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柯恩兄弟刻畫黑色喜劇——從《冰血暴》《險路勿近》解析創作風格

DCFS編輯部

2018/12/20

Coen brothers(柯恩兄弟)曾以《險路勿近》,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及導演獎,更以《冰血暴》、《醉鄉民謠》等片,擄獲不少影癡們的喜愛,近期更再度帶來新作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,由六個各自獨立、引人啼笑皆非的短篇故事組成,並在今年首次前進威尼斯影展競賽時,獲得最佳劇本獎。

總是自編自導的他們,擅長透過新奇古怪的情節,藉著疏離、卻飽富情感的鏡頭,描繪平凡日常裡,每個於孤獨中掙扎的小人物。本文將深入解析Coen brothers的創作手法,探討他們如何藉劇本、佈景、鏡位,營造出荒誕至極、卻直指現實的黑色喜劇。

從超8釐米攝影機拍起——柯恩兄弟的電影創作夢

「電影像讓我們獨自在角落的沙盒子裡玩耍,而我們很自得其樂。」
——Coen brothers

Coen brothers的Joel與Ethan,出身於明尼蘇達的猶太社區,自小接受良好教育,但並未依循家中的學術背景,反倒在童年時,即存錢買下超8mm底片攝影機。青少年時期,兩人便以美國1970年代盛行的「穿梭外交」(Shuttle Diplomacy)為題,在當地機場以8mm底片拍出首支短片《Henry Kissinger, Man on the Go》。

踏入紐約電影圈後,兩人更運用其對舊時電影、文學及猶太歷史的理解,揉合喜劇、驚悚、B級片等類型公式,自編自導出獨具風貌的作品,共事超過30年。Joel Coen逗趣形容兩人的合作:「我們一人把字打進電腦,一人翻書查資料、把書背固定住,少了一個都不行,不然某人就得用單手打字了。」

口述旁白式的劇本創作

Coen brothers筆下的人物,常深陷於悲慘絕望的處境,但他們的劇本自首部長片《血迷宮》起,即常以旁白敘事「輕描淡寫」,拉開觀眾與角色的距離,造成滑稽的喜劇感。例如:《謀殺綠腳趾》採用片中陌生人一角、演員Sam Elliott沉穩的聲音作為旁白,Joel Coen說:「他就像觀眾的替身,是銀幕以外的主角,從全知的觀點來評論劇情。」

新片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,則以六個寓言式的短篇故事,闡述西部荒野的日常與無常。雖未使用畫外音旁白,但每個段落皆由貫穿全片的故事書上,饒富趣味的字句作為開頭或結尾畫面,可謂Coen brothers開發出的「進階式旁白」。Joel Coen說,創作不能一成不變:「你可以延伸、翻轉或打破這些規則,就像寫詩,你總能以不同形式來書寫。」

► 延伸閱讀:柯恩兄弟新作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,與御用攝影、配樂描繪荒誕人性

寫實但極具風格的視覺感——顏色飽滿的美術設定、真實佈景

「我們努力在堅持,一種老式的電影製作風格。」
——《險路勿近》、《凱薩萬歲!》藝術指導 Jess Gonchor

Coen brothers的創作多變,但時常透過飽滿色彩與真實佈景,變換出寫實、但獨具風格的視覺氛圍。他們撰寫劇本時,即已設定好該片的影像風格,並會與美術部門,細部討論調色板(Color Palette)和情緒板(Mood Broad)。長期合作的藝術指導Jess Gonchor說:「他們就像另外兩位藝術指導,超級懂得影像,把更多想法帶進電影。」

例如:《險路勿近》一片,為打造「現代西部電影」的視覺,Jess Gonchor與導演討論,參考藝術家Mark Rothko的畫作,並以沙漠場景的棕黃色為主色調,繪製出混合水泥灰、鏽色的調色板,營造陰鬱暗沉的氣氛,作為全片取景、設計陳設的基礎。Jess Gonchor說:「我還加入了一些血色。」暗喻全片危機四伏、死亡氣息濃厚的劇情。

