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攝影 / 剪輯 / 音效

演員聲音收得不清楚怎麼辦?——認識同步對白錄音「ADR」

DCFS編輯部

2019/08/03

ADR(Automated Dialogue Replacement)意指「同步對白錄音」,當現場收音品質不佳,或出現無法克服的技術問題時,劇組通常需另外支出一筆費用,聘請演員、錄音師等工作人員,重新錄製與畫面匹配的對白或聲音,還原銀幕上的情境。

本文將介紹ADR技術的基礎觀念,諸如錄音空間的設置、錄音技巧,與演員指導方式等,讓影像創作者能夠認識ADR的效果及工作流程,倘若製片經費不足,也能試著自行錄製,補足作品的完整性。

電影《來自邊緣的明信片》進行ADR的情節:

演員 Hugh Jackman 為電影《羅根》ADR的幕後:

清楚認知錄音目的,確認ADR流程的必要性

「我們只會在絕對必要的時刻ADR。」
——《絕地救援》《異形:聖約》ADR指導 Rachael Tate

需要ADR的情況有很多種,例如:拍攝大遠景卻無法收音、拍攝音樂劇需要對嘴唱歌,或者拍攝環境吵雜導致收音品質欠佳,且無法後製修正……。但談到ADR的必要性,ADR指導Rachael Tate仍強調:「在理想的狀態下,我們將100%使用來自現場的收音。」

Tate舉例,處理《異形:聖約》的聲音時,由於導演Ridley Scott(雷利史考特)非常注重真實性,因此就算現場收音有不少洞穴水滴聲,她也會盡量使用,並在後製時提高演員對白的音量,避免過度仰賴ADR。

不過,Tate也認為,對演員來說,ADR其實有不少好處,除了能修正他們的語速、咬字或口音之外,也能透過調整聲音的抑揚頓挫,加強塑造角色性格與態度,她解釋:「那些最棒的演員不會把ADR視作一個後製流程,而是看作提升自身表演層次的機會。」

此外,導演亦能透過ADR營造更多聲音效果,增進影像世界的戲劇張力,Tate說:「如果是要錄製人群的雜聲,你可以選擇替場景增添更緊張或更幽默的基調,使ADR變成一個有用的論述工具。」而若需要凸顯特定角色的重要性或存在感,則可以藉由錄製演員的嘆息、喘氣聲等,加強觀眾對角色的注意力。

延伸閱讀電影音效還可以這樣做—— 認識擬音師Foley Artist

協助演員進行表演,掌握ADR過程的訣竅

「比起技術能力,ADR更需要與人協調的技巧。」
——《權力遊戲》《性愛自修室》ADR混音師 Emma Butt

「演員和導演通常很討厭ADR,因為他們對這件事情都有過很糟的經驗,而且ADR之後也經常沒派上用場。」ADR混音師Emma Butt表示,錄製ADR的時間點,多半是距拍攝期數個月後的後製階段,若需要求演員回到當初表演時的角色狀態,經常會耗費不少時間測試與磨合。

因此,在演員、導演和錄音師的三方合作關係裡,錄音師可以多做一些準備工作,並適時運用幾個小技巧,使ADR的過程更加順利。

打造舒適的錄音環境

(錄音室通常會分作錄音間和控制間)

一般來說,錄音室內需要裝設大量吸音板或隔音材料(或鋪設厚重毛毯、衣物等),以確保房間內沒有任何外部雜音(包括空調聲),並讓演員頭戴耳機,坐或站在螢幕和懸臂式麥克風(高敏感度的電容式麥克風尤佳)前,以便錄製ADR。另外,錄音室內的燈光應盡量以柔和、暖色調為主,避免演員視覺疲勞。

麥克風和演員的關係

原則上,演員的嘴巴可以盡量靠近麥克風,但錄音師也應視畫面而定;例如,若是畫面裡的角色位處遠景,可以讓演員站離麥克風遠一點,反之亦然。錄音師也可以在演員身上另外裝設領夾式無線麥克風,並錄製兩條獨立音軌,於混音階段再做搭配使用。

