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C FILM SCHOOL 徵求更多專業好文,ACTION!

了解詳情

DC Film School

SEARCH
前製 / 導演 / 製片

金馬得獎電影怎麼拍:《大象席地而坐》、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、《影》

DCFS編輯部

2018/11/21

「從我第一部片就踏入金馬並深入其中,因為這是我們電影人的盛事。」
——導演 李安

金馬獎已成為華人電影圈的重要指標,長年來以其大膽獨道的眼光,肯定創作力旺盛的電影工作者。今年更有多部台、中、港作品獲獎,除名導張藝謀的《影》之外,更有多部新穎導演的作品,包含:《我不是藥神》、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、《誰先愛上他的》等。而最大獎「最佳影片」,則頒給去年逝世的青年導演胡波的處女作《大象席地而坐》。

本文將針對其中三部電影:《大象席地而坐》、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及《影》,介紹作品幕後的拍攝過程,審視導演及製作團隊們創作時的巧思。

石家莊人的悲涼史詩——《大象席地而坐》鏡頭直擊角色內心

「這部電影藉角色繁瑣的日常,建立起個人的史詩神話。」
——《大象席地而坐》導演 胡波

第55屆金馬獎:最佳劇情長片、最佳改編劇本

《大象席地而坐》描繪河北石家莊,四位分屬老、中、青世代的角色,在一天內經歷理想崩壞與人性試煉。由中國青年導演胡波,經他所撰寫的小說《大裂》改編而成。全片長達4小時,影像氛圍壓抑,色調朦朧灰暗,並藉人物與情節,反映中下階層的生活景況。

胡波曾在訪問中提及:「在我們這個時代,即使面對最微小的事,也越來越難擁有信仰,而這種挫敗感,成為當今社會的標誌。」電影裡,為呈現角色生活的挫敗與壓力,劇組每天僅於日出、日落前後的三小時拍攝,全然使用自然光,捕捉晦暗沉重的視覺感。

劇本更設計為90場戲,每一場戲皆規劃以一顆長鏡頭拍攝,許多評論家皆認為,有向其偶像、匈牙利導演Béla Tarr的鏡頭美學致敬之用意。攝影指導范超則使用RED Scarlet攝影機,以穩定的手持攝影,跟隨角色捕捉其視角拍攝。

全片工整且具爆發力的劇本,以及始終如一的視覺表現,最終奪得本屆金馬獎最佳影片,替於去年自殺身亡的導演胡波,讓其才華與努力更得以留名青史。

► 延伸閱讀:彷彿走進大銀幕——令人身歷其境的「手持攝影」技巧

實時捕捉魔幻夢境——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長達一小時的長鏡頭拍攝

「我喜歡長鏡頭,因為它讓我感受到時光。」
——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導演 畢贛

第55屆金馬獎:最佳攝影、最佳原創電影音樂、最佳音效

繼處女作《路邊野餐》後,新銳導演畢贛的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,描述主角羅紘武,於多年後返回貴州故鄉凱里,偶然發覺過往情人萬綺雯的蹤跡,因而陷入曖昧、迷離的回憶中。電影大膽分為兩段式呈現,前段使用Arri Alexa 數位攝影機拍攝,後段則以Red Epic Dragon,表現長達60分鐘的魔幻長鏡頭,並轉換為3D規格呈現。

畢贛解釋道,故事前段為主角的回憶,因此僅以普通2D畫面呈現,並以剪輯打亂故事軸線,彷彿「不可靠、支離破碎的記憶」一樣;而後段的長鏡頭則表現主角的夢境,他說:「我希望拍攝鏡頭的長度,能與故事的時間同步。」並且認為3D立體影像,更能令觀眾身歷其境,感受主角所觀察、感知的一切。

連拍5次,讓劇組拍完「倒地就睡」的長鏡頭

該片因其製作難度,由三位攝影指導姚宏易、董勁松和David Chizallet聯合執行。後段的長鏡頭,更是動用200名劇組人員,於同日晚間連拍5次,直至清晨才拍攝完畢。畢贛期望能「無縫地」完整呈現人物與環境,他說:「我無法掌控觀眾會如何看電影,但就像你看一幅畫,你可以選擇到博物館,或在電腦上觀看,這就是我突破它的方式。」