《凱薩萬歲!》故事則設定於1950年代的好萊塢,Coen brothers為完整呈現該時代風貌,全片如仿古羅馬電影場景、游泳池歌舞排場畫面,皆為真實佈景,無使用後製特效。Jess Gonchor說:「這是向舊時的製作手法致敬,當時很多東西更戲劇化,使電影創造出更具魔幻感的現實。」

►延伸閱讀:影視作品中的重要配角「佈景陳設」(下)——陳設師的講究與思考

堅持手工設計,創造「柯氏」西部片

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場景設定為美國西部,為追求復古質地,團隊同樣手工創建真實佈景。如〈飯票〉段落中,無四肢的說書人表演的篷車,即為Jess Gonchor參考電影《Freaks》中的怪胎秀,以木材打造「移動舞台」,並鋪上土耳其綠的油漆,以及具有東方、埃及元素的標語,增添奇異詭譎的色彩。

不過,考量成本因素,片中的西部小鎮場景,僅根據設計草圖及3D模型,運用紙板、風扣板(foam core),建造出微型模型供拍攝使用。Jess Gonchor稱導演們追求細節,因此他們於iPhone上裝設Panavision鏡頭,模擬電影實拍時的情況,反覆調整模型:「就像你可以觸摸、感受和經歷這些設計。」

視覺拉遠呈現喜劇感——廣角鏡頭凸顯角色荒謬景況

「攝影機應該像觀察者一般,講述著故事。」
——導演Joel Coen

如前述,Coen brothers的作品,常捕捉角色受限於窘迫和悲慘的狀態,但他們善用廣角鏡頭,反應演員與身處環境的關係,凸顯其荒謬處境,宛如實現導演Charlie Chaplin(卓別林)的名言:「人生近看是悲劇,遠看是喜劇。」

Coen brothers的重要合作夥伴、攝影指導Roger Deakins曾說:「我們希望觀眾在觀看時,同時體驗電影裡的世界,讓觀眾更加貼近人物的行動。」拍攝人物對話時,他也極少使用特寫、過肩等鏡位,並且仍使用27mm、32mm或40mm的廣角鏡頭,孤立角色本身,加倍表現孤寂無助的氛圍。

善用場景空間線條,表現人物心境

Coen brothers中後期的作品,則減少較誇張的攝影機運動,以定格或緩慢的推移鏡頭,藉空間的線條及物件,聚焦於畫面內。《冰血暴》中,當主角Jerry接到貸款公司的質詢電話時,鏡頭將開合的百葉窗作為前景,宛如以窗簾「困住」Jerry,暗示其圍困處境;劇中也經常善用演員走位,讓Jerry與「畫面外」的人物對話,顯示人物的孤立無援。

「我們希望鏡頭更加節制,著重於角色、劇情以及氣氛。」Roger Deakins說道。因此,他們也經常使用主觀鏡頭,將攝影機放置於車廂、衣櫃甚至排氣孔,表現人物的視點。在《謀殺綠腳趾》一片中,更有「保齡球」的主觀鏡頭,增加畫面的趣味性。

►延伸閱讀:攝影指導Roger Deakins——年年交出不同類型精采傑作

「我們非常清楚,我們想要如何拍攝每個場景。」
——導演Joel Coen

Coen brothers提到,當製作屬於自己的電影時,一方面應依循團隊的專業建議,因此他們總是與相同美術、攝影或配樂班底合作,長年培養良好的默契,同時導演也必須精確肯定,自身對影像的想法。

Ethan Coen說:「就像你看著兩張色卡,你可以問自己:『這張比另一張好嗎?』,而不是向一群人展示並問他們:『你更喜歡哪一張?』......你是在為觀眾製作電影,但電影也必須先服務到創作者才行。」

文字:黃鈞浩|來源:Highsnobiety, apnews, Dearcastand, bfi, mpaa, nofilmschool, premiumbeat, British, Nofilmschool, Criswell, nofilmschool|圖片:Qmunicate, christandpopculture, fotogramas, Movieclips, kinemalogue, hackingcinema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