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柯恩兄弟新作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,與御用攝影、配樂描繪荒誕人性

DCFS編輯部

2018/12/27

Coen brothers以獨具魅力的黑色喜劇風格,長年交出諸多影迷喜愛的作品。然而,於創作上的嘗試,他們也從不馬虎,曾與知名攝影指導Roger Deakins在《霹靂高手》、《真實的勇氣》等片,嘗試極為風格化的燈光與色調;也在《醉鄉民謠》中,與攝影指導Bruno Delbonnel使用低飽和的影像,打造如夢似幻的畫面質感。

今年與Netflix合作的新片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,則再度與攝影指導Bruno Delbonnel、長年合作的配樂師Carter Burwell,擦出別開生面的創作火花,以六個短篇故事,構成一幅跨度人性、命運與生死的荒野史詩。

為角色與劇情打造——獨具魅力的光線設計與色調調配

「一場戲的光線與色調外觀,應該完全圍繞著正在發生的故事。」
——導演 Ethan Coen

Coen brothers善用光線勾勒人物的線條輪廓,並且常仿自然光,製造出寫實、但帶有強烈角色觀點的光影。《真實的勇氣》一片,當女主角Mattie初見警官Rooster,渴望聘請他為父親復仇殺人時,Rooster背後撒著夢幻耀眼的窗光,宛如讓Mattie望見一絲希望。

Roger Deakins說:「這是Coen brothers做的一個相當精巧的選擇,從Mattie的觀點介紹這個角色。」劇組於每扇窗外,裝設龐大的舞台聚光燈,仿造日照光線效果,斜入房間內;但由於光線仍是背光照射角色Rooster,使得他的臉龐、身形仍半數處於陰影,顯示人物介於善惡間的曖昧性。

►延伸閱讀:《刺激1995》掙脫牢獄的救贖旅程,Roger Deakins締造動人攝影美學

「數位化」底片,運用後期技術調配色彩

Coen brothers也藉由風格化的色調,表現角色與情節的調性。如:2000年出品的《霹靂高手》原為底片攝影,但藉由數位中間片技術(Digital Intermediate),營造出劇中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的時代氛圍,也成為史上第一部,完整經數位化的膠卷電影。

由於,電影拍攝於仲夏時分的密西西比州森林,日照過於強烈,影像色彩也會太過鮮明。Roger Deakins說:「一切都會變得非常綠,這不是Coen brothers想要的。」因而,才將膠卷掃描成2K的數位檔,針對人物、環境細部調整,呈現宛如「褪色明信片」質感。「我們不想擁有只是傳統的褐棕色,但又想徹底擺脫綠色,因此選擇數位,才能讓我們自由調配。」

拍攝《醉鄉民謠》時,攝影指導Bruno Delbonnel則以柔光攝影,呈現劇中音樂人心中,陰鬱迷離、但柔美虛幻的紐約。他笑稱:「導演們想要擁有充滿泥濘、污穢的冬季紐約,這是他們給我的唯一參考。」因此,後期他也與調光師Peter Doyle抽掉底片的藍色,重新以紅、綠色調配取代,並且加入更多暈光,增添朦朧的質感。

►延伸閱讀:底片控攝影師Bruno Delbonnel運用柔光,打造《醉鄉民謠》迷離氛圍

卡通化的西部電影——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光影、顏色運用

「不該以技術限制你拍攝的手法,你永遠能找出新的方式,
這也是Joel Ethan Coen的優勢之一。」
——
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攝影指導Bruno Delbonnel

新片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由於多為外景,難以掌握天候,加上片中有高達800顆視效鏡頭,攝影指導Bruno Delbonnel最終選擇以Arri Alexa數位攝影機拍攝,成為Coen brothers的首部數位電影,也讓Bruno Delbonnel在現場拍攝、後期調色時,得以更精準控制色彩,表現極端風格化的影像。

片中第一段落,描繪角色Buster Scruggs遊走荒野歌唱、打鬥與獵殺的行徑,情節殘酷卻以鮮明色調呈現。「這是全片最鮮艷、浮誇的橋段。」Bruno Delbonnel表示,拍攝時導演們不斷提醒他,光線需更加明亮,並以《萬花嬉春》比擬片中的音樂場面:「我一直想要光線陰沉,但他們說不用那麼肅穆。」