籌拍長鏡頭時,畢贛與David Chizalle製作特殊裝置,加裝於攝影機,讓攝影師得以適用相異場景,進行多種運鏡。例如:主角乘著纜繩索具下墜的鏡頭,劇組於攝影裝置上加裝掛勾,吊掛於牽引演員的纜繩上,讓攝影機得以跟隨演員移動。畢贛拍攝時十分膽戰心驚:「我很怕攝影機會掉下來,如果它壞了,我就要破產沒錢了。」

該顆長鏡頭的3D視覺呈現,畢贛更以《地心引力》、《比利.林恩的中場戰事》作為參考,但他強調並非想如導演Alfonso Cuarón、李安挑戰技術,創作高成本、大製作電影,僅想真實呈現,主角所經歷的時空幻境:「影像的基礎,必是基於我想講的故事。」

► 延伸閱讀:《地心引力》金獎導演、攝影攜手創作,成就影史經典長鏡頭

黑白視覺擬仿水墨畫——《影》結合美術與特效調和陰陽美學

「你能用數位完成很多事,但我還是決定以真實的陳設、物件,達成黑白褪色的效果。」
——《影》導演 張藝謀

第55屆金馬獎:最佳導演、最佳美術設計、最佳視覺效果、最佳造型設計

中國第五代導演張藝謀新作《影》,講述三國時代的孤兒境州,被沛國都督子虞收養,作為後者的「影子」替其復仇。片中,張藝謀繼《英雄》、《十面埋伏》後,再度於影像翻玩顏色概念,以中國陰陽觀的黑、白兩色作為基調,完整呈現電影「真身、虛影」的主軸,也向其偶像黑澤明的經典《影武者》致敬。

全片黑白色調的場景、裝潢、物品及服裝,皆為真實設計而成,讓畫面呈現的質感更為逼真。張藝謀又以「水墨畫」概念進行設計,他說:「所有道具、服裝和武器,都必須是黑、白色......它有不同深淺的變化。」顏色的層次感,同時也直指電影的核心概念:「這個故事關乎人性,人性並不是非黑即白,它的多樣性和複雜性是最令人著迷的。」

運用設計及特效,打造空間層次感

該片由曾製作《胭脂扣》、《太平輪》等片的馬光榮擔任藝術指導。他表示,由於本片的視覺呈現,並非依據史實設計,而是為反映劇情概念,與普遍歷史電影做法差距甚大,得以有更多發揮空間。室內陳設部分,則大量運用以書法、水墨畫設計的屏風,經團隊反覆檢驗屏風厚度、打印效果,進而創造出具層次、空間感的視覺感受。

另外,片中秘密集訓與最終決鬥的「巨大陰陽陣」,為團隊於片場內依原始大小搭建。前者建造於6公尺高的「假崖石」上;後者則運用原色、深色竹片,編排成陰陽圖樣,兩者皆耗費極大工程製造。

部分山水景緻,則由現場特效人員,製造下雨、吹煙、雲霧等效果。張藝謀說:「我們的造雨機有不同大小的噴管,每個場景都能創造出大雨、小雨、細雨綿綿....等等我們想要的雨景。」另外,後製特效團隊同樣也為畫面遠景,添加更多山城、河道、城闕等景色,讓影像虛實交錯,達到朦朧細緻的視覺氛圍。

► 延伸閱讀:如何透過色調及構圖呈現《雲端情人》的孤寂疏離之感

「作為電影導演,我們必須做很多功課,比其他電影工作者都還多......
對我來說,每次製作一部新電影,都是一種學習經歷。」
——《影》導演 張藝謀

文字:黃鈞浩 | 來源:Fairbank, Cinema-scope, Filmmakermagazine, Imdb, Indiewire, imdb, Cgtn, Xinhuanet, firstshowing | 圖片來源:Imdb, Newyorker, Imdb, imdb

關於作者

這些你也會有興趣

瀏覽更多

社群討論

瀏覽更多