方便演員反覆錄音(見2:00~2:40處)

錄製ADR前,錄音師會先彙整需要ADR的片段(最好盡量拆成多個小片段),並搭配倒數計時畫面和嗶嗶聲,將它們製作成能夠不斷重複播放的序列:「嗶(3秒)—嗶(2秒)—嗶(1秒)—ADR片段。」通常,進行一次ADR,可以重複播放相同序列約3到5遍或以上,方便演員在過程中,調整聲音表演的時機點和音調。

「人們最不喜歡做的事情有三件:
第一, 看牙醫。第二,去監理站。第三,錄ADR。」
——《蟻人》《玩命再劫》ADR混音師 Greg Crawford

保持錄音過程的彈性

由於ADR的過程反覆且枯燥,容易導致演員產生不耐煩或自我懷疑的情緒,所以導演和錄音師都應有多一點耐心測試、鼓勵,並將劇本上的台詞視作參考,盡可能地專注於畫面跟聲音的吻合度。而演員每次ADR後,若錄音師都能讓他們聽一遍自己的音檔,也有助於自我修正。

提供演員有效的建議

為了幫助演員工作,導演和錄音師可依照錄音結果,建議演員在錄音時改變姿態、加入填充詞(Filler Word)等,使畫面和聲音更加吻合。ADR混音師Greg Crawford表示:「我會試著觀察他們的表現,了解他們的特殊需求。」若畫面裡的角色正在走路,他就會建議演員一邊擺動手臂,一邊ADR。

延伸閱讀電影明星精湛表演的背後——Dialect Coach(口條教練)

完美替換原始音檔,運用ADR素材的技巧

「如果我有做好我的工作,沒有人會注意到我的存在。」
——《蟻人》《玩命再劫》ADR混音師 Greg Crawford

雖然ADR可以得到較佳的聲音品質,但蒐集到的ADR素材,難免會與畫面上的情況有些許出入;因此,在進行聲音剪接時,仍需要透過一些小技巧,才能讓影像跟錄音完美結合。

加入環境音

讓ADR和畫面結合的最大關鍵,即是給予正確的環境音。通常,劇組會回到拍攝地點,或尋找具有類似構造的空間,直接錄下四周的環境音。若能在拍攝期間內,確認哪些吵雜場景一定要ADR,也可以盡量蒐集現場環境音,以便後期混音使用。

避免看到演員嘴唇

ADR的音軌,很少有能夠直接與畫面匹配的情形,因此處理ADR素材時,常需要耗費大量時間,細心刪減音軌上的幾個位元(bits),才能完全套用到影片上。若演員的ADR仍無法完全與畫面對上時,則可以在剪接過程中,選擇以其他鏡頭代替,盡可能地避免觀眾看到演員的口形。

延伸閱讀聲音設計——除了看電影,我們也聽電影

「錄製好的聲音不需要花費一大筆錢。
相反地,好的聲音可以讓你省下一大筆錢。」
——《八惡人》《從前,有個好萊塢》混音師 Mark Ulano

近幾年來,為了方便演員和聲音團隊工作,好萊塢片場已經開始出現移動式的ADR錄音間「Space Crate」,讓劇組能夠現場判斷演員是否要ADR,接著就到一旁的錄音間工作;如此,既能錄到演員最接近鏡頭表演時聲音狀態,也能讓聲音團隊快速獲取現場環境音,大幅省去不必要的時間成本。

然而,若劇組能避免ADR的過程,則更能減少經費支出。導演Quentin Tarantino(昆汀塔倫提諾)的御用混音師Mark Ulano就曾表示,有賴於劇組的專業收音技術,他從未在後製Tarantino的電影時,遭遇過需要ADR的狀況,他笑道:「這真的很奇怪,但也完全是事實。」

文字:邱昶維|來源:filmmakermagazine, backstage, momofilmfest, jeppstones, georgiaentertainmentnews, nofilmschool, blog.frame, premiumbeat|圖片來源:blog.frame, imdb, people, robertakennedy, ursaonense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