後期調色時,Bruno Delbonnel與調色師Peter Doyle為使畫面更加花俏,他們減少25%的黃色,並同時增添更多紅色,讓影像更具有「卡通感」;相對在〈黃金谷〉段落,為呈現蓊鬱的山林地茂,調色處理上則較為保守,Bruno Delbonnel說:「我們回到《國家地理雜誌》的外觀,但仍保持圖畫般的質地,雖不用過於真實,不過依然可信。」

加入樂音讓畫面更加戲謔——御用配樂師Carter Burwell的創作原則

「Carter Burwell 非常擅長處理相異的類型電影,講述不同的故事。」
——導演 Joel Coen


自首部合作電影《血迷宮》,配樂師 Carter Burwell 即參與 Coen brothers 幾乎每部作品的製作。不論是傳統管弦配樂、吉他鄉村樂曲,抑或是北歐民俗音樂或電子合成聲響,都成為他替Coen brothers的影像畫面,變得更加戲謔、更具魅力的手法之一。

Carter Burwell說:「我的方法在電影中,以不同形式反復出現相同的旋律,創造一個貫穿全片的線索。」最具代表性的,莫過於《冰血暴》片頭開天破地的主旋律〈Fargo, North Dakota〉。由於全片場景白雪漫佈,情節顯示人性陰險冷酷,促使他改編北歐民謠,使用挪威民俗小提琴,創作空靈肅穆的弦樂樂曲,對比片中行為滑稽的人物。

Coen brothers的作品中,配樂與音效更經常緊密結合。例如:Carter Burwell為《巴頓芬克》創作時,需切合主角居住的破舊旅館中,不時發出開關門、風吹進建築的聲響,甚至與蚊子聲的音效相互配合。Carter Burwell說:「我們將樂譜分為配樂和音效兩部分,非常地成功,但很難得看到配樂師和聲音設計師,坐下來一起工作。」

►延伸閱讀:奧斯卡提名配樂師——Carter Burwell打造電影夢幻聽覺

〈西部老巴的故事〉替每則故事,編奏辨識性配樂

新片〈西部老巴的故事〉中,Carter Burwell研究20世紀初,美國官方錄製的西部牛仔演唱、演奏的曲目,從中取材尋找創作靈感,但他強調仍以「管弦樂編寫的民謠」為基調,而非傳統西部音樂,並以吉他、口琴和大頭釘鋼琴(Tack Piano)等樂器編寫。他說:「它依然是一部Coen brothers的電影。」

Carter Burwell原先也欲為片中的六個故事,創作統一風格的曲目:「這是把電影拼湊起來的最終手段。」但由於故事太過迥異,他仍為每個段落添增相異元素,如〈不安的女孩〉參考西部片配樂師Dimitri Tiomkin的作品,編寫更為飽滿、響亮的管樂:「音樂為那些前往俄勒岡州的貨車車隊,給予希望和夢想,讓你相信這一切,能為這些人帶來希望。」

第二段〈安哥多納斯近郊〉的配樂,由於情節顯示生命的虛無飄渺,Carter Burwell說:「我運用吉他滑音以及電子成音,營造出『空洞感』。」因為該段落畫面,仿義大利式西部片(Spaghetti Western),他也試圖仿造《荒野大鏢客》導演Sergio Leone的作品,編寫出樸素、節制的配樂。

「為什麼我們會成功?天知道為什麼!」——導演 Ethan Coen

Coen brothers自拿著超8mm攝影機,對電影滿懷熱血的青少年,直至今日已成為步入奧斯卡殿堂、當代重要的作者導演之一,秉持著對傳統佈景、底片的熱愛,但也不吝於嘗試新技術,擁抱數位攝影或網媒平台。Coen brothers認為,兩人的黑色喜劇風格,從過去到現在皆未曾改變,更戲謔地說:「我們始終讓電影自己生長,也自己滅亡。」

文字:黃鈞浩|來源:Highsnobiety, apnews, Dearcastand, bfi, mpaa, nofilmschool, premiumbeat, British, Nofilmschool, Criswell, nofilmschool, shutterstockVulture, collider, indiewire, indiewire, timeoutt|圖片:Qmunicate, kinemalogue, hackingcinema, stillsfrmfilms, 4pcdn, backstage, afcinema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