉為背景配樂

相對《活人牲吃》意外播出音樂,成為圍毆殭屍的趣味音效,《醉後末日》則是以 The Doors 樂團的〈Alabama Song (Whiskey Bar)為配樂,其歌詞內容恰好描述了主角們的處境,也藉五人同步音樂旋律的動作,表現他們故作自然的舉止,同樣引人發噱。

使用流行樂當配樂,是 Edgar Wright 從一部1981年的驚悚喜劇片《美國狼人在倫敦》,所獲得的啟發:「導演 John Landis 在恐怖電影裡面使用流行音樂,這是很違反電影配樂原則的作法。而他選的歌曲,歌名都有 moon(對應狼人角色),是很簡單卻令人印象深刻的點子。」

延伸閱讀搖滾樂手與鬼才導演的結合——電台司令Jonny Greenwood

熱愛電影,效仿與致敬影視文化

《終棘警探》中的 Danny 也是影視宅

「我總是透過看許多老電影,試著彌補自己不足的部分。」

Edgar Wright 本身就是一位電影痴,不管是特寫還是音樂的運用,都是從自己看過的老電影之中,汲取拍攝靈感。「血腥冰淇淋系列」的源起之作《活人牲吃》,就是 Wright 用來致敬自己很喜歡的殭屍電影,導演 George Romero的《生人勿近》。

除此之外,《活人牲吃》與《終棘警探》,都有主角看完電視、電影後,節目內容呼應後段劇情的設計。到了《玩命再劫》,則是讓木訥寡言的 Baby,直接學電視上看到的語句說話,甚至包含《鬥陣俱樂部》、《怪獸電力公司》等電影的台詞。

《終棘警探》致敬電影《驚爆點》

製作《終極警探》時,Edgar Wright 與 Simon Pegg(血腥冰淇淋系列的主演兼編劇)研究了138部與警察相關的動作片,耗時一年多才把劇本完成。劇中 Danny 不想傷人而對空鳴槍的橋段,就是學自他看過的電影《驚爆點》。

有趣的是,《終極警探》原文片名之所以叫 Hot Fuzz,是根據8090年代許多動作片的電影名稱都是兩個字,Pegg 笑道:「我們希望片名是兩個沒有太多意義的字,就跟 Lethal Weapon(致命武器)、Point Break(驚爆點)還有 Executive Decision747絕地悍將)一樣。」

自編自導,完整規劃所有拍攝細節


Edgar Wright 也會像《玩命再劫》的「行前說明」那樣,寫下一目了然的規劃細節

「我們策劃好一切,試著寫下所有發生的事,

就像是有條有理的數學運算那樣。」

由於 Edgar Wright 的電影多為低成本製作,因此在拍攝前,他與Simon Pegg會精心規劃,所需的鏡頭與畫面該如何呈現,他笑稱:「我不像 Michael Bay 或是 Tony Scott,一次出動好幾台攝影機拍攝,然後再清掉一大堆不要的畫面。我要的全都在故事板上,毫無浪費,絕對精簡。」

這樣的概念延伸到《玩命再劫》,為了完整配合音樂,他決定邊拍邊剪,盡可能在拍攝期間,篩選好最適合的畫面,用最少的成本,完成精準的快節奏剪輯。

此外,從血腥冰淇淋三部曲到《玩命再劫》,銀幕上的一切拍攝細節與演員表現,幾乎都是 Edgar Wright 安排好的,鮮少有臨場發揮的空間。「 在《玩命再劫》裡,Jamie Foxx 偶爾會即興講出幾句不錯的台詞,大概兩三句吧,是我沒有寫在劇本裡的,除此之外幾乎沒有,全都跟著劇本走。」Wright表示。

延伸閱讀低預算拍片的6大秘訣?《午夜巴黎》攝影指導Darius Khondji經驗分享

其實,「血腥冰淇淋三部曲」算是對好萊塢常見題材「殭屍、警匪以及末日系列」的惡搞(Parody)作品,許多人也只當成廉價的電視喜劇看待。Edgar Wright 甚至說:「在拍攝《活人牲吃》時,我的穿著打扮太不成熟,有個殭屍演員沒認出我是導演,他以為我是製作助理(PA),還直接走到我耳邊對我說:『嘿,這部片大概不會上院線吧!』」

Wrigh 雖以拍攝模仿與惡搞的喜劇電影起家,卻也走出了屬於自己的獨特風格,從《活人牲吃》、《終棘警探》到《醉後末日》,不僅製作預算與拍攝規模都逐漸增加,電影流暢度也更趨成熟。直到完全原創的《玩命再劫》,更精密地玩轉音效配樂、快節奏剪輯、畫面敘事的安排等技巧,最終也成為了他生涯首部票房破億的賣座大片。

延伸閱讀音樂飛車狂想曲——《玩命再劫》高超的剪接與混音技巧

重溫《玩命再劫》畫面細節

Every Frame a Painting分析Edgar Wright的視覺風格 

Nerdwriter解析Edgar Wright的轉場編排:

 

文字:黃威 |來源:ign, collider, mxdwn, premiumbeat, focusfeature, vulture, redbullmusicdaily, theplayist, youtube|圖片:indiewire, mxdwn, vulture, redbullmusicdaily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